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流连难舍


离职

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放下早早便想卸下的职务。

离职,对于自己来说不算高兴也不怎么难过,但却非常肯定再也不会回到那里。只是人毕竟是感性动物,即便为了不高兴的事儿离开,却是难舍多愤慨少。

自己放下担子去当野鹤闲云的原因很多,例如工作超负荷或者每天得面对无聊荒诞的事物。亦或是日复一日的朝九晚五过于安逸,再三思量后终于决定“思迁”,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继续前进。

我依稀记得最后两天的上课情景:在指示和引导学生后,便和他们坐在一块,拼命的练习人物速写,直到最后一刻。这一天的结束也意会着那些天的挣扎将随之消失。

小白走失

相对的,在家里歇着和宠物生活简单许多。如今和外头的生物毫无瓜葛,就像反锁在家里的猫咪一样,喜欢任人搔痒便去找人不想被干扰便躲得远远地,与世无争。

或许家居太小,2头公猫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打开铁门那一刻。每每若有神助般的他俩总能感觉铁门何时开启,并争着猛抓铁门。或许听到钥匙互击的声响或者见到我身上和平时不一样的“盛装”。小白及七仔享受在外头走廊的逛荡,有时战战兢兢有时大拉拉地,这可以从他们的尾巴看出端倪。倒是自己时不时会跑到门外监督,深怕猫咪走远了忘了回家路,甚至是被人拐走。

那天夜里,因为忘了数“人头”而让小白在外头过了一夜。直到隔天早上,怎么叫也没反应,方才意识到可能昨夜把他留在门外了。恐慌!两人分两头,一个往上另一个往下,边找边喊。怎知搜遍了18层楼的所有走廊2遍却依旧徒劳。

后来听邻居们说猫儿不可能跑到楼下,还说好像曾在14楼见到猫咪。当即沉到低谷的心情便又立即弹起,这回真的在14楼某单位的花盆间找到小白,刚好就在自己家走廊头顶。

总结上几回找回猫咪的地方不外是上下一二楼,他们根本就跑不远。应该是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


跑步

常常听人家说keep it simple(保持简单)。的确,生活简单也算是种享受,但到底有几多人能够办到?大伙总以为必须拥有这些那些的?而自己就是太担心将来而忽略了当下,干嘛不学学宠物们只活现在的本能。

跑步运动有益身心且能消除压力,尤其随性穿上跑步鞋做运动更是一件乐事。这会儿因伤而停止了2个月后再复跑,只能用兴奋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挥汗,逆风,甚至感受心脏的脉动等的复习叫人心生愉悦,即便得忍受户外酷热的艳阳。


新山乐园

要不是天气的因素,岛国肯定成了更多人的天堂,大伙也绝对不会等到现在才有排外的抱怨。

岛国确实在生活水准上提升了不少,但全球性的物价高涨也使得一些人的生活素质变了样。于是,邻国新山便成了不少人向往的退休所在。除了能够离开岛国的紧张生活,到相对悠闲的邻国对岸过活,再加上坚挺的坡币,的确吸引了不少岛国人来回两岸过日子。

这会儿,自己想把邻国的那间屋子当画室搞创作,也存在节约的因素。然而,真正想呆在那儿的目的是因为自己刚好辞掉了全职工作,得空的时间多了。再加上老早答应P多回去陪伴她家人的承诺一直未能实现,这会儿还真的没有其它“借口”了。

近来几个星期,都在熟悉新山的公交,走走看看,并寻找购买日常用品以及粮食的地方。在大伙儿的印象中,在马国过活无车不行。尤其治安问题,更让习惯奉公守法的国人不敢恭维。当我告诉包括住在新山的亲友搭巴士四处乱窜时,大家都为我们的安危担心。至于自己,反而有如发现新大陆般享受着这件事,并雀跃着频频告诉 P仿佛到了“国外”旅行。


待在邻国的这些日子,感觉生活较之前淳朴多了。少了不环保的物质生活,感觉以往的空虚不见了,相信灵感会随之而来。想必自己离“自由自在”已不太远了,因为生活中的欲望已所剩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