Monday, July 15, 2013

好运 歹运




六月夏日炎炎,只不过烧焦味无端混杂于空气中,接着烟雾倏地笼罩岛国,风景线的消失还真叫人措手不及。因为风向改变,原本邻国在七、八月的烧芭问题提早出现。骤然间N95PM2.5PSI等数目字成了众人关心的事,大伙儿想出门都得视这些数值来决定。

除了健康问题,坊间及各大媒体议论的话题围绕在对方任人烧芭污染环境,却不许你发言的辩解。大伙儿先是错愕,认清邻国部长没有悔改的意愿后开始同仇敌忾地谴责那厮的无情发言,并希望岛国的执政者能制止他人的自私作为。只是短期间大家都拿烟霾没办法,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

面对无妄之灾,全民只能忍气吞声。其实,每年夏季苏门答腊的烧芭所造成的烟霾或多或少会影响岛国,多年下来大伙已习以为常,就是没料到这回来得那么早那么重。明明是人为,对方却说是是天然灾害:野火燎原的原因只是天气干燥。还叫我们不要像小孩般瞎嚷嚷。既然人家不肯承认这是人为的过错,也明说不道歉,就甭说要他们下回别再犯错了。

好吧!姑且当他们被冤枉,将烟霾问题当天然灾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等事天天在地球上发生。原本围绕狮城的邻国给了我们一圈天然防护墙,不必面对地震、海啸、台风等天然灾害,简直是块福地。只可惜这会儿从西南方向飘过来的烟害让我们难以招架,乱了阵脚。

于是,好运的我们每年的这个时候或再迟一些总得面对挑战,烟雾的浓淡标示运气的好坏。这些运数又得视风向而定,例如这回岛国受烟害折腾几天后,竟然风向悄悄地偏离我们,往北将烟雾吹向西马的麻坡、吉隆坡、槟城等地,最远甚至到达东海岸的吉兰丹。浓烟的去留竟然成了两个受害者的拉锯战,不是马国人民嗅吸多一点“二手烟”,便是岛国国民遭殃。大家虽然心里不说,却希望风向往哪里都好,最好不要往自己方向过来。两地的命运落在风的手里,谁都不想嗅吸烧焦味,谁都不想健康受影响。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说岛国碰上不为人着想的邻居,以及不识趣的风向是运气不好,那邻国的狗狗因为歹徒的猖獗而暂时保命便是运气好转了。

怎么说呢?为了探亲,自己经常来回新山小镇甘拔士花园(Taman Kempas)。镇里人口不多,简单地混居着华巫印籍同胞,邻里关系融洽相安无事。有点像人口还未迅速增加的岛国,甘榜精神随处可见,只是四周的整洁度不能和岛国同日而语。

喜欢那地方因为纯朴,屋前屋后的野猫野狗亦是自己喜欢这地方的原因。对照小岛,镇上除生活水准较差之外,治安的不佳也是众所周知。大伙儿除了小心翼翼,养家犬看家也是个方法。每隔一段时间,总能见到新的流浪狗在屋外出现,或许其他地方融不下他?或许刚刚遭主人遗弃?就这样,围墙内外都有狗,过着各自的生活。日子久了,狗狗便熟络起来,只要有陌生人经过,都会里应外合地轮流乱吠,像对歌一样。

可惜自己不在那儿长住,只能偶而到饭摊买个鸡腿给路边的狗狗,联络一下感情。听说不时有人毒死狗狗,中毒身亡的他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毕竟他们每天等待人们施舍的剩菜残羹,能吃饱便是件乐事。要怪只怪狗儿体型太大,不象猫咪易于藏身,见到坏人躲进篱笆或沟渠便没事。

近来发觉喂养流浪狗的人们多了起来,平时不理睬猫狗的人们也开始和它们交流。除了恻隐之心,相信也和日渐猖獗的犯罪率有关。大家担心的不只是偷盗抢劫,更怕自己或家人在过程中被砍伤,这样的新闻时有所闻。从前,体型较大的流浪狗经过门前觉得碍眼,急不及待地驱赶或投诉兽医局,怕狗儿咬人或随处大小便。如今狗狗就如老友一样,被人们施舍惯了,老爱跑到屋前摇尾巴等吃。偶尔陌生人经过,狗狗会狂吠一阵,让人提高警惕。这或许就是居民要的吧 鱼帮水水帮鱼,各得其所大家安心。

狗狗和治安问题不一定相对却是正面的,被动的老百姓担心宵小的反应换来善待人们最忠诚的朋友,确实是狗儿们的福气。然而,也不能期待马国治安保持原装 ,永远不会改善。相信烟霾给予的歹运及狗狗的好运是短暂的,和歌词一样:有时起有时落。庆幸的是这会儿还能见到安好的狗狗,的确是件舒心的事。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