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5, 2010

卖画杂感。。。。。

年头画毕八幅油画,想办个人画展,经过些许波折画廊老板终于答应今年五月帮我办展,可说难能可贵。办展原意就为卖画,自己人脉不广,故只好找商业画廊当代理。由于长时间把精力耗在教课,对于出售作品的细节毫无头绪,与画廊老板再三协议后便让他帮忙标价。



起初心里有点难受,毕竟每幅作品布满五十个钟头的天马行空和红黄蓝绿白。画画是种享受,黑夜白昼地酝酿只有过来人方能体会,确实难以着墨。想想若有人欣赏自己的作品并愿意付出相当数目的价钱来收藏,那也何尝不是件令人雀跃的事。不过许多艺术工作者视艺术如生命,多数排斥以金钱来谈论艺术作品,那是对艺术的基本尊重。以往没想过以卖画为生

, 是不想被市场牵鼻子走,故宁可教画也不热衷于卖画。几年下来画作越积越多,家里堆积的百余幅画作有时被视同累赘,有点碍眼。几次迁居确实累人,每回总得毁掉几幅不再满意的作品,以便换取更多空间。去年大屋易小屋, 为了不再破坏自己的心血,毅然将两个系列共二十一幅画作捐给母校南洋艺术学院。无奈家里空间仍然有限,老是为储画空间头痛。

经常有学生想了解当全职画家及卖画等问题,在分享办展的经验中惊觉近年少有作品,确实有点心虚。近来开始寻思教学生涯还能带来多少题材?如何能使枯燥的生活再激起涟漪?


这回最新系列的作品在半年内诞生,心里有了卖画为生的念头,这可是新的体验!只是想归想,要实现这理想应该还有点距离。大伙关心卖几幅画卖了几多钱?这已然不是敏感问题,故能对答自如。虽说轻松看待售画成绩,却难忘顾客的一再减价,开口减百分之二十者大有人在,何况老板先前已把价钱压低不少。幸好此事仅属业余性质,不等它来开饭。将其视为学习过程,并希望观众能细读伴随画作的每一篇文章,那是近年来对生活的感想。画展结束那天共卖了三幅画作,若当成职业,四分之一的售出并不算理想。今天到画廊结帐,并拿回老板觉得没可能交易的作品
。留了四幅较有希望被欣赏的画作在画廊,回家继续画画。
青刚 7-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