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1, 2014

关于教学


教绘画经年,迎来送往中亦有掉队的同事,有者放弃教鞭当起画家,有者不能适应干脆改行。这倒也不怪,毕竟大伙儿的背景、生活习惯、处事态度大相径庭。无论如何,教学总得有个共同目标,就是知识的传承以及智慧的延续。
或许人各有志,选择离开其实并不困难,反观教学从来不是件易事。教学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付出,和护理工作一样是个责任不轻的使命(如今却因大环境而搞得像服务行业似的)。除非工作当成乐趣,职务化作嗜好,否则哪种工作没压力呢?能完美的把工作当乐趣知易行难,自己的教课生涯最初仿若涉水不知水深的环境,摸索于礁石间跌撞前进。而今已走过一段路,方知前人的经历,这会儿见到新进同事有如见到当时的自己。昔时当然有过犯错,检讨更正再继续,当中的各种体验也一层层地如手心上的老茧般日渐壮大厚实起来。
如今学生成了家长,带着孩子来到相同的课室,让人也惊讶也欣喜。又例如同一个学期,在不同学校教导母子仨的事也曾有过;母亲在周四晚夜学班学习油画,女儿在周一及周五的理工学院上绘画课,以及小儿子每个周末在南艺中二的进修班。和P开玩笑自己挣了她们一家人的钱,殊不知这是自己和她们的缘分。最近,和十年没见的中二生再相见的地方依旧是在绘画课室里,这回他正在修读大学课程的油画课业。
无论兴趣或前程,要让学习事半功倍,态度比天分还要重要。学生还未准备好就不会带着纪律进课室,上课搪塞草草了事。当下手机如生命一样珍贵,明星偶像跑车巨富机械人美女动画都在里头,丢失了比忘了作功课还惊慌。这些玩意儿俨然成了生活重点,魂不守舍日夜颠倒废寝忘食只是父母亲的唠叨。印象派立体派抽象派是什么玩意儿?什么大师?谁的杰作?。
以前老师就是权威,如今的师生关系亦师亦友。即便可以当父子的年龄差距,直呼老师的名字也无所谓。喜欢以BOYBOY唤他们,也不介意小厮叫回老师Uncle。如此轻松气氛多了份亲切倒也不坏,老师只要在课业上坚持点,学生有进步有收获便问题不大了。此外,老师还得处处留心,担心课室太吵学生分心?长时间在静谧的专注中会否叫他们不能适应?太严肃又可能失去兴趣?如今专心成了奢侈品,手机荧幕仿佛就是学生的整个世界,重复提醒考验耐心。最喜欢在课堂上播放轻音乐,感觉大伙儿更能集中精神。
无论学习什么,态度总比环境和天赋重要。天生我才必有用,单单视觉艺术的天赋便有许多种。例如有者概念写得特棒,有者制图精密,有者配搭色彩极佳,有者线条流利附想象力,有者笔触质感自然豪放。要知道超群的艺术家不一定是学院的精英。他也可能是个想法独特的‘异类’,搞不好是个精通字体和图样的设计师或漫画家。
几年前,班上有个羞涩的自闭儿,每天中午都坐在静谧的落地窗旁遐思,小孩的发梢遮盖双眼,相信那是他最舒适的摸样。绘画技巧虽不及中二程度,然而童稚般的线描质朴纯真,画中还带旁诉,趣味十足让人眼睛一亮。只是自己当时不懂得如何启发他的方法,错过了学习的机会。还好小孩非常勤奋,不但用心态度也极佳,经常以铅笔在画纸上涂涂画画。我想这就是勤能补拙的例子,这么多年下来唯独他给予的印象深烙心中。我也复印了他的画作,不为工作而是单纯的收藏。
这些年下来的互动体验除了磨平自己的锐角,也让人视野更开阔。倘若自己专心画画,肯定能够多了解自己,而待在学院教画,却能让自己阅览人生; 艺术上的技术、想法、概念、能让人更上一层楼,而教学上的施与受给予我的却是另一种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