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15

再见小强


周三是大忙天,得从早上9点钟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钟。还好这会儿办事、授课都在同一个屋檐下,加上吃喝拉撒也都在相同楼层解决,非常省事。

办公地方的范围不大,周日见到的人也不多,且大多数都是素不相识的学院学生,连打招呼的事都免了。倒是和管理厕所卫生的印籍员工打了好几回招呼,例如吃饱没、下班没等等的问候。这一天来回办公室对面的厕所好几次,几乎每一趟都走向最左边的落地式尿盆,熟练地重复 ‘放水’动作。

除了周末,这似乎是自己在学校的日常规律。这一回,因为它的出现让我将平时毫不在乎的琐事记得那么清楚。其实,在第一次小解时便意识到小蟑螂的存在。估计此厮误闯尿池,事后来不及逃跑才会落得如此窘境。

那会儿,我在高处它在底下,见到它却不知对方有否见到正在‘忙活’的自己?反正它好像感觉我的存在,动也不动地凝固在尿盆里。第二回上洗手间,小强出奇地依旧出现于同一个地点,就是尿盆平面图的右下角。虽然手脚丝毫无动静,但把头再挨近尿池便发现小强不停挥动的两根须出卖了它。

我必须承认,因为它的出现导致我不能集中精神办事。平时能轻易将尿液准确射入尿盆的任务,如今却因分神而成了困难事。反正就是射偏了!事后的调整根本于事无补,眼巴巴地看着尿盆旁的污迹简直叫人懊恼无比,就连回办公室的那段距离依旧会惦念此事。还好片刻的颓废并不影响接下来的工作,希望下一次能表现得好一些。

如厕,除了是生理所需,另一个目的是想换换空间,暂时离开待了数小时的空间。我不知道小强有没有离开过那个气味难受的所在?为何它在人们出现的时候没匿藏起来?或许它真的见不到我?还是它把我错当熟悉的‘身影’?抑或是此厮胆大包天,没被人类这种‘庞然大物’给吓坏了?还好我不‘杀生’,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

这家伙还真有个性,被‘天敌’发现了这么多次依旧纹风不动。我相信自己不是唯一在尿盆撒尿的人,其余时间应该还有其他人在公厕里出现,并跟我一样站在尿盆前和小强相遇。

这天,我至少见到小强5次,在后来几次甚至不把它当一回事。反正我在上它在下,处于劣势的又不是自己。

小强让我联想到办公室饭桌上见到的另一头小强。我不是很肯定原先那只是不是眼前这家伙?而一般来说,为了不要让自己感觉不舒服,总认为此厮非彼厮。看了几次,总觉得办公室见到那只体型较小,颜色比尿盆里的淡一些,呈浅棕色。那会儿,因为小强是在餐桌上被发现,所以视线几乎和它平行。彼此四目对望后,自己还为它拍了几张照片,并传给经常在饭桌用餐的同事。后来我只是将它‘嘘’走便了事,那是自己一向以来的做法。

或许,我应该把之前那只或眼前这家伙的其中一个消灭掉,或者两者都杀了。因为即便小强不是同一只,却不能确定它们是不是出于同一窝的亲属关系?

如果将尿盆和餐桌那段不算远的距离联想起来,确实还真叫人感到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