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BOKEH 特效


















那天做快步运动,步行往滨海一带绕圈子经过金沙赌馆后,拐入中央商业区,再直奔终点牛车水。在商业区顺着迷宫式的工地围墙走着,无意间从昏暗的克拉街转入安详山。眼前竟是霓虹灯般的亮光,原先的宗祠会馆都脱胎成了高级公寓,错落于酒廊、餐馆、酒店等高消费场所之间。眼前灯红酒绿、开大灯的机车接踵,除了店家外的谈话声四周却是出奇的静谧。碰巧最近自己想画些以灯火诠释明暗的画作,于是便拿起电话相机四处猎景。


走走拍拍再走再拍,觉得能够入画的场景都落入手机里。也不知道拍了几多相片,一味地宁杀错不放过,还好如今都用了数码处理没担心容量问题。。。在一处昏暗的酒廊,深红色拱形走廊散落着桌椅人不多,画面中央略高处的洞口不时有车头灯掠过,酷似播放影片叙述故事。按下快门时手臂抖动以至影像模糊,然而细查后发觉轮廓还算清晰,几点圆形的缓色斑点凸显画面好像会说话的眼睛?拍完照想休息,便从酒廊沿斜坡来到车水马龙的桥南路,对面便是牛车水,该是上熟食中心二楼喝水果腹的时候了!



回家后仍惦念那个画面,经学生帮忙上网查寻获知此特效称为BOKEH,类似SOFTFOCUS 的用镜方法。是物是人是景,多能隐约看出些许端倪。此等画面若加以调整,确实像极强调几何块状,或只求色彩或块状色彩两者兼具的抽象画。我决定收集更多资料,寻找可当画作的素材,希望当着另一系列的创作方式。


于是,开始琢磨怎么让手上能拍照的相机失焦以制造模糊效果。然而,家里所有相机都是自动聚焦,没有手动对焦的选择,目标无论远近不管大小,按下键子相机便会尽责地将清晰的映像呈现出来。没辙!最快的方法当然是去买个手动对焦相机,在考量种种情况并犹豫着是否要买新相机的当儿,我想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在拍摄映像时将手指置于镜头中央的小方格里,使镜头聚焦于前方物体,后面的图像便自然而然地模糊了。缺点是中间那庞然大物将占满过半的图像,以至所得的理想画面缩小了许多。有总胜于无,于是我们便到处寻找目标不放过任何可取的大街小巷。心里还是忧喜参半,一方面得意于自己机智想出来的方法,另一方面却懊恼经镜头只记录些许的画面,离理想还有段距离。。。

安于现状无异于放弃寻找更理想的方法,我是否该买个好一点的相机呢?就在这时候,无意间发现P的傻瓜相机附有手动对焦的功能,高兴不已!便立即跑到屋外漆黑的街上尝试BOKEH的效果,但每张相片还是千篇一律地显示清晰分明的轮廓。急了!反复试拍及重试镜头显示器的各个功能,包括无限、显微近焦的效果,还是不能如愿。最后,终于想出个法子来:要远处模糊时,须对焦短距离的物体后轻按快门,再将镜头移向原先选定的目标才完成按钮步骤便可以了。反之,欲取近处的模糊镜头,必须反过来进行方能取得合意效果。虽然拍照时重复着这些多余动作有点费劲,但完事后见到张张效果近乎完美的作品心情总算舒坦了。




作品虽不能和专业相机比拟,却不失为理想的绘画素材。接下来的创作就全靠它们了!

Monday, October 10, 2011

面相

在课堂上,学生问我为何脸黑黑?为什么表情如此凶?就连平时态度不太友善的学生也突然笑着告诉我往常有多怕我?原来她那种叫人倍感不适的不悦表情是种反射,原头就是她的老师,我!不觉莞尔,当即回头问大伙自己可曾当众侮骂过学生或无故刁难他们?自觉本身对待他们还算亲切,甚至有点松弛不够严肃。











这等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曾经有学生写感谢卡,词中告知原先非常讨厌我(应该是样子吧?),怎知课程结束后她却若有所失。。。偶尔P也会无缘无故地发我脾气,让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何事?后来问清楚祸根是自己的那张凶相,除了哑口无言还能做什么?或许自己每天花在照镜子的时间太少了,故在面对他人时应该怎样摆弄表情都不知道?



小时候,觉得最凶的人是家里的母亲和学校的老师,总会找机会避开她们。长辈师长凶巴巴可能来自压力,而精力充沛、调皮捣蛋的我们是压力的来源。这些小时候叫人畏惧的角色,不都是书本上让我们尊敬要我们模仿的伟大对象吗?至于平时严肃、不苟言笑的父亲,却奇妙地成了我和兄弟们的偶像。



有些职业要达到一定成效,必须得仰赖正面的表情及姿态语言,如医护人员和教师等等。一个是医治病患另一个是培育国家未来的主人翁,两者最基本的目的都是帮对方建立信心。然而,和熟络的友人相处,因为不带目的也就无须太多掩饰,可将喜怒哀乐溢于言谈中。


不是说人不可貌相吗?对于他人凭表情论人的反应肯定不服,却也只能接受。总觉得过分灿烂的笑容有点虚伪,太不真实。要知道销售员尤其房屋经纪、保险经纪的笑容不是免费的,代价就是他们不薄的佣金。经常会拿自己的待人方式与P比较,她在意他人的脸色,不喜欢对方在交流时神情木讷或貌无悦容,容易相信面带笑容的陌生人。我却刚好相反,较喜欢先交流后交友的方式来认识朋友。故相对来说P比较容易被骗,而这样的事也确实发生过好几回。


对于同学们以及P的的反应,我的确有反思过。只不过一转过头便又忘了,思考时眉头紧皱的样子凶得很,让人见了不敢趋近。想想是否脸上的哪一块肌肉不够发达?还是鼻翼下那两道法令纹太深了,没表情时看上去不太友善?要锻炼肌肉事小,但要将纹路消除还真不容易,除非去打针或整容。再想想是否因为压力以至面相让人却步,却又不敢确定?因为自从父母归西后,好像什么压力来源都没了,何来烦恼?至于教课方面,一切已驾轻就熟,怎么引导学生已不成问题。


要改善面相问题,自己肯定要自我反省,却谈何容易。还好可用‘观自在’安慰自己,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一点,我和家猫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