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营养过剩




外甥女因膝盖部位长异物,到医院看医生照X光,发现疼痛原自膝盖骨多出的骨头,而且还在繁衍。医生提议开刀切除以免除后患影响发育,家人只好配合。




宝早前说过家里的小孩们吃多动少营养过剩,十八岁未到却长到七八十公斤。上周到家里小住的三位外甥女,十二岁那位已把体重六十五的我给比下去。按理说小孩除读书上课外总爱看看电视或娱乐新闻,明星偶像的标准不可能不清楚,即使没百分百效仿也不应该让自己和偶像有那么大的差别吧?




岳母、妻舅及孩子们都定居柔佛新山,或许土地辽阔加上公共交通不便利,出门多用机车,即便是屋后的咖啡店也不愿步行,故BMI 超标。由于交通不便再加上治安欠佳,拥有机车是必要而不算奢侈,这有别于公共交通相对发达的狮城。




已习惯了以车代步的小孩无论去哪里,如上学、补习以及课外活动等多由父母驾车载送,没车便像缺了腿一样。那几天,带外甥外甥女们往市区游览,我俩没拥车,便带着他们搭地铁、巴士。然而,好些路段得步行相当距离,以致半天下来她们便招架不了,脚酸腿酸腰背挺不起来。幸好过后年迈的岳母加入,有走有停,运动量方才少了许多。让她们难以适应的还有在家里的饮食,餐餐素食无汽水,嗜甜食无肉不欢的他们胃酸肯定少流了许多?再加上,得闲做手工不许看电脑,十点后就寝,也难怪外甥女回家后告知其母阿姨家如军营,没趣!






相信小孩会疑惑,小岛不是比邻国先进、富裕吗?怎么生活如此清苦?我想这是我们选择的生活方式,能选择私家车却宁搭公车,可大鱼大肉却选择茹素。或许应将四通八达的公交记上一功,除了有较廉宜的选择还可乘转车时活动筋骨,一举两得。每每乘公车来回西马,进出关卡得上下车、步行、上下楼梯,这么一走少说也有几百米。除了我俩,家人们进出新马都是以机车代劳,整段路程舒适度和搭公车有别。这回,三个外甥女来回都乘公车,不像以往般安逸地坐在父母驾驶的机车内,相信沿途也能够大开眼界,实属难得。




孩子逐渐长大,父母和许多人开始在意他们的行为、纪律。昔时毫无节制过度疼惜,如今却嫌弃孩子好吃不爱劳作身体超重,天天唠叨。孩子身材走样学习能力弱,父母亦不能逃避责任。或许极度保护渐成溺爱,孩子钱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习性已成。以往父母担心孩子往外跑,如今却倒过来想把孩子哄出房间远离电脑视屏,要孩子多活动。唉!




希望来年孩子们不再惧怕我们的‘军营’,多来不一样的岛国走走看看,让自己的外在减少重量,在内增加知识。来吧!



Saturday, December 10, 2011

年尾的马拉松












十二月四日星期天有马拉松赛事,没报名还是去凑热闹,待大伙儿离开起跑点后方才尾随。九公里路从乌节路到独立桥,跑了近一个小时便停下来,身后沿途被我超越的人群像流水般又从身边掠过。







清晨七时,我带着全身汗湿沿梯级往堤岸走,桥下比顶层凉快多了。独立桥下一片寂静,水面投影才刚翻白的天际,堤墩齐整地画着明显的透视线,一切从大到小,由清楚到模糊地往远处延伸。几个守了一夜的垂钓者身后有豪华的公寓,以及正在建设的综合体育场工地。静谧让心跳很快地恢复正常,其实自己只想完成十公里路程,也没太在意时速,心脏负荷也就没那么大了。只是一路上被夹在重重呼吸声及处处汗味的人群里,再加上岛国湿热的气温,以致略感压迫。只不过既然喜爱公路赛跑,调试自己来适应赛况是唯一选择。



从桥上的竞技场到底下幽静的梧槽河岸,瞬间由动转静,身体仿佛轻了许多。穿过桥下的隧道来到公园,亭子里有过夜的外籍劳工,旁侧妇女正捡着垃圾桶里累积了一夜的铁罐,小径上做晨运的年老夫妇,还有远处骑脚车溜狗的女士,他们可有留意桥上的活动?没在意马拉松活动的人还有千千万万个仍在睡梦中的人们,毕竟周日是休息天,不必早起嘛!





梧槽河还未清理前,两岸都是船只、海员以及像父亲一样靠海为生的人们歇脚及交流的地方。昔时正当壮年的父亲会在这儿等讯息、等工作。这里以及对岸大牌五号十三楼的外婆家是我小时候每个星期天起身后最想去的所在,有着我儿时的记忆。如今时过境迁,父亲已不在人间,亲戚也已不住在那儿了。越过马路,途经已没有咖啡店的四号组屋底层,角落斜睡躺椅的老者和行动自在的猫咪使周遭更显倦态。


组屋区隔邻是充满阿拉伯风味的亚拉街一带,途经苏丹教堂时已经七点一刻,此时健儿该陆续抵达终点了吧?不知道谁会拿冠军?其实心里早已有数,因为每年的前十名都是皮肤黝黑的非洲选手。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期待一个不是非洲人的黑马跑出前三名。。。我突然想到油画夜学班年过六十的学生KP,他应该已过了二十五公里路标了吧?我羡慕如此高龄的他能够以三小时余完成四十二公里的距离,且明年即将到波士顿参与著名的马拉松盛事。真希望自己来年能养好身子,用少过四小时跑完马拉松。



或许,自己可以学学两个可爱的同事UE,他们每年都得花上七小时左右来完成马拉松赛事,不知道他俩这会儿身处哪一段路?是高楼林立绿树齐整的高速公路旁,还是海风吹拂的东海岸公园?有人说他们干嘛跑得那么辛苦?我却觉得那两个小伙子是在享受着他们热爱的嗜好,参与胜似竞技。就像途中见到那四位装扮成POWER RANGER 的韩国人一样,在潮湿闷热的狮城如此包裹全身跑全程马拉松得有多大的能耐啊!相信热诚能让他们持续到终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