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12

吉隆坡(熟悉陌生)





我想远行,P也愿意伴随身旁,于是我们又再次搭乘夜班火车北上邻国首都吉隆坡。才不过一年没到隆市,不知怎么就是洒脱不了,从来没有的陌生感在临行前叫我心存忐忑。

火车午夜出发,我们却在十点未到便出现在宽敞的新山火车站大厅,冷气空调的温度好像没以往那般凉快,却还是强过外头叫人无端冒汗的湿热天气。我们如常地在Mama店里的几份报刊中买了份报纸消耗时间,这回选上的光明日报成了我们从大厅到车厢床铺的精神粮食。午夜后虽困睡,自己却坚持和P倚床闲聊,偶尔观望窗外迅速倒退的街灯,期待熟悉的高楼路标。最后才躺在床上,半梦半醒地等待另一头迎接我们的朝阳。

P喜欢搭夜班火车旅游,因为她从小在丹戎巴戈火车站旁侧的职工宿舍长大。火车出发或回站的声响就象连续剧插曲一样每天准时播放,扰人的声响不知不觉地成了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反倒是后来搬新家,远离了近在咫尺的轨道后却又怀念起火车摩擦车轨的声响来了。

P 和她兄姐从小跟随当火车电工的父亲住在新加坡,父母亲的祖屋及亲戚都在邻国。故每年两回的学校假期必定北上探亲,而来往新马的火车便自然成了全家人的交通工具。P不时会分享昔时车上的点滴,相信自己和P 这几年的旅程也必定会成为她记忆库里的一部分。

或许年龄渐长,又或者已适应了岛国高效率的交通工具吧?今次P在来回车程上辗转难眠没能睡好,确实影响了整段旅程。也说不定她休假前忙于工作,疲累的身心又碰上闹哄哄的车厢一时难以适应,难怪连在酒店住宿的那两夜都没好睡。

自己到处旅行的目的是想增广见闻体验陌生。假使异地的一切和家里没两样,那么旅行的意义到底又是什么呢?眼前一年必到两回的隆市总给予我即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加上久未出门以致有点战战兢兢。不过至少此处能让我们在可接受的安全范围内体验陌生感,即便每回必到的茨厂街给予人们落后及脏乱的感觉。

每回来到吉隆坡,总得从新认识一遍如地铁、轻轨以及火车的站名及路线图哪个车站能到Bukit Bintang商场街,博物馆旧火车站等等。虽说大都会的市容日新月异,像狮城旧屋换新楼的街景三两个月就变个样,然而久违的异地却更能让人体验惊喜。久别的城市多了几栋的崭新商场,抑或者少了一栋旧建筑?又熟悉又陌生的街景人群、声响味道都是记忆库里的一部分,像老友亲人。有被保留的叫人感到欣慰,至于从没见过的崭新高楼便自然而然地成了下一回期待的布景。

几天下来都没见到先前报道的烧芭浓雾,双峰塔、电讯塔、马来亚银行以及其他不知名的建筑物轮廓依旧清晰。至于不太显眼的隧道、素食摊位,甚至白象建筑还在原地,都是走着去重游。我享受在大都市里徒步旅行,或许是自己从未拥有过轿车,能靠体力抵达的地方多靠双脚。这回在隆市八成的路途都用步行,只是新马的燥热天气简直让人难以招架,故P一路上得带把纸扇消减暑气。在陌生的大街陋巷待久后,总会期待附带冷气空调的大商场或快餐店,一个大伙儿再熟悉不过的空间。








除了商场和景点,我也按图求索到苏丹街、敦霹雳路、独立广场以及鹅麦河及巴生河的三角地带看看四月二十八日着黄衣的人们示威的地点。这会儿的平静和报章上人头攒动的照片的对比简直是天渊之别。我左指右比地告诉P这些地点曾经发生的事,仿佛自己身历其境地旁述着。周遭确实没有异象,平淡的车水马龙在新旧建筑物面前继续演绎着,从白天到夜里。。。。

三天一晃就过,除了没来得及去的地方,眼前的一切已变得熟口熟脸,已没有原先既陌生又熟悉的尴尬感觉了。只不过是晚我们便得收拾行李,准备搭乘南下列车回返自己温暖舒适的家。

总希望能在吉隆坡呆个一年半載,感受异邦的不同.只不过,到时候家中的猫儿们会不会因为久别而对我们感到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