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7, 2012

第五段--完美的公园连道


水到渠成的原意是水流到的地方自然形成一条水道,这是地理学上的一种现象。然而眼前的榜鹅水道工程却是当局费心费力费钱所改造的,就为了让人民有个更美好的家园。建设工程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还好公园连道已近乎完美,故这回在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惊险的事儿?

这天我和P休假,虽然两人都感到身体不适,却心照不宣地不想再改期进行,就为了年尾雨季能有如此晴朗的天空,这是一点。另一方面是我们这一段段串联起来的跑步活动如吃迷药般,又好像被精彩的连续剧牵引着,欲罢不能且恨不得早点跑完所有路段。于是,那天下午六点前我们急不及待地从榜鹅地铁站出发,继续绕岛跑第五个路段。

须臾便来到那晚见过的Soo Teck轻轨车站,从站旁的斜坡进入崭新的公园。公园都是做运动的人们,步行、慢跑、骑脚车甚至滑轮者都有。我们沿水道奔往Marina Country Club,准备绕榜鹅海岸线再往东到巴西立。

能有如此设备完善、风景幽美的公园跑道,都得感谢园林局的Park Connector 计划。听说最终大伙儿将能在绕岛150公里的公园走道上运动、观景,而这和我想绕岛一圈的距离相当接近。榜鹅公园连道都由泊油路以及少许的洋灰地砖铺设而成,沿途几公里路是让人心情平静的海天一色,幸福的榜鹅居民最靠近这片令人羡慕的乐土。只可惜甚少人在意这样的环境,即便是黄昏到此活动的人却不多,或许国人都往熟悉的冷气商场逛去了?自私的自己心想能保留现状何尝不是件好事,至少人不多就不会有太多噪音和垃圾,公园也不会让不珍惜的人有机会糟蹋破坏了。

在抵达榜鹅码头前,沿途能见碧绿的大海、各种轮船,不知名的小岛以及邻国的造船厂。走道旁都是绿树草丛,偶有汇入大海的清流小溪,过了露营地点后便是榜鹅码头了。几年前所见到的码头和榜鹅路有如今天的林厝港路以及其尾端的码头。如今跟前的码头周遭,甚至露营所在已今非昔比。添加顶盖的码头、翻新的沙滩、即将运作的轻轨车站,将来的榜鹅必定成为人们的焦点。再加上之前见到无数整修后的水道,以及已建和未建成的组屋,这种种完美规划将让此处成为许多人向往的地方。

离开码头往东边便是Coney Island,也称实龙岗岛,趋近时方知小岛有铁门深锁,闲人免进。这里和先前的跑道像个分水岭,脚下较软的红泥路不同于之前硬邦邦的泊油跑道。除此之外,途经此处的人亦不多,我们只见到几个跑步者和偶尔路过的脚车骑士。已习惯泊油路的自己就觉得脚下铺设的红泥路比较松软,足部需要一段时间方能适应。

Coney Island 长约两公里,岛尾端衔接不远处的巴西立,衔接处有个熟悉的水闸。这几回见到的小岛和本岛之间多装置了同样的水闸,看来这些设置是用心的当局为了解决狮城水供问题的一个方法,类似市区的滨海湾水池。

后来我们顺走道往南并来到一个较热闹的地方,在红泥走道尽头又是个河道及桥梁交错的的公园。公园旁边有座特殊的红桥,跨桥过对岸便是路线之一的巴西立了。红色铁桥有点像已废弃的火车天桥,由无数重复的几何线条串成,快速奔跑时透视线不断往前移动,唯一不变的是消失点。而这消失点便是对岸巴西立了,岸边有个湿地植物公园。此刻我和P 已汗流浃背体能减弱,不过为了要在天未转黑前抵达终点,只好咬紧牙关继续着。旁侧笔直的公路穿过Lorong Halus 到另一边的 Pasir Ris Farmway,都是不设行人走道的宽敞公路,我们只好小心翼翼地前进。这里除了工厂,都是广袤的空地。

