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12

年夜饭

2011年才刚离去,期待中的龙大哥转眼快到跟前。今晚是大年除夕,当然到淡滨泥的旧家团聚围火。本身对团圆饭没太期待,这可能和家人经常见面颇有关系?然每回到了这天,无论有多重要的事项,自己也还是准时回家报到。

也或许我和妻茹素近二十年,火锅里的红肉、海鲜都不能入腹,席间只享用炒米粉再捞取些许青菜豆腐。另一方面又怕占了家人的座位,故都跑到电视机前的茶几享用。偶有空坐位便趁机溜到炉边和在席者聊聊天,顺便捞起第二轮的青菜、蘑菇、豆腐解馋。吃团圆饭的目的是共享天伦,尤其父母还健在时更能体会。如今俩老已在天国,家人仍坚持围炉叙旧,为传统也为留念。

平时无论什么佳节,即便是多人期待的圣诞、新年,商场如常营业。唯独农历年除夕,多数商场、超市下午五时后修业,几间常光顾的连锁咖啡店亦拉下闸门不做生意,想喝杯热茶也难。

途中地铁车厢依旧拥挤,里头多是旅客或新移民,纷纷扰扰地都是外国话如菲律宾语、泰语、印尼话甚至京片子,让熟悉的车厢模糊了意识,仿佛异客身处他乡。此刻,要是有些家喻户晓的新年歌曲该有多好,大地回春也好恭喜恭喜也不错。

农历年的确叫我感慨万千,回首过往春节自己曾经缺席两回没在家中团圆,一次到北京搞机电,另一回在英国伯明翰留学。虽说在异地过年别有风味,但春节总会牵动情绪想念家人,确实能体会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含义。团圆最希望一人不缺,遗憾的是今年在山东烟台当厨师的弟弟没能回家团聚。弟弟去国已二十多年,几乎年年爽约团圆饭局。大伙儿正围炉时从大陆来电,家人都想和他谈话,好几次听筒那头的他似乎有几分酒醉,想挂电话又有些担心他。看来游子看似洒脱却不易当,大家无不希望他早日倦鸟归巢。。。。

席散回返住处,过两条街到四马路观音庙看信徒提大香祈福,再回家开灯会年。希望大家龙年快乐.

Sunday, January 1, 2012

元旦琐碎事









岁末过了圣诞再迎新年,心情即兴奋也忐忑。愉悦是受周遭感染,忐忑却是发自内心,每逢佳节的自然反应。节日愈近内心愈混乱,自己有如身处行驶于异地快速公路上的巴士,两旁广袤又陌生的景致是小岛少见的。或许时光的流失让人感觉渺小。。。



光阴一瞬即逝,转眼儿时玩伴头上都染了银丝;三表哥的儿子取媳妇设宴,三十年没见的同龄外甥女老早已为人母,趋前打招呼时只见表情从生疏到惊讶再到难舍。或许难舍的是我吧?更确切地说是深感彼此在经年的岁月里仍然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几天后,在中正校友会的晚宴中和几个旧同学相聚,都是阔别了三十余年的同窗,好几个已挣了整桶金上了岸,不再为下半辈子劳碌了。大伙儿除了问近况叙旧之外,好像便没什么话题了?席间留下的联络号码不知何时用得着?凑巧的是,晚宴隔日在街上见到十多年未见的好友兼同事,昔时诚实稳重的好老公好爸爸却怎么带着个年轻姑娘逛街,近距离见到我们却视而不见?难道大家都变了吗?亦或是自己开始怀念往日的纯真年代美好时光?



其实,变的何止我们,周遭的一切每天都在改变。人与人之间的联络方式已不单靠电话及笔记本了。手机上的电邮、短讯能轻易地互转讯息,根本都无需见面。有心就好!日新月异的高科技带给我们方便,多了时间少了碰面机会。理由是:忙!



人们在各式各样的电子媒介获取讯息之余,还能搜寻资料增强知识。然而大伙儿的心境是否因此而开放了呢?我怀疑! FACEBOOK 平台让爱发牢骚爱投诉的人们有机会发泄;探讨地铁事件、乌节路淹水问题的言论尽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或嘲讽之类的意见,少有建设性想法。这款心眼小、唯恐天下不乱的讯息一点击几百人甚至千人便得以分享,评语的正确性对当事者公平吗?会否制造更多摩擦呢?



人们变得凡事算计、没耐心除了来自自身修养,家教之外,还和整个大环境也有关系。当局的‘太有效率’以及一意孤行让大伙感受如外来人才的威胁感,体会差距日渐扩大的贫富问题等等。无论是切身抑或还未被殃及的人们,虽然对执政者不敢苟同却又拿它没办法,只好对着新媒体发泄了事。也或许,无论哪个国度,发牢骚骂政府总是件稀松平常事。天天朝九晚五的打工族对平淡无奇的录像、评语不屑一顾,刻意夸大、极度偏激的言论却大受人们欢迎。当下制造奇怪荒诞的事儿竟成了潮流,就因为供求规律。



其实,当局不只对内要求苛刻,对外也一样用尽一切方法获取经济利益。可能是小国心理的忌人忧天、未雨绸缪吧?难怪邻国政要会讥讽我们怕输,不顾他人感受。或许人们应该互敬互重,不要算得太清楚,别叫他人一再吃亏。像戏弄家猫一样,心不在焉时牠肯定不理你,只要用点心思牠便舍不得离开了。那天早上,P看着我和公猫小白戏耍,明白为何小白粘着我玩个不停。对人何尝不是这样?愿大家来年多花点心思待人,苦尽甘来后便能得偿所愿。祝愿新年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