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营养过剩




外甥女因膝盖部位长异物,到医院看医生照X光,发现疼痛原自膝盖骨多出的骨头,而且还在繁衍。医生提议开刀切除以免除后患影响发育,家人只好配合。




宝早前说过家里的小孩们吃多动少营养过剩,十八岁未到却长到七八十公斤。上周到家里小住的三位外甥女,十二岁那位已把体重六十五的我给比下去。按理说小孩除读书上课外总爱看看电视或娱乐新闻,明星偶像的标准不可能不清楚,即使没百分百效仿也不应该让自己和偶像有那么大的差别吧?




岳母、妻舅及孩子们都定居柔佛新山,或许土地辽阔加上公共交通不便利,出门多用机车,即便是屋后的咖啡店也不愿步行,故BMI 超标。由于交通不便再加上治安欠佳,拥有机车是必要而不算奢侈,这有别于公共交通相对发达的狮城。




已习惯了以车代步的小孩无论去哪里,如上学、补习以及课外活动等多由父母驾车载送,没车便像缺了腿一样。那几天,带外甥外甥女们往市区游览,我俩没拥车,便带着他们搭地铁、巴士。然而,好些路段得步行相当距离,以致半天下来她们便招架不了,脚酸腿酸腰背挺不起来。幸好过后年迈的岳母加入,有走有停,运动量方才少了许多。让她们难以适应的还有在家里的饮食,餐餐素食无汽水,嗜甜食无肉不欢的他们胃酸肯定少流了许多?再加上,得闲做手工不许看电脑,十点后就寝,也难怪外甥女回家后告知其母阿姨家如军营,没趣!






相信小孩会疑惑,小岛不是比邻国先进、富裕吗?怎么生活如此清苦?我想这是我们选择的生活方式,能选择私家车却宁搭公车,可大鱼大肉却选择茹素。或许应将四通八达的公交记上一功,除了有较廉宜的选择还可乘转车时活动筋骨,一举两得。每每乘公车来回西马,进出关卡得上下车、步行、上下楼梯,这么一走少说也有几百米。除了我俩,家人们进出新马都是以机车代劳,整段路程舒适度和搭公车有别。这回,三个外甥女来回都乘公车,不像以往般安逸地坐在父母驾驶的机车内,相信沿途也能够大开眼界,实属难得。




孩子逐渐长大,父母和许多人开始在意他们的行为、纪律。昔时毫无节制过度疼惜,如今却嫌弃孩子好吃不爱劳作身体超重,天天唠叨。孩子身材走样学习能力弱,父母亦不能逃避责任。或许极度保护渐成溺爱,孩子钱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习性已成。以往父母担心孩子往外跑,如今却倒过来想把孩子哄出房间远离电脑视屏,要孩子多活动。唉!




希望来年孩子们不再惧怕我们的‘军营’,多来不一样的岛国走走看看,让自己的外在减少重量,在内增加知识。来吧!



Saturday, December 10, 2011

年尾的马拉松












十二月四日星期天有马拉松赛事,没报名还是去凑热闹,待大伙儿离开起跑点后方才尾随。九公里路从乌节路到独立桥,跑了近一个小时便停下来,身后沿途被我超越的人群像流水般又从身边掠过。







清晨七时,我带着全身汗湿沿梯级往堤岸走,桥下比顶层凉快多了。独立桥下一片寂静,水面投影才刚翻白的天际,堤墩齐整地画着明显的透视线,一切从大到小,由清楚到模糊地往远处延伸。几个守了一夜的垂钓者身后有豪华的公寓,以及正在建设的综合体育场工地。静谧让心跳很快地恢复正常,其实自己只想完成十公里路程,也没太在意时速,心脏负荷也就没那么大了。只是一路上被夹在重重呼吸声及处处汗味的人群里,再加上岛国湿热的气温,以致略感压迫。只不过既然喜爱公路赛跑,调试自己来适应赛况是唯一选择。



从桥上的竞技场到底下幽静的梧槽河岸,瞬间由动转静,身体仿佛轻了许多。穿过桥下的隧道来到公园,亭子里有过夜的外籍劳工,旁侧妇女正捡着垃圾桶里累积了一夜的铁罐,小径上做晨运的年老夫妇,还有远处骑脚车溜狗的女士,他们可有留意桥上的活动?没在意马拉松活动的人还有千千万万个仍在睡梦中的人们,毕竟周日是休息天,不必早起嘛!