我们在路转角处听到急促的狗吠声,记得昔时到过此处的宠物收留所,里头都是一些人们遗弃的宠物或从路边救获的小动物,热闹得很。从此处沿小沟慢跑,五分钟后来到街灯通明的Pasir Ris Ave 3,顺着公路跑便是终点巴西立地铁站了。。。。


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绕岛第四段--闲置的榜鹅岛


不觉绕岛活动已断了两个星期,一次因为工作忙碌,另一次是碰上大雨倾盆。那天准备就绪,怎知午后天际变色,豪雨让屋前景色变得模糊不清。心有不甘如此被动的等待,频频眺望北方,最后决定冒雨出发,搭乘地铁到起跑点义顺地铁站再作决定。

抵达目的地时刚好下午六点,雨歇故走道上尽是行人,和那天夜里八点半抵达时一样热闹。我们在人潮拥挤的站口出发,希望乘天黑之前多欣赏沿途景致。从这儿往东到榜鹅约十二公里,或许会途经一些不能通行的路段。我们先往邱德拔综合医院方向前进再拐入六十一街,就为了看看从基理玛路搬到义顺的母校--中正分校。见到书着中正中学的高大牌匾时心里只感到陌生,或许因为学校假期里头冷清清?又或许自己怀念的是往日的旧校址?

驻足一阵后立即转身往义顺环路奔去,锁定的目标为义顺一道的水闸。然而,没多久雨滴轻轻敲打身上,心里开始着急雨水会否再次破坏绕岛计划?还好我们按照规定速度前进,很快便云散雨停,顺利下了斜坡后抵达水闸。河堤上停满了车也聚满了许多人,有三三两两的垂钓者,也有一家大小围着野餐的。看来新加坡还不乏大自然爱好者,并不是每个人非得待在冷气房不可。

这片豁然开朗让人心旷神怡,不过在欣赏景致之余难免得望向前方路线之一的榜鹅岛。之前寻找资料时曾怀疑两个岛屿会否开放给公众,加上较早前见到几个跑步者从水闸处折返回镇中心,心里不得不另作打算。果真如此我们可能得往南边绕过实里达军营,再折转回榜鹅。还好后来发现衔接PULAU PUNGGOL BARAT的高架桥旁附设人行道通往小岛,便急不及待地往桥上跑。 桥身高处能俯视四周景观,如实里达岛、实里达机场、之前经过的河堤以及即将进入的小岛都尽入眼帘。只是西南方聚了一团不怎么友善的乌云,黑压压地好像随时要掉下来。

于是,为了争取时间便立即进入小岛。岛上有笔直且完善的公路,左右路肩旁侧长满人高的野草,似乎是唯一有生命的生物,而且精力狂盛地蔓延开来,有些走道就快被覆盖到看不见了。听说这里将发展成附加水上设施的住宅,我转头和P开玩笑的说:加上前几回所见到的广大土地,新加坡再建设多一百年也没问题。

途中除了我们的呼吸及虫叫声,身边的整片草丛什么动静也没有。但相信这里肯定是虫鸟蛇蝎的最佳巢穴,只是敏感的牠们正匍匐着等待‘敌人’远离。我们几乎耗了约十分钟方才来到岛尽头,路旁笔直高耸的木麻黄比十层楼还高。已经好久没见到这款树种了,尤其撒落地上如小榴莲般的果实,那是小时候玩自制木枪的子弹。想带些回家留念,随手捡起几颗后便又继续上路。

