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岁末年初

岁末年初,反思过往得失,以便将来面对时可做对照,减少误人误己的事再发生。

回望这三百余天,收获还算彼丰;教课方面胜任有余,家人平安顺遂,最高兴莫过于年中推出了相隔七年的个人画展。生活糊里糊涂却没有不愉快的事儿,在丰衣足食国泰民安的狮城相信我和许多人一样都满足于现状。

年头,宝宝开始耗更多时间教儿童画,新工作稳定下来,总算成功在职场上转换跑道。一月中,与一伴画友在苏菲亚山的旧校舍艺术村画廊联画,展示新作。


三月,为了替代去年离世的雄猫黑黑,在楼下捡回来四只小猫陪伴母猫美美,它们是两白两黑的暹罗猫,活泼可爱。只不过后来由于房子太小容不下五只猫咪,让他人领养了其中一员。

四月到新加坡理工学院执教一学期的二及三维的基础课,像学子般一星期四趟到学校报到。三十年前我曾被拒于门外,那时我欲报读学院热门的海事工程,想像毕业后能随船只航行以海角天涯为目标。无奈自己虽学分足但其他学子更优以致落选,只好退而求其次到了工教院,算我和理工学院无缘。这回能在学院兼职美术科目贡献自己的专长,也算实现了一半的心愿。





同月三舅过世,母亲那边的长辈只剩下两位,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五月中搞个展,还写了些文字,卖了三幅画,反应正面。

六月到金马崙高原寻梦园觅新居,但却发现时过境迁故地已变了样,那里不是我们要的天堂只好另做打算。

七月,宝宝在柔佛甘巴士买了间单层排屋,就近岳母家方便回娘家。

八月新跃大学开课教导学生西洋画,报到者踊跃,听说明年反应更佳。

九月十八日生日那天,收到早报的稿费,甚是兴奋。那些文字是作画的感想,伴画展出的画余散文。

十月开始恢复短距离慢速度的跑步运动,毕竟自三年前晕倒的事件后已经很久没这种体验了,感觉像囚禁者获释一样。只不过宝宝在一个月的锻炼后体能减弱而病倒了,所以跑步活动又再次搁浅。

十一月,先接到监狱美术课的职务,再与南洋理工大学艺术与传媒系签约当兼职。我憧憬这些新体验,尤其后者更是所优秀的学府,兴奋之余带点忐忑。一九九零年当私人考生准备应考,就为了想到大学里的中文系进修,后来因为禁不住远游的机会而改变主意到北京做建设,于建国门外的国贸大厦搞机电,而放弃了考试。如今让我有机会成为校园里的一分子,也算是缘分。

十二月,美美突然拒绝饮食不上厕所,甚至胃酸倒流状况堪忧。深怕其安危,只因黑黑去年尾出事的阴影仍在,故这回谨慎以待即刻带她就医。还好经医生诊断服药后迅速痊愈,如今身体无恙,她出院那晚还和我们一块逛了乌节路看灯饰,带给我们难忘的圣诞节。

我几乎不作计划不许心愿,什么明天会更好一年比一年优?只希望继续好好地处理手头上的任务,新工作能顺利进行,并且多搞点创作。期待学习新事物,生活有多点新鲜事,再来是有个精彩的假期。祝人人身心愉快和猫猫身体健康,将来必带猫儿们到新居常住。最后,希望隔邻酒店工地快点竣工,不再制造恼人的噪音。

无论如何,除夕夜和宝宝有约到热闹处参与倒数运动,和大伙一块去旧迎新。对了!元旦早晨还要到新加坡河晨跑。

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病猫美美逛乌节

去年,圣诞前迁居至实里基组屋区,在市区里渡过第一个圣诞节。由于乌节路近在咫尺,故每三两天便往热闹处看灯饰当运动。有时从住处拐向国泰戏院后再往幸运大厦方向走,有时搭公车到植物园,穿过那片花草树木再从东陵路往乌节商业地带步行回家。沿途穿梭于热闹的人潮中感染欢庆佳节的气氛,也算渡过了个难忘的年末假期。

今年,我们却复制不了去年的体验,不是因为失去了新鲜感,而是家猫美美病了!






美美是只九岁的雌猫,喜吃。近来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竟然像减肥似的瘦了一圈,本来就软绵绵的身躯还不足四公斤。心里忐忑,深怕美美快不久于世,该不会是要去见雄猫黑黑吧?毕竟我们还未忘记去年猝逝的黑猫,伤痕仍在,胡思乱想在所难免。



美美的症状除了没胃口无排泄外,还有恶劣的口臭,连新成员小白在无意趋近时立刻闻臭闪避。除了这些征兆,美美较前吃什么吐什么,还在沙发上留了几摊痕迹。即便宝宝很小心地给予美美少量的营养液,她还是照样呕出些许黄绿色的液体, 弄脏了自己柔软洁白的毛发。宝宝说这些都是肾衰歇的症状,在手足无措了两天后,只好带她看医生。我们来回走了几趟兽医处,抽血检验的结果是美美虽还未病入膏肓,但身体所累积的毒素足以让肾脏继续恶化。她必须住院打点滴以稀释毒素,另外得打针以供给抗生素、消炎剂、营养素等,最后是清除其口腔里牙龈上积年累月的杂质并拔掉无法挽救的蛀齿。不知道她怎么在陌生处渡过那一宿,去探望时她有点紧张全身发抖。

