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1, 2018

六月乱想

六月的岛国突然热闹起来,全世界的聚焦仿佛让我们又办了类似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活动。几乎是临时决定的川金会议,主要就为了朝鲜半岛,甚至是全世界和平所做的努力。
我国为此出钱出力,义无反顾的干着看似蚀本的憨事。所动员的几千名警务人员瞬间成了国内外媒体的重点报导,成为严谨和高效率的再次示范。岛国人民对于耗巨资办这类事的反应基本上有2种;有反对的也有人举手说好。反对者谴责当局花2千万新元帮人办事,却没照顾自家处在贫困线下的同胞。更多人虽没讲出来,却期待这件事能实现并顺利的完成。于是,大家都静静地期待6月12日这一天的到来,虽然2位主角对我们来说并不熟络。
来访记者的焦点既非李总理也不是岛国的任何人,我们毅然做了倒茶添水那个人,就为了新加坡3个字,实际点说就是为了我们的名声。那2天,大家无不守着各种媒介,所报导的事件已经不只是区域新闻,而是事关全球的头版大新闻。大家熟悉的街景事物频频出现在各国的视频,动容于世界各地的人们走进了我们的大街小巷。奇怪的是在众人倍感骄傲的当儿,些许反对执政党的“键盘战士”拼命地挖掘“家里的糟粕”。
好在这样的声音没能吸引太多目光。尤其是整个活动正奇妙地让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好像提早庆祝国庆日。
倘若没有川金会议的话,或许大家还在关心邻国马来西亚大选结束后的余温。看看原本的反对党掌权后,如何延续前政府的执政,以及怎样收拾"贪官"?对许多人来说,尤其对身为少数民族的华人和印籍人士,千盼万待的曙光终于到来,值得高声欢呼。
平静下来后,邻国前总理马哈迪被“簇拥”再次当起总理,除了立即挖掘前任执政者的贪污证据,也不忘转过头来“为难”岛国,并有意识地“怂恿”岛国人民也换政府做做看。对于这位一向对岛国充满敌意的邻国领导者,岛国人民一点都不陌生。讽刺的是岛国的繁荣与进步正是马国政治变天的主要因素,而且正往那个方向治理。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看来我们的领导还得头疼一阵子,大家只希望老马不要再高喊切断供给岛国水源,或建议另一条衔接新马2国的扭曲桥。。。。
也不知道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正在想这件事?抑或是眼前没有更重要的新闻?反正接下来的新闻版位只属于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大家的眼球都注视着俄罗斯几个球场上那一粒球。即便是美国挑战各个强国,特别是对中国的贸易战似乎也被冷落了。至少在这30天里球场才是大家重视的战场,人们关心足球多过股市的动态;白天到投注站排队赌球,晚上于电视前专心看球赛。
谁又能够阻止皮球的滚动呢?








Saturday, June 9, 2018

旅店的窗口


到马国首都吉隆坡走走,选择搭乘火车,车票不算便宜,却是P感觉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能选择的旅店众多,上网浏览预订也简易方便。不过,我却决定抵达目的地后方才寻找安身的所在。
即便如此,心里还是有所盘算,想在吉隆坡中央车站(KLSentral)附近找旅店住宿,而不是熟悉的茨厂街。
几年前,中央车站周遭还是待建的工地,如今有如雨后春笋的高楼处处可见,搞得方向感不错的自己感觉混乱。还好区里的布局没太大变化,眼前似乎没有减少只有增加,至少火车和地铁路线没那么容易更改要找的中环酒店就在火车站南面,前方隔着崭新的商场,摩肩接踵过了商场后便是这天的终点。
我兴奋地到旅店柜台询问房间,却发现现场交易比网上预订的价格贵了3成。于是,在柜台员工说可以立即上网预定房间后才用了2分钟便顺利定了房间,多亏“万能”的手机。我们准备住宿3晚,只要求窗外有景观,最好能看到电讯塔(Menara KL)。友善的柜台员工还真没有让人失望,给我们的12楼房间是立方体缺角的那一面,窗口对准市中心错落的高楼以及其背后的石英山脉(Tabur Hill),层次感特佳。在中环酒店住一宿大概RM130,像这样楼高153星级酒店已有一定的屋龄。酒店曾经是这地区的“大哥大”,在更高的建筑出现前,其前方的电讯塔和双子塔(KL Twin Tower)等等的市区轮廓一览无遗。如今除了之前所述的商场,高耸的办公楼和公寓好像正在竞技比赛,当下窗户中央那360楼高的公寓宛如祭天的巨香。
当然,如火如荼的工地随处可见,周遭尽是头顶顶着“巨鸟”的工作项目,超过40楼高的建筑不计其数。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总有一电讯塔和双子塔等地标将会消失’,杂乱无章的建设确实造成视觉干扰。
其实,吉隆坡的鸟瞰景致和一般的马国小市镇有天壤之别,也有些许相似的地方。例如窗口的构图总是上方崭新壮观的墙面窗户,下方却是破旧卑微的屋瓦加上老铁皮屋顶。我惊讶于这种“共同相存”,心想岛国有没有如此景观?不知道杂乱无章和多元自主是否成正比?
我们入住的酒店位于Brickfields区域,四周以印度族群居多,印证了这里是小印度之称。另一个常见的族群是手持白拐杖的视障者,相信和这里的许多盲人按摩中心有关吧?从高处往下看,帮助视障人士辨路的地砖还蛮周全的,却纳闷此处的交通设备不多。不知是否马国忽略了行人的权力,自己在斑马线前险象环生的体验不只一回,汽车都有不让行人的习惯。
事物总有正反两面,这里固然有不尽完美的地方,却能天天见到多了山脉为背景的层次感,还真让自己羡慕不已每个早上,吉隆坡东北角的山脉几乎都会出现在城市轮廓背后,午后却因为巴生谷多云多雾的地理效应而骤然消失于地平线上。当然,隔天早晨它又会如魔术般出现在建筑群的后面。
其实,各个城市之间都有相同和差异之处,完美或欠缺。对这些差异的好奇许是自己喜欢旅行的原因吧?








