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6, 2010

寻梦园.....

‘天刚破晓,老巴士匍匐山中,那路绵延耗时。时有机车迎面擦肩而过, 险象环生后又回复平静,转角处有喇叭巨响,是司机予来者的警告讯号。山峦葱郁,天际碧蓝,如此佳景,难免惊叹,频频探头窗外,偶有树枝贴近车身,身首便得立即缩回车中,好险啊!不觉凉风迎面,心情兴奋若小孩,巴不得目的地即现眼前。虽无险崖峻岭,偶现的百尺山谷还真慑人。。。。纳闷山上能容如此小镇,左侧有十来间店屋,与路平行,如影片场景。难忘咖啡店半悬空中的两扇弹簧门,更怀念寄宿的陈旧酒店,打开二楼房里的木窗,一朵小云在眼前缓缓掠过,再两尺便能触及,却欲言又止地往右边飘走。俯视街场,游人及机车不多,空气清新气温凉爽似秋。路上有罗厘满载树干飞快下山,次数频繁。。。。。。。。。”

那已是十来年的事了,后来还去了好几回,将金马崙高原的小镇及热门景点熟记心中。这回与妻到此一游,顺便寻找房子以设立画室。我们觊觎山上的凉爽天气,在地处热带的新马地域中这里算是特别的。

憧憬昔时所见,我们再次寻访心中乐园,临行前已告知亲友理想的打算,或租或买哪怕是一小片的天堂。旅行巴士从吉隆坡(RM30/个人)出发,两小时后抵达霹雳州小镇打巴(Tapah),镇上有个车站,自助旅行的背包者除了怡保也可在此乘巴士上山。离车站约五十米处过小河右拐,便是俗称旧路的唯一上山路,路牌直指冷力(Ringlet)、丹那拉达(Tanah Rata)等高原市镇。

下午四时许,雨后的窗外呈静态,空调机车的缺点之一就是没能让人感受外头的一切,包括气温。经过小段平坦路后,巴士开始在依山而建的路上左弯右拐。妻子说山路似已加宽,机车窄路相逢的情景已没以往那般惊险。巴士越往群山的心腹,脚下越青葱翠绿,云团都停在山尖,不远处有道彩虹涂在蓝天上。庄严的苍穹,原始的森林,轻松的旅人是当下的写照。路旁有茅屋草亭,简陋实用。小孩、黄狗以及守在一旁的大人,肤色黝黑的原住民身着便服,已不是以往坦胸露背的模样了。他们在屋前摆摊售卖山中采摘的野果草药,有香蕉、蜂蜜、竹笋、野姜等不尽其数。

不远处有遇交通事故的弃车,山路凶险,也许是多数狮城客不来的原因?车上有一男士因晕眩而呕吐,记忆中每回总有搭客在上山途中身感不适,这该也不是一般旅者想体验的吧?金马仑高原、大汉山及云顶高原同处彭亨州,为马来半岛山脉的一部分,连接它们的原始森林是远足者所喜爱挑战的迷宫。在途经霹雳州及彭亨州边界后不久,沿途颠簸了四十多公里的巴士终于抵达冷力镇。这里密集的建筑物多为民居,甚少旅客在此住宿,山后有个叫苏丹阿布巴卡的湖泊,向山上爬的车辆都得先跨过它再往前进。我们没考虑在冷力找屋子,只因更高处有两个更理想的市镇。

半小时后抵达的丹那拉达是山中最早被开发的市镇;虽然英国人威廉金马仑先生早在1885年发现此平原,但小镇迟至1920年方才正式起用。一切重要的基础设施如学校、邮局、客运车站、警局及医院等都还在同一个地点,它们有者已过半百。那排店屋还在原地,只是店面早已换了新装,昔时的咖啡店及酒店也不复存在了。店屋多做饮食生意,印度及华人餐饮为主,奇怪马来餐饮都设在对街的熟食中心,看上去有点简陋。镇上似乎还在建屋子,杂乱无章地往树林里扩建。我们在夜幕低垂时抵达,由于适逢学校假期酒店爆满,便只好草率找间‘民宿’过一宿。其实,那只不过是马来西亚随处能见的四层楼店屋,屋内设计还算舒适且可煮食。屋主是三十来岁的马来青年阿友,他买下二、三、四楼层做投资当房间出租,并雄心勃勃地等待收购底层的咖啡店。阿友说房间日租RM110,三及四楼各有一单位已分别租了半年及两年,月租RM450。倚栏遥望夜景,低下成排的餐厅门庭若市,好不热闹。对街有几排高档排屋和五层楼公寓,再加上之前大路另一端的廉价屋,市容显得拥挤。马路及停车场来去的车辆多如江鲫,先前沿途上山的车辆寥寥无几,为何如今却车满为患?午夜准备就寝,岂知房里隔音设备奇差,夜里被外头的机车声及隔墙的谈话声吵得无法睡觉。

隔天起早,我们只好带着希望北上布兰樟(Brinchang)继续看房子。由于公共巴士每小时跑一趟且不怎么准时,只好改乘的士(RM6)离开。德士窗口敞开,一路凉风习习加上两旁的绿意盎然,睡意立即烟消云散。途中经过高球场、 著名的Smokehouse Hotel及几间高档次的酒店。四公里路一晃就到,最终在玫瑰园大酒店(三人房一夜RM300)下车。街场依旧,只是主要公路双向换单向,造成下车的地点有点陌生。然而绕过酒店来到熟悉的街场,往事便一幕幕浮现眼前,都是些快乐的人和事。于是开始进出酒店问房价,二、三星级及以下的酒店房价介于RM100 到 RM300。我们在四层高的小酒店的二楼住下,一宿RM98。喜欢没有多大变化的街场及围绕它的小酒店群,但却被那山前的庞然大物给吓了一跳;高耸的崭新公寓肆无忌惮地吞噬了一大块山林及其头上的蓝天。其它新建筑也贪婪地向山中延伸,看来不少人也喜欢在这儿筑巢,难怪酒店门前的车道只能容纳下山的车辆。夜间有雾,酒店对街的店家时而朦胧时而清晰,似寂静又热闹。黑夜与霓虹互相衬托,看着看着像极欧美的圣诞,看着看着便睡着了。