这让我想起父母在世时的最后几年:眼前逐渐衰弱的老者,被病魔纠缠着频繁地进出医院。 大伙每天在等待好消息或坏消息中渡过,心情随老人时好时坏的病情波动,这些短暂的慰籍和伤感,最终将随熟悉的人离去,留下一片难以填满的空虚叫人沉重。

美美是我们饲养的第一只家猫,从一只细小的杂交波斯猫成长至如今的中年Auntie(兽医说的)。每天都有她相伴,视她如至亲甚至比家人还亲。家人偶会戏称美美像及我们漂亮的女儿,自己也确实内疚没花多些时间逗逗猫儿们,尤其俊俏的黑黑,他是最有个性及灵性的伙伴。唉!

今天傍晚,我们不理会医生的劝告,硬将美美带走。临上车前却打算带美美逛乌节路看灯饰,过个难忘的圣诞节。宝宝妥善地将美美置于手提袋里,然后再悄悄地搭巴士往乌节路。我们兴奋地在远东广场下车,不远处便是诗家董购物商场,今年圣诞灯饰比赛的第一名,我们仨当即在五彩缤纷的装饰前留影。美美好像也活了起来,多次欲挣脱袋子,这和平时害羞的她不同,何况下午才刚被全身麻醉,不应该如此亢奋吧?我与宝宝轮流提包,美美一路上都将首部置于袋外,此举确实不像其性格让我俩格外的惊喜,心里盘算着将来还可以带她到哪里走走。我们顺拥堵的车流方向走,行人道上尽是人群,都各自地沉浸在佳节的气氛中。我们尽量保持低调不让他人惊吓美美,但沿途还是被几组人发现置于我们腰间的‘猫头’,好奇的指指点点。

在四处璀璨灯火的牵引下,我们走走停停,重点当然是为美美留影。今年的灯饰偏冷,一大片蔚蓝珠子悬在半空中,似云河却又太耀眼,再远一些珠子却呈粉紫,好像许许多多向人们炫耀的宝石项链。途中因为口渴,我们便决定在CENTERPOINT的老麦歇脚并要了一杯橙汁,过后还在商场里逛了一下。

我们始终不敢让美美在路上跑动,一来是天黑,其二是她身上还裹着纱布。。。从国泰戏院左拐便是实里基路,家就在前方。然而,我们还是在近苏菲亚山的商场里喝茶吃夜宵后方才回家,只不过,这回没让馋嘴的美美分享任何食物。

23-12-2010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10

到处走走。。。

年末学校休假,决定到邻国走走。旅游的目的或许为了散心或充电或考察或透气或购物,或是以上的综合因素,甚至因郁闷不知所措而出游。时间允许便作长途旅行,到较远的地方看看,如若有繁琐事务缠身,只好舍远取近,在邻国转一转。



我喜欢自助旅行,有时单独有时整群人一块进行,各有各的特色。虽然如此,我也不排斥跟随旅行团,相信这种旅游性质当会和自助旅行有别,故沿途也必定有相当程度的冲击,只是至今自己只和国外的旅行社作过一次的交易。

旅行是我的嗜好之一,那跟我喜欢步行及阅览地图有着非常大的关系。平时有事没事总会翻阅地图,无论是世界地图或者社区地图,就喜欢在这些平面图形间兜兜转转,所耗时间短则一刻钟长则一小时。经常会看看到过的地名,追忆怀念的所在,让自己暂离烦扰的现实,故地如北国正处严冬的雪景,那白雪皑皑的天堂让我暂作逃避;抑或是见到想去却还未成行的地点,遥想异邦那片广袤却神秘的沙漠,或遐思无名小岛那幕水平线上的日出,心里惦念着总有一天将实现愿望。

我自小便喜好运动,脚踏车是唯一拥有过的交通工具,无论上学工作出游等活动都习惯利用公车、脚踏车、跑步或步行。记忆中只记得有两次和朋友一起租车出游,一次在马来西亚的雪兰莪州,另一回是在英国的伯明翰市,其他的行程多靠脚力。还好宝宝对多走路无异议,让我们在旅游时能边增长见识边运动。宝宝唯一不能认同的是我的随意,不按牌理地随时改变行程或地点,更甚的是偶尔会刻意偏离出游的目标,让不确定成为旅游的一部分。。。。


如今因年龄问题,游历的性质肯定是以安全及适量的舒适来做考量。步行、乘车、坐船、搭火车或搭飞机还是我们会选择的交通工具。然而,近来开始怀念起年轻时常搭乘的交通工具----火车。尤其那晚从柔佛新山搭乘夜班车北上马国首都吉隆坡,在轰隆隆声中躺在卧铺上休息及回忆旧事,直至隔天清晨抵达目的地。接着又尝试乘火车到无数地点,如吉隆坡的黑风洞及森美兰的芙蓉镇,可说搭火车搭上瘾了。

今天,宝宝与我约法三章,提醒我半年后的旅程一定要提前订购火车票,其他事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