Tuesday, May 29, 2018

三个惊喜

旅店7楼房间的窗口像个荧光幕,上方是天空,下方是一堆旧店屋的顶部,中间有横向的麻坡河以及架在河上方的麻坡桥。婉婷的河水消失于远处的红树林中,翠绿上方正坐着巍巍的金山(Mount Ophir)及其周遭山脉的轮廓。
这是麻坡(Muar)带来的第1个惊喜!我告诉P值回票价,即便在柜台付钱时只要求有窗户的房间。
原本我们只想到麻坡走走,四处找咖啡店吃茶品尝地道小吃,再绕小镇的巷弄寻找昔时回忆。刚从旅巴下来,吸引眼球的却是老旧店屋屋顶上的电视天线,细长的天线笔直地往天际伸展。长度比双层店屋的高度还要高,听说是为了收看新加坡的电视节目,应该是麻坡的特色
这是第2个惊喜!。
为了省钱,也想避开人群,我们习惯性地选择周日出游。柔佛州的小镇,例如昔加末和居銮,以及眼前的麻坡,从来就不是旅客向往的旅游地点。或许因为旅客不多,市里的氛围反而轻松自在。除了居民,在镇里活动的人们可能是回乡的游子,或曾经在岛国打工的退休人士。或许是戴着的墨镜和鸭嘴帽,也或许我们这些天不断地在街上绕圈圈,总是让路人把我们当旅客问候。

以往的自己还蛮喜欢这种体验,如今却希望融入当地的一切,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其实,我们的行程表就只分室内外2种,不是待在房间里写字或素写,就是在咖啡店饮茶填饱肚子。市里能够靠脚力走得到的地方,我们都会路过。潮湿热闹的咖啡店、粉红色的店屋群、失修的五脚基长廊、幽暗的老店面,黄、白、黑、灰和三色的猫咪,还有错落于河岸边的渔船,都是百看不厌的事物。。。。
第3个惊喜先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再转惊为喜,原来市里有一间制作梅花棺的夀板店。破旧昏暗的老店铺里,或蹲或站的几位老汉正对着大木头量划锯凿刨,以制造供土葬的棺材。于是,赶紧拉着P的手迅速低头走开。待回过神来,才发觉当下的自己怎会住着一个从前的‘我’呢?被迷信弄得自己胆怯,更何况是在大白天里。当然,过后自己还是抛开忌讳,拿出相机照相。
当然,南马还有一些像麻坡一样有待发现的县市。它们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如上所述,登高望远是自己最喜欢的事;这些地方没有太多高过10楼的建筑,一般身处旅店高处,便能眺望市内全景,甚至更远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缓慢才是这些地方的正常速度,尤其适合正在慢活的自己。也因为乡土味重,人们多会趋向重精神轻物质的做法。
我突然想到已经过世的父亲,记得他说上世纪5、60年代到麻坡等地方打工时,过麻坡河时还得搭渡船。如此体验,跟搭乘舒适旅巴抵达目的地的自己完全是另一回事。我觉得弟弟有点像昔时的父亲,半辈子在大陆打工的他好像又要到中国干活了!
旅途的落寞似乎只能用在到他乡干活的游子,因为我好像没有感受过。