一夜无梦,洗刷果腹,再奔往山后的三宝万佛寺,一见倾心之地。寺里寺外静谧安详空气清新,建筑格局一般,里头却有硕大的弥勒佛、四大金刚、菩萨等。喜欢前殿及主殿间的那张长凳,那会儿风铃引我在此入梦,醒后神清气爽,继续旅程。庙里游客善信严肃地瞻仰佛像,礼拜过后便轻松地在庙里闲逛。好像没见到庙祝,或许正忙着,这一刻好羡慕他们的角色。

午间,我们往北走,终点是新加坡人爱到的五星级酒店-Equatorial Hotel (另一处为Strawberry Park Resort)。两公里逶迤起伏的柏油路,沿途有菜摊、水果档以及售卖土产纪念品的小木屋。有些摊挡更是果菜园的一部分,大伙可顺道入内参观一番,拍照用餐甚至采摘蔬果。有人说金马仑像一盘大沙拉,往山里随意一指多能见到农作物。当然还有玫瑰花圃、仙人掌园、草莓园,蝴蝶园和蘑菇农场等等,最终我们在Kea Farm 止步。落地窗下是个峡谷,酒店建在山上,底下落差大的谷地布满齐整的农田,有黄有绿有黛,呈方块状有次序地散落在斜坡上。来此流连的人们也还真多,只是头上忽然被一团乌云笼罩,瞥了一下热闹的市集后便匆匆往回走。我们来回走了四公里,与整公里长的车龙互相追逐着。夜里,手臂、颈后灼热,可能太靠近阳光了吧?方才记得忘了在身上涂抹防晒油,就像我们快忘了上山是要物色房子一样,这回知道主次不分所言何意!
隔日,想避开人群,所以决定攀布兰樟山(众山中排老二,最高峰为Gunung Irau),高两千米约三公里路程。由于出发点靠近山顶,故比登东甲的金山轻松许多,我们很快便身处苔藓林,被迷雾环抱,但由于近日湿度高,近山顶的路段呈泥浆状而慢了下来。从浓密林木间到豁然开朗共耗了一小时三刻,山顶上只见白雾缭绕,红白色的电讯塔若隐若现。。。看来我们已错过观景时段,听说天气好时能俯览马六甲海峡。此处游客稀落,看来不是旅游热点,稍歇片刻,便下山往Sungei Palas 茶山(高原五大茶园之一)方向前进。

下山时一面走一面留意路过的车辆,选定后坐无人的机车后我便摆了个搭顺风车的手势。车停,我告知欲往茶园希望载至就近处。对方爽朗答应,是两个刚出来做事的马来少年,我们用简单的马来语交谈,一阵答问一阵缄默。小路能容一车,两旁是及腰的茶树丛,车在沥青地上颠簸,左弯右拐,最后在一交接处停下。下车言谢后,又再次踯躅于漫漫的斜坡,两边有分布齐整的茶山。茶树间低处有人工小溪做灌溉用途,采茶者零零散散地散布其间,有默契地各司其职。采茶人从之前的采茶姑娘,到如今的外籍员工,清一色是印度人。茶山遍布几个山头,靠路处有无数员工宿舍,尽头有一兴都庙,可见印籍员工予茶园的贡献有多大。

茶园的高点有一餐厅,还有让旅客参观茶叶加工程序的‘工厂’。旅客一车车抵达,热闹着用餐、看风景及照像。餐厅的茶点,对于又饿又累的我们可说来得正是时候,一面果腹一面俯视胜景,当然也少不了摄影留念。为了再次搭乘顺风车,我便找人攀谈,不一会就跟一对即将结婚的青年熟络起来。小丁是个来自槟城的推销员,爱妮在昔加末当小学教师,小两口从槟城途经怡保来到山中。原本只想他们载送到下榻的酒店,却怎知热情的小丁邀我俩同游,并决定在山上多呆两天。

于是,我们开始以车代步,优点是省下的时间可多游几个景点,就连话题也多了。于是游茶园拍照品茶吃英式黄油面包,逛菜园买蔬果,到公园健行观瀑布,在原住民聚居区和好奇的小孩们聊天,共享素食火锅后再走夜市,最后才依依不舍地向他们互道一路平安。是夜,在收拾行李的当儿,意识到我们对找房子的热诚都消失了,只因高原的纯朴已荡然无存。心想,下一个目标可能到福隆港或云顶高原,甚至是东马的京那巴鲁?





最后一天的清晨,在凉冷的大道上等待往怡保的巴士(RM10),八时三刻准时下山。大道属新路,宽敞平坦,不像旧路那般考验司机的驾驶技术,四小时便能抵达槟城。难怪每天都有数不尽的机车在山上跑动,抓破头皮也猜不透它们从哪儿钻出来?如今谜底揭晓,可见自己的无知。约半小时的路程时有小溪绿树陪伴,由于机车向下奔驰视野开阔许多,眼前竟是晴空万里。此路途经Tringkap,Kampung Raja 等小镇,多是一些加工工厂及民宅。过了BlueValley茶园见到分叉路,右边往吉兰丹左边到怡保及槟城,我们往左。
两小时后抵达湿热的怡保市, 并开始怀念山上凉爽的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