梧槽河还未清理前,两岸都是船只、海员以及像父亲一样靠海为生的人们歇脚及交流的地方。昔时正当壮年的父亲会在这儿等讯息、等工作。这里以及对岸大牌五号十三楼的外婆家是我小时候每个星期天起身后最想去的所在,有着我儿时的记忆。如今时过境迁,父亲已不在人间,亲戚也已不住在那儿了。越过马路,途经已没有咖啡店的四号组屋底层,角落斜睡躺椅的老者和行动自在的猫咪使周遭更显倦态。


组屋区隔邻是充满阿拉伯风味的亚拉街一带,途经苏丹教堂时已经七点一刻,此时健儿该陆续抵达终点了吧?不知道谁会拿冠军?其实心里早已有数,因为每年的前十名都是皮肤黝黑的非洲选手。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期待一个不是非洲人的黑马跑出前三名。。。我突然想到油画夜学班年过六十的学生KP,他应该已过了二十五公里路标了吧?我羡慕如此高龄的他能够以三小时余完成四十二公里的距离,且明年即将到波士顿参与著名的马拉松盛事。真希望自己来年能养好身子,用少过四小时跑完马拉松。



或许,自己可以学学两个可爱的同事UE,他们每年都得花上七小时左右来完成马拉松赛事,不知道他俩这会儿身处哪一段路?是高楼林立绿树齐整的高速公路旁,还是海风吹拂的东海岸公园?有人说他们干嘛跑得那么辛苦?我却觉得那两个小伙子是在享受着他们热爱的嗜好,参与胜似竞技。就像途中见到那四位装扮成POWER RANGER 的韩国人一样,在潮湿闷热的狮城如此包裹全身跑全程马拉松得有多大的能耐啊!相信热诚能让他们持续到终点吧?

Sunday, November 27, 2011

写什么?





十一月,拖了好长一段时间仍写不好一篇短文,说急,却不然。或许学期近尾声,得给学子们打分留意见,忙了点吧?看着自己的课程表,确实被挤得满满地,还好每周二是个休息日。两天前,有个同事问我能否再接一堂两小时的油画班?自己态度一如既往,不晓得怎么拒绝地想接手。宝宝则站在一旁冷眼静观,似乎没像以往般劝我少教课了。



宝宝担心我的健康,叫我放弃几节课,答应了她却苦苦寻思该删减哪间学院的课?拉萨尔艺术学院就在家门前,从家里到课室最多花上三分钟,耗在交通的时间几乎是零。南洋理工大学学生态度积极,理解能力强,在那儿当老师挺放心的,唯一缺点是地点偏了些。新加坡理工学院课堂上师生关系融洽,气氛温馨,何况课程只需半年时间。最后南洋艺术学院是母校,有如第二个家,自己怎会离开呢?


每没时间搞创作,定会告知宝宝来临的学期将放弃几多个班,或甚至不到某间学校教课了!然而,每次若背台词般说了不算数,班数仍然没减少的迹象;某处减少了一堂课,另一头却又有新活儿。接的比弃的多,闲暇时间越来越少,原先想做的事儿只好先搁一旁,成了梦想。



于是,上课下课再上课便成了生活。年中及年尾的长假是自己重新充电的时机,待开学后再次冲刺。假期一到,什么事都想做却什么事也没办好,可能太多未能处理或办得不完善的事,让自己不能专注。想和大伙儿一样出国旅行,却又不知道往哪儿去?往故地好或是还没到过的地方?翻开地图,却嫌欧美太远,中国大陆太大,东南亚又没吸引力。最终便选择到邻国首都吉隆坡走走,三年来的游记如出一辙。是妥协也好或另有打算也罢,就当先储存能量,假以时日铁定到梦寐以求的地方看看。


