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14

回家路上


周五下课后换上运动装兴奋地拐出校园,往东沿旧火车跑道直奔市区。才下午六点,怎么太阳却不见了?不过这样的天气也好,岛国近来的闷热天气还真叫人吃不消,连站着不动也汗流浃背。

从新加坡理工学院到波那维斯达地铁站刚好一个车站,一会儿功夫便来到车站旁荷兰道那一头,下斜坡进入旧火车走道。眼前冷色调的绿意盎然比地面层还暗一些,这会儿的温和阳光使光线转落,此刻墨镜可有可无。一路上,走道两旁多是人高的芦苇以及其他不知名的绿物,中间的黄泥路加些碎石块就是昔时的铁轨位置。除了起终点的距离,我也开始熟悉这里的景致:汽车高架桥、桥墩、新旧楼宇、教堂,甚至哪里长椰树也还记得一些。

这个路段大概跑过67次,向南直奔丹绒巴戈火车站后再继续往市区的家里跑。记得第一回因为跑错方向朝北部的武吉知马车站前进,从远处见到山上的通讯塔方才意识糊涂的自己背着终点越跑越远。最终迟了2小时才见到约好时间的P,值得安慰的是能够意外地见到这个岛国景色最美的火车站,让我决定一次过由北往南完成全长约23公里的轨道之旅。后来虽跑过几次,但遗憾没能在铁轨拆卸前如此从头到尾跑一趟。。。。

荷兰村这一头到南部的丹绒巴戈火车站大概是轨道总长度的1/3,对长跑者来说不算太难。如今,当局把旧轨道划为健行休闲的所在,还命名“绿色走廊”。这里和中央集水区的树林及公园联道一样,途中除了沉浸于大自然,几乎没有等待红灯转绿的交通问题,即能一路通畅又可确保安全无虞。放工后在途中借助运动回家的人确实不止我一个,有骑脚车路过也有背着背包的跑步者。只是,大汗淋漓的他们都是从南部的市区反方向过来,且几乎都是洋汉,微笑点头是互相打招呼的方式。

跑步是一件快乐的事,它能让自己用心地独自感受周遭,尤其能一路延续23个小时更佳。如果说为了跑步才继续待在理工学院当兼职,或许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听过友人喜欢挑地点远离住家的地方上班,就因为享受每天乘车搭巴士、地铁的过程,简直让人纳闷难以信服。

不觉,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当兼职绘画教师已经五年,刚开始是乘空档在学院泳池游泳,后来干脆在下课后跑步回家,即可锻炼又省时间和金钱。跑着跑着,也理出了几条长短不一的回家路线。这六条路线在地图上从上到下分别为:武吉知马路、荷兰路、亚历山大路、旧火车路线、南部山脊、以及巴西班让。其中环境较好的就属旧火车路线及路途相对艰辛的南部山脊,巴西班让路线“神秘”的拉柏多公园也是个值得寻幽探秘的地方。

其他路线多在公路上进行,尤其在下班时间具有一定的挑战性,然而只要遵守交通规则便可以把意外减至零。旁人总爱用危险这个字眼来形容在公路上做长跑运动,P时常会再三叮嘱我小心,殊不知我乐在其中。当然,自己也有不小心的时候,例如违规过马路,或独自在昏暗时进入树林以及身处野狗出没的偏僻地带。还好从未在这些地方发生事故,倒是自己曾在寻找捷径时踩空刮伤膝盖大腿,且还带着一脚的血迹继续到终点,和P见面时让她吓了一跳。

这天,满以为体力尚可精神甚佳的状态能顺利地完成“任务”,却怎知半路上被沿途铺设的电线绊倒摔了一跤,并擦伤了和上回相同的部位,左膝盖即刻鲜血直流。我本来就非常小心,何况事发地点因为雨后积起泥浆水叫自己更谨慎,怎会这么不小心跌伤呢?其实,自己并没有因意外而止步,跌伤流血后的局部麻痹反而让人越战越勇,根本没惊慌或疼痛的感觉?心里倒是惦着如何告诉P为何再次的不小心?

最终我还是坚持跑完后来的10公里路,在街灯绽放的夜幕抵达终点,为满意的一天画上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