当我们站在两岛之间的时候,亮起的路灯显示已过晚上七点。自己似乎也不太在意时间,因为站在两个小岛之间的奇妙感觉简直难以形容。前方,也就是地图上右边的小岛叫做PULAU PUNGGOL TIMOR,面积稍微小一些,故很快便来到尽头。和原先的青葱翠绿比较这里不是灰色调子便是各种棕色,四处散布着高过人头的沙丘。应该是建材吧?不远处有罗里车爬上沙丘上推泥土,这会儿还有人为生活忙碌着。较深处应该有些员工宿舍,因为时而能见着便服的印籍劳工步行往来榜鹅方向。只不过暗淡的周遭只能约略见到他们的轮廓,都是单独一人。

尽头的地标MARINA COUNTRY CLUB 是唯一有印象的地方,昔时此俱乐部就是陆地尽头,两个小岛和本岛还隔着海水。刺眼的灯火从俱乐部处渲染开来,像蛇一样的倒影在水面上不停地移动着。这会儿我真的体会到桥梁建设者是何等重要,了解前人种树后人遮荫的意思。

踩在本岛上心情自然舒坦了许多,可能是天黑后偏僻的地方给人不安全的感觉吧?沿着还未完全投入运作的榜鹅轻轨轨道前进,过了三个‘白象’车站后,才来到组屋林立的镇上。抵达终点榜鹅总站时,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庆幸没在途中惨遭雨水淋湿,这确实是个完美的结局。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夜里的海军部路--绕岛第三段


下午六点半,为了绕岛的第三段路我们搭乘地铁来到克兰芝地铁站。繁忙的车站正值下班时间,站前下车改搭巴士者多为马国公民,都是下班的工人和放学后的学子们。偶尔我们也和大伙同路,像羊儿般上下地铁巴士再进出关卡到邻国探亲。

这天我们当然不和异乡人一块踏上归途,而是继续我们的绕岛计划。车站旁的万礼河岸是这回的出发点,越过马路后便从路右肩的走道跑向关卡。左边的马路交通拥堵已形成长长的车龙,都是归心似箭的赶路人。无论硕大的货车或是挤满人的私家车,前进的速度比步行还慢,于是感觉自己跑得较平时快一些, 不到十分钟已见到熟悉的关卡大楼。路上匆匆的行人好像比慢跑的我们还快速,从关卡旁侧拐个弯后方才将紧张的气氛留在原地,来到天桥另一头相对平静的马西岭组屋区。这一路上从南大开跑至此约二十来公里,好像都未在途中见过政府组屋。

我们在小径上停留片刻,逗弄几只猫咪,再往长堤方向前进。过了小岛最靠近马国的组屋后,眼前的兀兰海滨公园是让人豁然开朗的海天一线。这是我们第一次从东面望着长堤,璀璨的街灯为毫无特色的长堤增添些许姿色,这是今天的惊喜。我们沿宽敞的公园走道继续行程,四周的围栏、地砖以及绿树的组合好像昔时的红灯码头。灯火点点倚栏观海,不知为何每回看海景的时间总在黄昏时分?

海军部路(ADMIRALTY ROAD WEST)就在公园的另一出口, 到了三岔口前已夜幕低垂,我告诉P这才是刚刚开始。果然,让我们预想不到的是眼前几个陡峭斜坡还真叫人精疲力竭。所以我们偶尔得放慢速度甚至步行,以便让我们高起的脉搏稍微缓和。路上街灯的间隔略宽,以致周遭昏暗看不清路过行人的容貌,此处外籍劳工极多,尤其三巴旺造船厂一带,都是工作服穿着的船厂员工。虽然多见印籍劳工,然而沿途随处都是‘内有餐厅’的牌子,可见来自马国或大陆的华族工友的数目应该很可观。