假期也是进行创作的时机,将堵了半年的思绪尽情宣泄,能画多少是多少。间中亦可抒发心里的想法,写写日常琐事,或人文地理,或风花雪月。再来是希望能有机会学习弹奏南方乐器如三玄或老月琴,写几首闽南歌调,配合起来唱唱歌。最后,希望尽快练好身子跑马拉松,终极目标是参与波士顿马拉松赛。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也要等五年后或更久方能实现?


假期才刚开始,慢慢来吧!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BOKEH 特效


















那天做快步运动,步行往滨海一带绕圈子经过金沙赌馆后,拐入中央商业区,再直奔终点牛车水。在商业区顺着迷宫式的工地围墙走着,无意间从昏暗的克拉街转入安详山。眼前竟是霓虹灯般的亮光,原先的宗祠会馆都脱胎成了高级公寓,错落于酒廊、餐馆、酒店等高消费场所之间。眼前灯红酒绿、开大灯的机车接踵,除了店家外的谈话声四周却是出奇的静谧。碰巧最近自己想画些以灯火诠释明暗的画作,于是便拿起电话相机四处猎景。


走走拍拍再走再拍,觉得能够入画的场景都落入手机里。也不知道拍了几多相片,一味地宁杀错不放过,还好如今都用了数码处理没担心容量问题。。。在一处昏暗的酒廊,深红色拱形走廊散落着桌椅人不多,画面中央略高处的洞口不时有车头灯掠过,酷似播放影片叙述故事。按下快门时手臂抖动以至影像模糊,然而细查后发觉轮廓还算清晰,几点圆形的缓色斑点凸显画面好像会说话的眼睛?拍完照想休息,便从酒廊沿斜坡来到车水马龙的桥南路,对面便是牛车水,该是上熟食中心二楼喝水果腹的时候了!



回家后仍惦念那个画面,经学生帮忙上网查寻获知此特效称为BOKEH,类似SOFTFOCUS 的用镜方法。是物是人是景,多能隐约看出些许端倪。此等画面若加以调整,确实像极强调几何块状,或只求色彩或块状色彩两者兼具的抽象画。我决定收集更多资料,寻找可当画作的素材,希望当着另一系列的创作方式。


于是,开始琢磨怎么让手上能拍照的相机失焦以制造模糊效果。然而,家里所有相机都是自动聚焦,没有手动对焦的选择,目标无论远近不管大小,按下键子相机便会尽责地将清晰的映像呈现出来。没辙!最快的方法当然是去买个手动对焦相机,在考量种种情况并犹豫着是否要买新相机的当儿,我想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在拍摄映像时将手指置于镜头中央的小方格里,使镜头聚焦于前方物体,后面的图像便自然而然地模糊了。缺点是中间那庞然大物将占满过半的图像,以至所得的理想画面缩小了许多。有总胜于无,于是我们便到处寻找目标不放过任何可取的大街小巷。心里还是忧喜参半,一方面得意于自己机智想出来的方法,另一方面却懊恼经镜头只记录些许的画面,离理想还有段距离。。。

安于现状无异于放弃寻找更理想的方法,我是否该买个好一点的相机呢?就在这时候,无意间发现P的傻瓜相机附有手动对焦的功能,高兴不已!便立即跑到屋外漆黑的街上尝试BOKEH的效果,但每张相片还是千篇一律地显示清晰分明的轮廓。急了!反复试拍及重试镜头显示器的各个功能,包括无限、显微近焦的效果,还是不能如愿。最后,终于想出个法子来:要远处模糊时,须对焦短距离的物体后轻按快门,再将镜头移向原先选定的目标才完成按钮步骤便可以了。反之,欲取近处的模糊镜头,必须反过来进行方能取得合意效果。虽然拍照时重复着这些多余动作有点费劲,但完事后见到张张效果近乎完美的作品心情总算舒坦了。




作品虽不能和专业相机比拟,却不失为理想的绘画素材。接下来的创作就全靠它们了!

