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6

很久没做的事


偶尔想起一些好久没做的事,尤其人生到了瓶颈或办事碰壁处处的时候,这种体会更深切。这些事有的想做却因为某种原因而做不了,有些事却是刻意地连想都不想。

要多久才算久?好长一段时间又是怎么计算也因人而异。然而,若有量词参考对照,观念必定一目了然。例如,1天没有阅读,会不会让人心里烦躁? 3天没有画画,是否感到手指发痒? 1个礼拜没有观察股市,会否感到不自在不安心?1个月没有过关卡到对岸新山探亲,家里的狗儿还记得我们吗? 3个月没有到光明山和爸妈讲话了,有点不自在。1/2年没有做长跑运动,还真怀念那些和自己单独相处23小时的时光。1年多没再访邻国首都吉隆坡了,故地变化了多少?再来是已经3年没搭船,5年没乘飞机,10年未到中国或更远的地方旅行了。

其实,自己最最怀念的事都发生在十多二十的年少时期。例如踢足球和弹吉他高歌,难忘和年龄相仿的友伴所度过的时光,或者一群人有时三两个。那会儿的志愿是当足球国脚或者成为歌手。练球耗的是时间和汗水,念歌除了时间还有学费。最后,不能成事的因素很多,是没能耐或者是天生不是这块料。自己确实非常努力在锻炼,但导致愿望未能实现的原因可能是自己的随意心态。相信临场表现不好是方法不对或练习不够。足球比赛临门一脚老是犯腿软,不是踢不到球就是踢得不远被人抢走。相同的问题也发生在和友人一块参加歌唱比赛时的现场发挥,每每都在吉他过门后唱不出歌来。这不是练习不够又会是什么呢?

如今,这些事已经不是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事了。特别当人们感觉时间已经不多,做起事来又力不从心的时候,还有什么比感觉更重要呢?

很久没有做自己喜欢的远行或在他处过夜,睡在酒店全白的被单枕头的体会依旧清晰。怪怪的药水味最叫人吃不消,再加上房间的昏暗氛围还真叫人难以忘怀。或许,酒店费用不便宜,但自己不想出远门的原因可能也是因为相对安逸舒适的岛国环境。

相较邻国,岛国没有天灾人祸。建国以来宛若老天赐予的国泰民安是许多地方所奢求的。事实却是因为我们刚好碰上治国有方的好人,方才有如此的福气过着多数人羡慕的生活。什么军变、贪污、极端宗教主义等等,有如难测的天然灾害如地震、台风等甚少在岛国出现。。。。

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些事办不到总得让他人处理。相信团体精神的重要性,将自己的角色演好便是个好组员好公民。所以,我不会也不想轻举妄动地把这一切‘理所当然’来兑换不少人热衷却不大清楚的人权。

好像已经很久没投票了吧? 即便岛国上届大选还未过足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