这一路上我们‘碰巧’在岛国的外围跑步,除了外籍劳工,偶尔也在草丛间或干涸的沟渠水道里见到流浪狗。在这些偏僻的地区,除了军人确实鲜少见到一般老百姓在此出没,至少对于我来说这里仿佛是个被人遗弃的地方。或许本地人已习惯在商场、组屋林立的市镇里活动,生活条件好像优越多了,但又似乎失去了某些东西?海军部路分东西段,全长超过七公里。我们从西往东,直到尽头的三巴旺路。虽然在夜里,途中总有让人侧目的事物,如竖立于巷口的‘红毛屋’,黑白相间的洋房比起实里达或樟宜村一带的还更有特色。再来是小巷的名称都以欧美地名称呼,如MONTREALWELLINGTONAUCKLAND 等等。相信这里曾经是纽西兰军队驻扎的地方,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兵时还会见到高头大马的洋人宪兵在义顺或三巴旺一带活动。而三巴旺公园就在这些巷口的尾端,可惜四处漆黑一片,我们只好放弃跑向公园的想法。

当我们抵达横向的三巴旺路时,体能明显差了许多,毕竟已经在路上努力了十一公里,而这样的距离好象是我们的极限。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奔向义顺地铁站。。。。

经过将近两小时的运动后,我们又再次走进熟悉的人潮中,步入霓虹炫耀的购物商场,结束了近两小时的运动。虽然没比前两回疲累, 上衣甚至连裤子都湿透了,心里却只有满足两个字。





Friday, November 9, 2012

第二段路—没公交的梁宙路


期待了一星期,就为继续上回未完成的路段,我们终于如愿乘巴士往林厝港码头,准备从码头往内陆跑步。黄昏时分抖索精神等待出发,即便是工作了一整天心里依旧憧憬,就为了绕岛一周这计划。

那天几经辛苦跑完的路段,巴士车没一会儿功夫便超越了,且直驱终端站。前方是陆地的尽头,久违的码头和上一回没多大差别,简陋的横竖木条木板捆绑而成,从路面延伸往新柔海峡。码头尾端有几个垂钓者,轻松着面向海峡聊天,对岸是默默无声的邻国马来西亚。天际沉闷不见晚霞,四周萧瑟寂寥。低头俯视木板底下的沼泽地,心里却不知怎么想着偷渡者是怎样爬上岸来?还有二战时日本兵又是如何冲上来攻陷自称固若金汤的英国军队?

我们没在码头上待太久,回头后便赶紧上路,只为了避免在黑暗中跑步。于是,我们又再次往两旁长满老树的隐蔽处前进,目标就在三公里内的梁宙路。临海的路段都是陡峭的斜坡,最少得上下三个山坡,还好路程不长。十来分钟后目的地终于出现眼前,感觉还没跑够好像在暖身。我提议拐入梁宙路再跑一段看看,打算来回跑多十分钟。跑着跑着又决定不回头,就直奔克兰芝方向前进了。

不倒回林厝港路就表示没能回学校洗刷及换干净衣服。其实,我一点都不在乎换不换掉身上跑完步后的汗湿衬衫。因为平时在他处跑完步后,总会找洗手间尤其是购物商场的厕所,到里头找烘干器吹干衣物,顺便饮用自来水补充水分。。。。

眼前的梁宙路约三公里半,沿途都是小型农场、菜园等,最后一段衔接克兰芝道那一块绿地都是各大广播电台的电讯塔等器械。整段路没公交服务,要等的士可能还得靠运气,看来我们只能尽力跑向克兰芝蓄水池。

其实加上第一段路,我们共跑了近二十一公里,一路上没有常见的密集高楼。然而这段路除了无走道的缺点之外,优点还真不少。例如这里比高楼林立的市区凉快多了,应该是没有太多破坏臭氧层的气体吧?我们并不刻意经过这些荒僻地带,而是按照原先设定的路线刚好路过。途中除了呼啸而过的机车,我们还见到在附近工厂干活的第三个人。原本以为会见到许多野狗,却只见到一只守护在农场门口的黄狗以及她的孩子。

在路上的P还是比我小心谨慎,老是回头提醒我别和机车争路。忘了拐过几个弯,在还未见到克兰芝蓄水池之前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会儿刺眼的车头灯一方面使我们更难受,另一方面也叫我们早些意识前方的不速之客。当我们看到水闸时,水池和对岸的邻国已是漆黑一片,只留下标示着她们位置的那几点照明。


