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14

河水流向滨海湾





黄昏慢跑,从安德逊桥沿梯级来到滨海大道桥底下,再往前跑便能见到面对金沙娱乐城的鱼尾狮。甚少在假日的黄金时间路过岛国的这个旅游热点,鱼尾狮周遭尽是外国旅客,摩肩接踵的场面让人瞠目结舌。想必多数人都是冲着这头著名的狮城标志而来,似乎没和它合照便不算来过新加坡?
鱼尾狮身后艳红色彩的九重葛像说好似的一起怒放,应该是受大热天的恩赐,再反馈给大地为景点增添气氛。只不过,眼前的游人如众多争艳的花簇般把走道给挤得水泄不通,只好放慢速度亦步亦趋地穿过人群,缓缓前进。一路上有许多拍照的人们,或取远处赌场当背景或背靠着鱼尾狮摆姿势。路过摄影者及被摄者之间自己还得尽量闪避镜头,深怕无意间跑进了画面,影响了他们日后本该完美的回忆。
滨海湾是自己最常跑也是最熟悉的路线,一路上得从克拉码头沿新加坡河水来到滨海湾水库。周遭都是岛国新楼旧舍交织的市区景致,又免了等待交通灯的不便。沿途婉婷曲折的河流架着数座熟口熟脸各具特色的桥梁,多少人还能记得以洋人名字如哥里门(Coleman)、安德逊(Anderson)、加文纳(Cavenagh)以及埃尔金(Elgin)等等这些桥名呢?黄昏时段,除了散步观景的人们,克拉码头两岸以及国会大厦对岸的驳船码头都是老饕用餐的餐馆,多数是客似云来座无虚席的光景。
克拉码头后的皇家山以及俗称水仙门的地带有自己的儿时记忆。小时候和弟弟及表弟曾在‘皇家山脚’追逐戏耍,最喜欢往山坡攀爬再下滑到低处。而近在咫尺的外婆家就位于水仙门和河水之间,听二哥说住处旁侧的埃尔金桥是他和表哥们跳水游泳的地方。如今,外婆家及外婆甚至母亲那一代的人已经不在了,反倒是俯视岛国变迁的皇家山依旧结实地屹立河边。
从‘水仙门’下地道来到国会大厦那一头,也就是传说莱佛士登岸的这边,人流相对少了许多。从昏暗的走道来到皇后坊旁侧的加文纳桥,再穿过安德逊桥下的地道,那是狮城最早的地下通道。桥另一端是鱼尾狮旧址,从那儿拾级而下经过滨海大道公路桥底下,便是大小鱼尾狮迎接旅客之处。眼前鱼尾狮面对群众的的新旧舞台简直是两个模样,目的不外是让这头猛兽能面向无阻碍的海天一线。公路桥像根魔术棒,将两个不同区域分开,把寂静变吵闹,将老旧换崭新。鱼尾狮喷向大海的水柱仿佛没间断过,这头纯白的石像有如一块强大的磁石,身边总跟着一大群如‘追随者’的旅客,一刻都不得闲。
从雕像背后经过,偶尔会被水花溅湿,这对于跑步时发热的身体是再好不过的眷顾,所以还挺乐意和鱼尾狮有这股凉爽的接触。从热闹处往西走便是昔时的红灯码头(Clifford Pier),那会儿国人要往龟屿以及南部其它岛屿都得在码头等待登船。以往朴实无华又略带装饰派艺术的特色已不复存在,而装修改建后的原址成了高级酒店的餐厅,门口停泊的各款名车也成了有心人到这里拍照的地点,还有谁在乎红灯码头的过去呢?
滨海湾是市区观景的最佳地点,高楼背后有如各式头饰的云朵是完美的点缀物,加上水面的倒影使景致更添层次感。最喜欢从滨海林荫道远眺岛国东部,迷人的金黄色建筑从滨海剧场蔓延至摩天观景轮那一块。P习惯在这里小歇一会儿, 除了透气再做冲刺,也能顺便看看美景。。。。
从林荫道逆时针来到金沙娱乐城,这个享誉国内外的新景点已成了许多人的最爱。娱乐城前方那段路是再次和旅客擦肩而过的地方,尤其大门前席地而坐的人们。大伙儿正等待夜幕低垂时水库上的镭射喷泉表演,只是每回都无暇加入人头攒动的群众,只因眼前这段笔直又宽敞的路段不加速有点可惜。何况终点近在咫尺,貌似莲花的艺术科学馆下就是终点站,抬头仰望不远处熟悉的螺旋桥,心里是满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