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8, 2013

过日子



日升日落,时光奔逝,再怎么有能力的人也抓不住光阴。看来大伙只能幻想自己处于银幕里的静止镜头,想在有生之年有作为的人可能得祈求身体健康活久久方能完成心愿。

每回过了农历年便自然而然想到清明,这会儿踏青的日子一晃而过,迎面而来的就是端午节。这是我另一个计算日子的方法,难怪P总在过了某个节日后频频问我接下来会是什么大日子,还要等多久?过节贵在过程,在筹备的当儿期盼节日快点到来。当节日倏地溜走后便又得回到忙碌的工作中,闲暇时再计算节日间隔的日子。

在意传统的传承源于长辈的影响,看着他们年复一年为节日张罗,老弱后又不厌其烦地督促我们继续着任务。每逢佳节倍思亲,每每大日子未到便开始回想往昔思念故人,只是有些事项如点香烧冥纸已不在清单里。其实,觉得惭愧却也无奈的是许多更重要的习俗因忙碌而被简化掉。

自觉惭愧只因小时候特别喜欢节日,有东西吃有礼物拿又可以看热闹,当然乐在其中。只是这些信念在长大后不知觉地消失无踪,自己宛若被移植的小树,忘了塑造自己的土壤。直到心猿意马焦躁不安渐渐远离,以为步入无欲的年龄,却发觉大喜大悲依旧隐蔽心中。原来不舍就是欲望,流连使俗人离不开枷锁,忙活成了满足感,野鹤闲云那款生活不是现阶段的自己可以体会的。

这会儿连续工作10天,除了重复的教课和脑力震荡的评鉴,还得留意和同事联办的画展。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奔波,待太阳西下后方才抵家,留在家中的时间就剩下入寝和早餐时间。难怪家猫们近来特别爱找我们,只因和它们戏耍的时间少了,还真有点过意不去。还好自己有跑步的习惯,即能排遣生活也能帮助整理思绪。反正自己做事毫无章法,待人处事习惯迎合对方,跑步便成了唯一悦己的活动。

悦己是猫儿的本事,只要锁定目标便毫不理会他人的看法。每天重复着看似同样的事儿,却从来没有不用心面对的时候。家猫一次只做一件事的全情投入反映在其矫健的体态,每回一个念头使其看起来悠闲,甚至可爱。倘若家猫能认识色彩,肯定比我看到的色相和明度还要多许多。由于没有琐碎事,好奇的猫咪总是处于就绪状态,能随时行动。好奇它们可有信仰甚至理想?然只要细心观察,不难发现除了伏击猎物,它们所歇息,觅食,甚至的匿藏的所在经常更换。这种本能如果不是经过深思熟虑,那么就只能说是基因里的敏感性。

和猫咪不同的自己做事粗心大意没什么想法,只能欣赏身旁视艺术为生命的友人。他们不为五斗米折腰,像满腹抱负的战士为理想打拼。反观自己的生活理念,在意生活多过理想,尤其担心影响身边的人。所以,无论最后成功与否,对于耗时耗力奋不顾身的友人,自己既羡慕也敬佩。。。。

Thursday, April 4, 2013

教画图

 
那天,同事来电邀约新学期教三节课,我欣然答应。那只是自己课程表的一小部分,只不过旁侧的P 在我和对方通话时,频频使眼色要我别接太多课。因为每每塞满时间表后总是答应她多两年便退休,何况我俩已没太多经济负担。只是在这么继续承诺下去,恐怕新学期仍旧有得忙,看来这回我又要食言了?P担心我体力不胜负荷,毕竟自己年纪已不小,是时候慢下来了。只是当工作成了兴趣,教画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即便超时上班也不知道累。

其实,能把工作当成兴趣是幸福的。至少每天上班毫无怨言,欢喜出门用心教课并期待顺利完成任务。反之,若做事不带心思,就是坐着等拿薪水,也未必快乐。这好比有人餐餐大鱼大肉也吃不下,年年出国旅游却成了苦差,这都是心态问题。 

小时候根本没想过当老师,即使在获得专业文凭后也从没想到自己会回母校教课?如今已当了二十年兼职老师,一点倦意也无。反倒觉得自己在引导学生时积攒了许多知识,包括人生经验,这是薪酬无法代替的。

P 说我教画教上瘾了,上完一整天课后依旧精力充沛。原因可能是视觉艺术是自己的强项,示范教课得心应手。又或许学生因自己的教导而获益,这些满足感渐渐地成了生活的动力。只是,偶尔在路上碰到学生唤我老师,虽感欣慰却也感担不起。

教课和画画不同,面对画室或平坦的画布有别于面向一整班等待互动的学生。上课时,得将自己的兴趣搁一边,有时还得按照上头指示给予学生特定的作业。接着是了解学生程度以及学习问题,再给予协助方能见效。上课时还会尽量拉近和学生的距离,甚至鼓励学生直接叫老师的名字亦是个方法。课堂上自己比学生还战战兢兢,这绝对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时常得问自己这天能教学生什么?有没有设法帮助(被动的)学生?

或许自己喜欢呆在人群中多过单独躲在画室里创作,才选择和学生混在一块。听听他们的喜怒哀乐,再对比年轻时的自己,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其实,昔时的自己何尝不像他们一样,年轻气盛心猿意马,好奇得像家猫一样。偶尔无心的闯祸让大人措手不及,父母不骂不行,骂了又怕伤了孩子的自尊心。年轻时总让人觉得上课不怎么专心,大人认为该做的事不做。其实,心不在焉表示还未准备好人生的这一段,不少人也有这种人生体验。反倒是现在的家长过度的要求只会弄巧反拙,搞得小孩子学习什么讨厌什么。

时光无情这学期快将结束,学生个个升级自己却年年留级,送走一批又迎一批。和学生的年龄差距越来越大,刚开始教课时如学生的兄长,近年又如父亲和孩子,难怪有学生取笑我并直接唤我Uncle。倘若再继续教多十来年,或许就成了他们的爷爷辈了。总结心得就只有一个,家长寻思要孩子来上课,孩子却想方设法如何迟到、早退甚至缺席。家长希望孩子学有所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孩子却不急不躁犹如事不关己。或许如今孩子们承受的压力比以往还大?也或许他们还未准备好?以往学生等着老师上课,如今却倒转过来。上课时老师专心他们一心两用,心不在焉一脸茫然地手不离(手)机。。。。

以前,总爱和同事谈论早点退休,找个节奏缓慢的国家过生活搞创作。如今反倒珍惜起眼前的一切,难舍眼前的教课活儿。或许将来生活还会有变数?或许时间比教育更能彻底改变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