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2015

夜跑乌节


雨季,黄昏,在挂满蓝色灯饰的乌节路跑步。从乌节头直奔乌节尾再折转回头,途中还不由自主地哼着圣诞曲子。

跑到乌节路来,想看圣诞灯饰也要看人潮。选择黄昏跑步,除了喜欢体验天际逐渐蜕变的定律,感觉事物调子的变幻,还有这一切变化后所造成风向和温度的更易。这是有意识的行为,也有下意识的成分。

乌节路逢年尾都得换装,东起多美歌(Dhoby Ghuat)地铁站,并一路往西延伸至东陵(Tanglin)路的尽头。至于哪里是乌节头?哪里是尾端?相信没有人能说得准,反正乌节路灯饰的精华就在中间那一段。东西两端即冷清又没那么通亮,这或许也是人潮稀少的原因吧?

多美歌离自己家居不远,于是那段距离便自然而然成了起跑前暖身的路段。直至来到狮城大厦前,抑或者再往前一点的总统府铁门附近,自己才开始做运动。沿途的人们和车辆泉涌至此的目的多为观灯,街上络绎不绝的人群并不逊于马路上拥堵的的车辆,大流量致使速度慢了下来,行人徐徐前进。

眼前这段路来回大约7公里还多一些,一路慢跑的自己有时逆着人潮,有时顺着人流。偶尔感觉大伙儿静止不动,只剩下前进的自己,于是兴奋着越跑越来劲,仰头挺胸于人群中。

和其它地方如公园、海边比较,这会儿自己除了享受跑步,还附加了周遭给予的佳节氛围, 算是另一款跑步带来的体验。也许身旁的人不一定和自己有同感?但我相信路人的愉悦心情应该是大伙不知觉的相互感染,因为喜庆的欢乐气氛不可能单凭灯饰设计。 
 
乌节路的北面好像比较精彩,从狮城大厦(Plaza Sing),乌节坊(Orchard Point),先得坊(Center Point), 麒麟大厦(Heeren), 百乐宫(Paragon),幸运商业大厦(Lucky Plaza), 诗佳董(Tang)以及繁忙交通交汇处过后的邵氏大厦(Shaw House)。一路上和逛街的人群摩肩接踵,或岛国人或游客,纷至沓来的声势和永远都不出声的强烈灯火相应成趣。

过了人多处,倏地静谧下来的东陵路那一块显得无比肃杀。植物园近在咫尺,感觉那是洋人喜欢的地方。因为每回路过时,见到白人脸孔的几率总比黄皮肤的亚洲人来的高。

东陵坊(Tanglin Mall)是折返的地点,商场大门前的圣诞装饰年年都以泡沫代替雪花,这个已成卖点的噱头是人们来这里的原因。这一带的“灯火处”丝毫没有连贯性,不管是高级酒店或者商场大厦都间隔着让人不那么舒坦的昏暗处。不过,这里倒有几座价值不菲的大型雕塑,尤其已故艺术家黄荣庭的母子塑像。

就这样,一直来到乌节路的老大ION商城那一块,才又再次见到人山人海的场面。商城连接威势马广场(Wisma Atria)以及义安城(Takashimaya),宽敞的周遭能站人的地方都给挤得水泄不通,错落于走道的街头表演者是这里的特点。我必须承认,自己绝对不会在这儿松懈下来,而且还会把胸部再挺高一些,并跑得稍稍快一些。

回程的路上自己都不怎么在意跑在北面或南面的马路旁,所以无论直走或拐弯,只要交通灯转绿便会自然越过马路到另一头。 偏偏每一回总会在文华酒店两旁的其中一条马路拐回北面,也就是之前路过的地方。这会儿跑过同一条路线45次,我一次都没经过乌节路的最新宠儿乌节中央城(Orchard Central)以及313商场那一头。 因此没能仔细端详商场外的圣诞摆设。就不知道逛商业街的人是否也如此随意,走到哪儿是哪儿?

再次经过总统府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似乎左肩面向大铁门舒服过另一侧。也可能因为在回家路上,心情好转于是脚步也轻松许多。

从狮城大厦到新加坡艺术学院(SOTA),再拐向Peace Center等商厦便是实礼基路。那是终点,也就是家了。

29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