Monday, May 21, 2018

欢喜信受

到居鑾(Kluang)小住两夜,除了走走看看,再没有其他目的了。
居鑾也称蝙蝠城,市里四面环山,故又称山城。从新山北上,或称火车或搭巴士,2小时内多能抵达。每隔几年总要去看看,就像探访老朋友,静静地走在街上也无妨。
本来还担心马国大选前后的局势,会否造成社稷的不稳定。怎知让人惊讶的政党轮替出奇的顺利,比起小时候玩游戏还平静,输赢者皆欢喜信受。眼前反对党成了执政党,执政者成了在野者。只是,数个政党组成的政府在接下来的日子会不会有变数?
我和P住在客运车站对面。廉价旅店2楼的窗口正对准青翠的南峇山(Gunung Lambak),只可惜山峰都被河对岸的大酒店给挡住了,只露出左右两旁的山腰。于是,这两天便勤快地四处寻找观山的最佳地点。最终在市里西北角的商场停车楼层见到山形有如双驼峰的南峇山,并兴奋着拍了许多全景(panaromic view)。
在异地走动,自然而然会提高警惕。应该和印象中的马国治安,再加上族群间的禁忌等问题不无关系。马国的政治大翻天是否值得普天同庆,问问华族同胞便知道,61年来相信多数华人都把选票投给反对党。如今换了政府,无论结局是否一样,至少还是个希望。说我对马国对待少数族群的做法没意见是假的,只是自己不是这里的公民,说了也没用,那就干脆寄情于这里的人文山水好了。
出发那天刚好是斋戒月的第一天,友族正处在也神圣也期待的氛围,居鑾这里也一样。配合斋戒月的食肆集市,俗称Pasar Malam,架在马路上的帐篷约100多米那么长。摊位上有早已预备好的美食也有现场煎炸煮烤的佳肴,场面热闹无比,烈日当空的下午已经人山人海。于是,摆摊做生意的摊主都在笑脸迎人中叫卖。
不知觉地,我又想到换政府的事!谁叫这次选举夹杂了太多让人关心的元素,例如贪污,处事黑暗不公,冤屈坐牢,新手的魄力加上老将的神奇等等,可以比美电影情节里的精彩片段。至今,这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戏码好像还未结束。。。。
夜里待在旅店房里休息,一面望着窗外,一面滑手机关心选后的发展。我突然对楼下夹着暖色灯光的汉堡挡口产生兴趣?由于茹素,平时对于这些马国常见的推车摊挡视若无睹。
孤单的摊档伫立在丝丝细雨中,在铁板上煎煮的肉块和面包,再加上生菜及酱料的修饰,三两分钟后用腊纸包裹好的"作品"便被顾客满意地带走。刚开始,旁观者的自己还会担心顾客等不及走掉。怎料不只顾客好耐性,而且越夜顾客来得越多,铁板上更同时排列了6,7片肉饼。。。。
总之,事实证明自己庸人自扰瞎操心。当然,小伙子也有闲暇的时候,没顾客时便围在旁侧的桌子滑手机。这是不是年轻人向往的工作?亦或者只为了讨生活?选举那天他们有没有去投票? 投给谁?
从这里,我想到生活相对安定的国人。尤其每周进出关卡时,和我们一块搭公交过关卡的马国打工族。每天摩肩接踵地来回奔波的辛苦和无奈,是偶而到新山消费的岛国人难以体会的事。
除了一党长期统治,我认为新马2国的国情和政治氛围有别,不明白为何一些岛国人希望新加坡也有'海啸式'的改变?正兴奋地等待2020年岛国大选的到来。。。。
我想,离开人群是件好事,虽然那不是件容易的事。








