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2, 2012

忘了手机


周五理工学院有课,出门后不久发现忘了带手机,驻足斟酌片刻决定不回头取电话。到了地铁站第一件事便是找硬币打公共电话给P,告诉她自己把手机落在家里,有什么话只能待到六点半下课后再谈,倘若期间有事能另电同在一间课室教课的同事。

选择不回家拿手机是因为计划好在上课前到学院泳池游泳。我得在不到一个钟头里争取时间,游泳、洗澡后还得尽快解决午餐,并在十二点半之前踏进课室。

这天是学生们的丝印项目考试,本想用手机拍摄作品做日后参考,看来这件事得拜托同事帮忙了。无奈摇摇头顺便想看看时间,惯性地伸手到裤袋里探寻手机才再次发觉它不在兜里。除了时间,手机也能让我知道这天是七月六日,只是日期和时间是在偷瞄了人家手机上的屏幕后才知晓。

先前在地底层等列车时,也曾机械性地拿出耳机听筒想驳接手机,只是口袋里空空什么都没有。于是,旅程少了有助养神定心的法宝,心里闷得发慌便开始搜索背包,最后找到了纸笔才写成了这些文字。然而,就在写了几行字碰到生字时想翻阅字典,偏偏这件事又得仰赖手机,故只好暂时利用abc来书写汉语拼音勉强应付。

手机的确给予日常生活上的种种方便,但却并非没了它就不行。我本来有机会回家拿手机却选择了不回家提取,过后在乘车途中还有些许悔意。不过,要再来一次让我在游泳及回家拿手机做选择,我还是会选择牺牲后者。或许自己的手机没有太多功能,且订购的电话配套是最基本那种,自己也从未利用手机观看影视录像、打游戏机甚至上网连线。故相对于他人,忘了带手机这样的事儿自己也还能从容以对,没什么大不了。。。。。

后来我和一路上对着手机把玩的人们如常到站步入校园,谁也不理谁地朝各自的方向前进。我急不急待地直奔泳池,换上泳裤再跳入清凉湛蓝的池水,并庆幸能暂时逃过偶尔从手机接收到的烦人讯息,至少这一天是这样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