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0, 2016

再见异形


不觉又一年有余,表面上团队不愉快的事情已没那么频繁。但周遭却似乎弥漫着些许什么的?在行进时或在听取及讨论时,甚至在用餐的时候,都会面对阻力。反正在处理决定的前后,总会发生不对劲的事儿,没完没了。

异形依旧在旁侧活动,只是自己已不太在意它们的存在了。因为早在去年事发后不久便意识到始作俑者并不是它俩,真正的肇事者正在背后默默地操控着。那只是两只服侍主人的猴子,或许感恩“老大”多年来的照顾,也可能为了眼前的些许利益?竟然做出向其他团员发难的事儿。

那个超大的操控者要比原先的它俩大上好几倍,像条巨蟒般盘旋于自己的“地盘”。几十年来,已然一座石像,对付外来的”侵犯“。平时,想见到庞然巨物的真面目还真不容易,无论造型、姿势以及对待人们的态度和常人无异。想见到“怪物”并不是不可能,运气不佳或不小心干扰它的话,就是当事者的不幸。这应该是很多人尽量远离核心队伍的原因?因为除了深怕闯祸后所受到的无情攻击,事后还得担心更多折腾,例如让人难受的精神折磨。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我不只不觉得辛苦,也无需承受什么压力。只是不知为何那么多人都为我担心,交谈时总以为我压力太大,要我放轻松。或许是自己的外表和表情让人误解了,以为我一直在挣扎着作困兽斗。只是,性格上自己在意的是生活的过程,不是输赢。所以甚少与人在大庭广众争执,试问连准备应战的心态都没有,何来招架不住对方的攻击?

整段旅途让人辛苦的并不是事后有什么收获,又失去了什么?不明白的是一些人的想法,以及她们的处事态度。这或许和性别、家庭背景、成长环境有关。说来容易,这回正纳闷本来应该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竟然成了绊脚石。即便走一小段路依旧得跌跌撞撞,弄得遍体鳞伤。

也许,她担心其多年来的心血付诸东流?抑或是控制欲作祟。虽然面对她一段日子,经常见到其所作所为,还真叫人猜不透?说了不听,,听后不做,做了又不承认,再加上固执和反复无常,团员都觉得难以招架。

我本身将此事看成对自己的一项考验,耐心地持续“作战”。只是到了后期分身乏术有气无力,连有限的耐力也用尽了。经过几次的耍弄后,决定让她也体验一下尴尬的体验,反击!

我当然知道她已建成的稳固地基,想“修理”她一点都不容易。自己即没有坚定的态度又缺乏狠劲,最终便选择离开这是非之地。。。。

回想此事,踩进来的目的只是想帮忙她那么简单。何况年纪已不年轻,本该为自己选择轻松点的任务,让生活舒心些不好吗?当然,压根儿也没后悔当时的决定,更乐意把它当成人生体验。所谓经一事,长一智。

有谁不想拥有完美的结局,然而更多人的理想应该是拥护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