Monday, October 10, 2011

面相

在课堂上,学生问我为何脸黑黑?为什么表情如此凶?就连平时态度不太友善的学生也突然笑着告诉我往常有多怕我?原来她那种叫人倍感不适的不悦表情是种反射,原头就是她的老师,我!不觉莞尔,当即回头问大伙自己可曾当众侮骂过学生或无故刁难他们?自觉本身对待他们还算亲切,甚至有点松弛不够严肃。











这等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曾经有学生写感谢卡,词中告知原先非常讨厌我(应该是样子吧?),怎知课程结束后她却若有所失。。。偶尔P也会无缘无故地发我脾气,让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何事?后来问清楚祸根是自己的那张凶相,除了哑口无言还能做什么?或许自己每天花在照镜子的时间太少了,故在面对他人时应该怎样摆弄表情都不知道?



小时候,觉得最凶的人是家里的母亲和学校的老师,总会找机会避开她们。长辈师长凶巴巴可能来自压力,而精力充沛、调皮捣蛋的我们是压力的来源。这些小时候叫人畏惧的角色,不都是书本上让我们尊敬要我们模仿的伟大对象吗?至于平时严肃、不苟言笑的父亲,却奇妙地成了我和兄弟们的偶像。



有些职业要达到一定成效,必须得仰赖正面的表情及姿态语言,如医护人员和教师等等。一个是医治病患另一个是培育国家未来的主人翁,两者最基本的目的都是帮对方建立信心。然而,和熟络的友人相处,因为不带目的也就无须太多掩饰,可将喜怒哀乐溢于言谈中。


不是说人不可貌相吗?对于他人凭表情论人的反应肯定不服,却也只能接受。总觉得过分灿烂的笑容有点虚伪,太不真实。要知道销售员尤其房屋经纪、保险经纪的笑容不是免费的,代价就是他们不薄的佣金。经常会拿自己的待人方式与P比较,她在意他人的脸色,不喜欢对方在交流时神情木讷或貌无悦容,容易相信面带笑容的陌生人。我却刚好相反,较喜欢先交流后交友的方式来认识朋友。故相对来说P比较容易被骗,而这样的事也确实发生过好几回。


对于同学们以及P的的反应,我的确有反思过。只不过一转过头便又忘了,思考时眉头紧皱的样子凶得很,让人见了不敢趋近。想想是否脸上的哪一块肌肉不够发达?还是鼻翼下那两道法令纹太深了,没表情时看上去不太友善?要锻炼肌肉事小,但要将纹路消除还真不容易,除非去打针或整容。再想想是否因为压力以至面相让人却步,却又不敢确定?因为自从父母归西后,好像什么压力来源都没了,何来烦恼?至于教课方面,一切已驾轻就熟,怎么引导学生已不成问题。


要改善面相问题,自己肯定要自我反省,却谈何容易。还好可用‘观自在’安慰自己,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一点,我和家猫都相信!

Friday, September 23, 2011

斑驳九月















生日


九月依旧忙碌,只因工作已成生活,几天的学期假期成了调味剂。也是这个月份,刚刚度过农历八月初一的生辰,紧接着阳历十八号又要当寿星公了。


每年农历生日总要追忆往事,思念母亲;好几回的午间,大理石圆桌上有用心的鸡蛋面线,手拿筷子大快朵颐的是我,双目凝神专注的是母亲。众兄弟姐妹中自己和母亲相处的时间较频,尤其在她年老体弱时拌她面对病魔的那段日子。友人说可能我们母子上辈子的缘分未了,方才会花这么多时间在一起。自己虽不信轮回说,还的确为此事迟疑了一阵,寻思会否真有此事。
宽脚