这里开始有公交运行,我们却没打算搭巴士往地铁站,并继续往SUNGEI KADUT前进。不知道是不是在工业区的缘故,路上街灯暗淡,四处徘徊着换上便服的客工,尤其印度籍劳工特别多。P在坚持到十二公里路后告诉我她双脚已不听使唤,故最后的两公里路我们几乎是步行至终点克兰芝地铁站。
 



看看手表,我们已在路上耗了一个半钟头,除了途中含过两颗糖,全程还未喝上一口水。水!自来水。在地铁站厕所内便能找到。

Saturday, November 3, 2012

绕岛第一段--没走道的路


原本以为在地图上画好路线便能顺利进行,而事实是路上将有无数个阻碍等着你。如眼前这段超过五公里的路,完全不设行人走道是地图上看不出来的。还好这只是刚开始,为了不那么快投降,只好告诉自己加油继续前进。

这天温度适中因为阳光柔和,一路上跟在身后的影子不怎么清晰。我们从南大校园出发,往东北方向快步,很快便拐入宽敞的惹兰巴哈。这会儿适逢下班时间,马路上机车却不多,看来许多车辆都在之前的三岔口开往中央快速公路或文礼一带。途经的民防军营及基督教坟场错落于绿林间,而这片绿林地带都是挂上闲人免进的军事重地。我喜欢衬托墓地的那片蓝绿,明信片般的幽静,安眠地下的先人还真选对了地方。

基督坟场尽头是蔡厝港路,路上的巴士车站正忙于迎送驳接公交的人们。我们继续朝北于笔直的林厝港路,听说是个后备的飞机跑道,至少三公里长。我们在右侧逆车流前进,路左边就是新加坡最新、最大、最多族群墓地的林厝港坟场了。

此处有点类似高速公路却不尽然,平时开车或搭巴士的人们是不易察觉这里没设行人走道的。我们在没机车时尽量快步前进,只要机车趋近便跳到旁边凸起的草地等待,像老鼠躲猫猫一样跑跑停停,视线紧盯路的尽头希望早些完成‘任务’。然而,论体验印象最深刻的要属萦绕周遭的异味;不知从哪个农场释放的鸡屎味?再大的机车来了都能够闪,但异味却怎么避开呢?真不晓得军营里的人们如何适应这种环境?或许已习以为常了吧?我们因跑步需要双臂助力而无暇掐着鼻子跑动,心想那应该是个不太正常的姿势吧?

异味在接近AMA KENG一带便自然的消失了,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写着阳光老人院的小标志以及她旁边的那条毫无动静的小河。接着眼前的马路蜿婷延伸,造成无数个死角让我们没能早些见到前方及背后的路况。P开始显得焦躁,因为机车总是倏地来到跟前或者不知什么时候往身后飞快地向前去?

然而,这段路比较先前那片宽广的路段又是另一个景致,四周凉快树木浓密,要是早些进来可能会见到间隙寸光形成的斑驳斜影。正当我专心倾听脚踩干叶的清脆声响时,P 却在我耳边说她不喜欢这片静谧。我们也察觉彼此的汗水流量和往常不同,这段隐蔽处明显潮湿,我们的汗腺超常扩张以致汗水不听使唤地滴个不停。

后来,P 感觉左脚踝疼痛,但她为了不让计划泡汤便说还可继续前进。然而她因为痛楚而不得不一再的停下来,我们终于决定在梁宙路口止步。一来是担心P 的脚伤,另一方面是看错了巴士车站的路程表,误以为前方还有五公里路。。。。

没等多久,相反方向的975路巴士来到跟前, 两人满身湿漉漉地上车回起跑点。在车上回望之前跑过的路段,心里开始惦着几时还会回来重温这段难忘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