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6

无心的波动


下午的办公台周遭,没有灵感的脑袋再怎么集中精神也于事无补。只觉得一切竟是空荡荡,怎么挣扎也没能记起什么,无能为力造就了慌张。眼前仿佛只留下一张白纸,再尽力的结果只能在白纸上加多几个有如污迹的黑点,碍眼却又无可奈何。
告诉自己干脆什么都别管,心情反倒轻松了许多。暂时放下是否等于放弃努力?每每面对这种情况自己便会想到北极光,许多年前在寂静的深夜3点于北国独自抬头见到的奇景。也不知道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奇迹般的相遇竟成了自己在逃避时所想到的对象。无论如何,这样对灾难性的自然反射还蛮管用的。
朝九晚五的活儿还未做足1年。如今依旧在适应这款生活,努力是必然的。每天摆荡的心境至少有电脑里发出的歌曲相拌,70年代的英语歌曲是自己的最爱。当然,年轻时也听过许多同时期或更早的中文歌曲。所以无论英语华语,听曲或记词,在这把年级听歌的目的意义已不一样了。似乎只在寻找往昔的回忆。倒是音乐和记忆这混合物是件奇物,予人宗教式的寄托。这有如小时候到美芝路美罗百货公司里的圣诞音乐,给予我这个非教徒难以磨灭的回忆。又如听到农历新年歌曲便立即想起童年时光,像春风般帮忙迎接久违的节日,引颈期盼的快乐泉源。
以往未能体会全职员工的心境, 不了解为何午餐时间都会倾巢而出,去多远觅食也无所谓。这会儿自己来回于较远的地点度过午餐时间,不一定是为了寻找比较好吃的食物?真正的原因倒是为久待冷气空调的身体‘退霜’。不知道动物迁徙觅食的目的一样吗?为了吃饱还是探索?
怎么也料不到饭后却遇上倾盆大雨,成了步行回校的障碍,只好选择等待雨歇。原先想到它处‘叹茶’的计划破灭,只好在同一间座建筑物里找地方消磨时间。再次坐下喝茶的咖啡店和之前的小了许多,抬头看看招牌才发现原来是同一老板的经济饭餐厅。
在短时间叫第二杯茶的体验经常发生,例如喝了咖啡接奶茶,喝了奶茶叫美碌。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选择乏善可陈,不是MILO KOSONG 便是TAE-C KOSONG.。再来的选择就是自己携带的矿泉水(白开水)。这和自己如素的习惯一样麻烦,一边吃咖哩角一边将嘴里的细小鸡块挑出来。P好像没看到这些动作,因为她的手指正在手机上刮来刮去,偶尔我们还会谈谈手机里的讯息。
对于手机,我总是保持中立,即不会爱不释手也不排斥它。拥有手机多的好处因为它无所不能,坏处是有时会觉得它像个累赘,如不小心丢了所有资料将更加麻烦。
雨水在我们吃茶时便停了下来,我们却仍在等茶水冷却,再等喝完它方才离开。
P一面看手机,一面念着荧幕上的一切。其中有一段公共巴士相撞的简讯,就像小报的报道一样,都没有‘好事’。这一点现代和传统的讯息异曲同工。
 
 

最终,我还是回到如堡垒般的学院,继续待在必须穿上寒衣来抵抗冷气空调的办公室里,继续着集中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