反照自己,不难发现遗传自母亲的种种,如嗓门大、脾气大、骨头大,适应能力强、粗心大意、耐痛、爱走动、嗜食等等。自觉最特殊的部位当属头部以及稍宽的双脚。大头是小时候的乳名,头大除了被人取笑和在当兵戴军帽时有点不习惯外,在日常生活中并未造成其他不便。反倒是不显眼的脚部,在寻找鞋子时得耗时费力伤透脑筋,却又往往毫无收获。小时候不知何谓宽脚,长时间穿着不合适的鞋履跑步踢球以致脚趾扭曲变形,如今怎么扳也无济于事。



记得好长一段日子,买鞋子得挑大一两号,感觉不适却无可奈何。有时干脆拖着拖鞋到重要场合,根本没理会他人眼光。直至前几年沉迷跑步运动时,方才找到供宽足人士用的运动鞋。从此,为了善待那十根脚趾头,只要锁定某个品牌某个款式,家里的鞋架便会出现几双一模一样的鞋子,有新买的也有穿旧了的。


最近,花了两个月寻遍狮城各角落的特定鞋店,就为了一对凉鞋。在失望之际跑到对岸新山的商场碰运气,却在毫不起眼的店里找到最后一双略带瑕疵的凉鞋,除了当即买下还拜托店员到储藏室再三确定有无存货,方才离开店面。


停电


那夜在新山亲戚家中,电源毫无征兆地被切断。小孩不能温书不能上网,大人没电视看干不了家务事,想上床风扇冷气机又操作不了,于是大伙儿都跑到屋外纳凉聊天。家人看上去分外冷静,看来这已不是头一遭。妻舅熟练地用粗大的白蜡烛点燃房间、大厅、厕所等各处,以方便大伙。


屋外出奇凉快,可能因为机电都动不了,没像往常般散发热量制造高温?平时灯火通明的住宅群已被寂静及黑暗吞噬,唯一的噪音是隔邻的机车声。


夜空清晰因为少了街灯,繁星月亮象在说话,比黑漆漆的住宅区还热闹。如此佳景,身处灯火通明的闹市几乎没可能见到了。最后一次欣赏夜空已是多年前的事,那也得跑到深山茂林去方能如愿。


停电及制水事故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是孩提时的平常事,想不到能在他乡碰到,且还带给我如此美好的体验。


一日游


自父母离世后,老家好像少了什么?自己仿佛像个孤儿,很久没回老家也开始对老家的路线给淡忘了。家人虽时有在老家相聚,然亲密关系却随着少接触而越渐退化。为此我总希望能和家里的三十五个成员来一次出游,短则一日长可几天,大家一块游玩一块用餐一块絮絮家常。


或许我心中无时无刻都藏着类似全家福的相片,总觉得我们该有一张十个兄弟姐妹再加上父母的团体照?然而阖家大小的记忆始终没出现在墙上。那天我利用假期的唯一周末和大伙儿做一日游,我们都喜欢并珍惜这一个出游的机会,这回可得将大伙儿留在相片中。


唯一遗憾的是父母未能参与,我想他们可能会在天上看到吧?

Sunday, August 28, 2011

胎记




他手上那一大片胎记,我总觉得是他才华的象征’-- 那是学生在博客中将胎记和绘画天赋扯在一起的一段文字。我左手肘背面的那一大片褐色的咖啡斑,显然成了她确认老师的标志。

手肘的胎记约一尺长半尺宽,轮廓粗糙如地图,要不是办事得俯视,平常甚少发现它的存在, 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家人及儿时同伴也没有因为这块跟了我半辈子的胎记而远离我,因此从未叫我觉得碍眼,亦未在成长中造成我性格上的变质。