Sunday, May 6, 2018

久违昔加末

四月,多云,天际蓝白分明,温度开始热了起来。劳动节隔天乘火车到昔加末,打算住3宿。
说昔加末总得扯到榴莲,不过从来没在当地吃过一口榴莲。小时候,吃榴莲不是一粒粒买,老爸总是一大箩筐或一大麻袋的带回家。但那时只知道大快朵颐,根本不关心榴莲从哪儿来?长大后见到的昔加末县就只是广袤的橡胶园,再到如今取代橡胶地位的棕榈园。
上世纪80年代,一些岛国的年轻人喜欢北上西马登山,或到东海岸潜水,把一部分青春留在那儿。金山就在昔加末县里,火车站外搭乘破旧的巴士往东甲,半路下车再步行到金山脚下。那会儿,从潮湿的丹戎巴戈火车站坐夜班火车,便能在凌晨1,2点抵达昔加末。在火车站里或到不远处的公园休息,等待清晨第一辆向西的巴士。雾霾的湿气掺杂在昏暗的灯光中,有笑声有歌声,也有为了补充睡眠的打鼾声。年龄相仿的大家多处于青春期,对异性感到好奇,情愫都在这里展开。由于每一段旅程都是观察同伴和培养情感的良机,不少人因此在这里找到终身伴侣。虽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体验,但至少我和P也曾在这块土地上留下些许回忆。
后来,就像为了将来而往外发展的成年人一样,忙碌着生活让人忘记了故地,很久很久没回来这里。现如今又像生活稳定的"回乡老人",开始怀念也陌生也熟悉的景物。这几天,站在酒店8楼的房间窗口,望着20多公里外的金山轮廓,心情是舒畅的。
和岛国的时过境迁相比,昔加末让人感觉十年如一日。依旧是个以务农为首的县市,市里街上的店屋近一半不营业。除了麦当劳、肯得基等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开门营业的店家做生意的时间比朝九晚五还短。听说是当局每回计划发展的各种工业都以半途而废而告终,导致人们不是往南到柔佛发展就是奔北到吉隆坡干活,难怪街上的人流似乎屈指可数,
或许"过气"的昔加末只是暂时性的?感觉有点像纯美术里的传统媒介之于现代艺术,存在却不重要了。又或许,这地方本来就是这样, 不是个"外露"的性格。而事物的问题本来就和本身无关,没有好坏,只能怪旁边看热闹的人们,动了情。
我本来就想找个没那么多人的地方生活。这好比艺术创作一样,以少干扰为最佳。这里好像不错?









Friday, April 27, 2018

四月杂感2

做梦,夜里的3个梦境近似,都是逃命或探险等场景。和前几次差不多,以大自然为背景,或陡峭的山脊或迷宫似的山洞。梦醒后方知有惊无险,却惊讶于眼前的一切,并非睁眼之前的邻国新山家里。
看来是自己仍旧未能适应悠闲的日子,潜意识想找些事做。根据梦境的反向诠释,在梦里被追赶是生活过于安逸,Google的资料也这么说。。。。

梦想,不只1个,例如横跨美国,冬泳,写歌谱曲等等。曾经也想过到波士顿参与马拉松盛事,然而因为种种因素,导致成行的机率不高。
那天看新闻,得知日本选手川内優輝(Yuki Kawauchi)荣获波士顿马拉松赛冠军,也惊也喜。赶紧上Youtube收看近3小时的赛事,并一再倒带,欣赏那激动人心的过程。虽说川内持有许多其他马拉松高手难以办到的记录,却不被看好能够在重要的马拉松赛事中胜出。即便在高手如林的日本选手中也挤不进前10名,就别说和那些"异于常人"的非洲选手做比较了。
然而,川内却是我唯一记得的日本马拉松选手,就因为他能在短时间里完成数个高品质赛事,其恢复能力让人羡慕。也许因为这种能耐,让他在接近摄氏零度且又刮风下雨的情况下把所有热门选手給比下去,获得冠军奖杯。
自从非洲选手开始囊括男女赛事的前3名(岛国马拉松赛事的前10名)后,一般人多认为马拉松长跑是为了非洲选手所设。再加上研究证实生理上他们的确有优势,想击败这些无敌的非洲选手简直天方夜谭。因此,当同样是黄皮肤的日本选手在波士顿脱颖而出时,无不叫人兴奋不已。。。。









意外,这几天的本地新闻尽是接连不断的交通事故。在感叹人生无常的当儿,是否想过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倘若机车引擎限制在50时速或更慢,抑或是汽车都由机械人控制。
以往对于致命车祸的新闻,因为没亲眼见到,所以感觉和自己没太大关系。
如今,新闻报导已不限于图文并茂,许多事件都会安插1个或更多录像。再加上钜细靡遗的描述,包括社会,心理的牵扯,常常会让人感同身受。
还原事故的镜头当然有其好处,难怪马路旁安装的镜头多得数不胜数。加上不同方向车辆的摄像镜头,很多时候都能清楚的交待事发经过,让人仿佛置身其中。只是,冲击力太大的录像往往叫人难以承受,甚至因为印象深刻而导致心理产生阴影,坐在快速行驶的车里也会感到害怕。。。。

安乐死,动物园里的北极熊Inuka因为年老多病被安排安乐死,也称人道毁灭,许多国人无不为之叹息。Inuka在地处热带的岛国出世并生活了27年,是1项世界记录。从一头如玩具的可爱小熊到500公斤的庞然大物,大伙儿如家人般看着他成长。从2010开始,每年都会带学生到动物园写生,自己总会出现在湛蓝的池水前等待Inuka的出现。至于他,仍旧是我行我素,时而在陆上悠闲小步,时而在池里潜水掀浪。
他从没见过广袤的冰天雪地,相信"自作多情"的人们比他还遗憾?想必他也不知道带给人们那么多快乐,也带来这最后一次的悲伤。或许很多人会想念Inuka,又或者说是怀念有北极熊的动物园。。。。
干扰,都是心里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