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9, 2017

无用为大用


或许我不是在作画,而是在打发时间过生活(pass time)。只需画纸、铅笔和自己,家里的任何地方都能进行,也用不着神秘的灵感。

画画能否当成别无目的的活动?或者单纯的消磨时间?不谈过去现在,不说是非对错,不言完美残缺。心中不存有用无用之分,想做什么便去做。

以往画的都是具象画,因为外观上的写实或完美,所以具象画容易引起共鸣。如今正在探讨以随性主导的无象(抽象)画,就为了画面上的肌理、质感。比较起表面真实精确的写实画,外表缺乏实体的抽象画需要观者发挥想象力。尤其要外行人在短时间内认同抽象主义并不容易,也可能造成混乱。

这系列作品的的重点是临场的随意发挥,成品的要求其次。除了时间,更需要独立自由的创作意识,以及难以拿捏的“不经意”。不过,要原本习惯理性处理画面的自己用相反方式来演绎作品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为此,我只好把面对作品的时间缩短,并避免做习惯性的后退动作来视察作品的整体构图。换句话说,就是采用局部填满画纸的做法,并在集合这些填满和虚空块状的过程中让作品自行完成。

除了视觉知识,感觉自己像极了正在学习某种技能的门外汉。没慌!这样做反倒更适合不屑做计划再加上记忆力糟透的自己。我已经喜欢上这种分段进行的作画方式了!

创作前,我没有规定要如何开始,或要求怎样的后果。所以开头时有点不习惯,过程中也会下意识地避开舒适区” 这个陷阱,造成自己的理性思维操控起相对重要的随性做法。因此,有些时候自己也不知道对作品做了些什么,就只是继续在画作上添加画迹。感觉画面不错时心情仿若如鱼得水,耗在画面上“涂鸦”的时间便会久一些。

除了些许艺术元素,多年来累积的绘画技巧压根也没用上。我绝对没把经验当成沉重的包袱,也没想过放下它们后可以得到什么。我只想把作画这件事当成生活,再以平常心等待无法预料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