反倒是自己会特别注意他人身上的黑痣斑点,或黑色或红色或褐色或紫蓝色?长在脸颊或脚背或膝盖眼?每每见到身上长满黑色胎记的人们,便会想起小时候全身长满块状黑斑的同龄女孩XX偏白的肌肤上分布着斑点狗般纹路,拿她比较戏里的钟无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后者的痕迹只长在脸上。都说内在比外在重要,但有时候外表却会让人无所适从,就不知X长大后黑斑是少了或是增多了?
偶尔面对刚认识的朋友关心患处到底是胎记或是伤痕,我会先答说是胎记,再开玩笑地说斑纹的古铜肤色遗传自父亲,其余为母亲所给予。胎记突兀与否要视周遭肤色的深浅而定;盛夏多游泳皮肤晒黑胎记便没那么显眼,待年未多雨少游泳少晒太阳胎记便会比较明显。身上附着胎记是特别的,至少没有明显胎记的亲友会这样告诉我。有人打趣说,一旦我失踪,左手的咖啡斑能提高被找到的机率。不过,胎记若长在明显部位尤其脸上,当会令人困扰不已。除了得每天掩饰,人也可能会变得自卑,在社交上却步不前。即使自己无所谓,旁人尤其家长也可能担心影响当事者的性格,而要求他将之去除,还好如今科技发达,欲除掉碍眼的胎记并不难。

有人说胎记可唤醒前世记忆,说胎记以及身体上的其他缺陷,可以看成是对前世生活的写照,只是前世死亡过程中的细节必须在孩提时候跟进方才有效。虽然这些概念为胎记添加了神秘感,前世的种种确实叫人遐思,只可惜我不是“轮回论”者,没多大兴趣追究。或许生活历练让人只相信眼前,又或许俗世中有太多俗事以至没机会去冥思去幻想?





如果以上类似相由心生的传闻所说属实,那么人们只要时时心存善念,面相便会反射和蔼可亲的模样。假如痛苦的印象确实会产生胎记,那大家想想,善良的心当会使人的相貌更加祥和庄严了.





Monday, July 25, 2011

学习

在工院的课堂上问学生K为何选修设计课程,对方回说因为进不了合意的学科才勉强做了选择。他报读工院的首选是会计系 ,由于前面六项都落选, 排在第七位的 设计系别自然便成了他入学的门槛。









后来发觉班上一些同学也有类似的遭遇; 有者打算念生物学被拒于门外,有者因厌倦工程系而转来设计院试试看。他们因中四会考没选修绘画艺术,几乎整段中学生涯没受艺术课的熏陶,平时挂在咀上的一句话就是自己没艺术天分。没天赋却选择大专院校的设计分科,是无奈还是妥协?这些学生因为开始得迟,往往被功课搞得心力交瘁,完成的作业也差强人意。 更有甚者连起初的热诚也耗尽了,最终在课堂上打开电脑玩电玩上面薄,如此暂时的远离烦恼等同宣布放弃。

绘画对我来说是门手艺,亦是消遣 ,但对许多学生来说,却怎么变成叫人避而远之的障碍物了?










或为兴趣或为生活,要将艺术做得好,首要是学习动机,接着才是天分。学习动机受教学方法影响,靠师长启发。而学生是否受教,有无天赋是逼不来的。底子好态度好,当能事半功倍。底子不佳若能全力以赴,有朝一日定能如愿以偿。


学生说自己没天分,态度散漫,逼他又没用。只不过同时在各学院读同一系的学子人数过千,竞争之剧烈可见一般。K和程度中上的同学比较已差了一级,就甭说较优秀的同学了!试问他在这种环境中没有过人的斗志,又怎能赶上人家呢?





或许大家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也曾因为半路易辙起点比人慢而得更加努力的故事。我也是过来人,如今回看对岸,还好昔时自己能有那股耐力。


转眼在南艺教导夜学班已十来年,学生的平均年龄比大专生还大一些,但态度却是所有学生中较好的一群。偶尔会有前校友来向我学习素描及油画,多数都语带遗憾地自责当初在美院学习设计时没把基础打好,如今得自费来上课。
相信有心不怕迟,希望这一年的课程能帮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