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5, 2010

选择

那天,想到南马柔佛办事,便到皇后街车站搭快车。为了搭黄巴士或红巴士犹豫了一阵,只因两者曾发生过车厢闷热或漏水等事件,选谁都可能遭殃。以往只有红色的新柔快车,没得选择,即使机车半路抛锚,也能安之若素,耐心等待。

听天由命在这个时代听起来有点荒谬,然往往有所选择或太多选择的确会叫人徒添烦恼。

在父母亲那个年代,爱你娶的人和娶你爱的人笼统来说一个是东方传统一个是西方作风。不同的是后者有所选择,前者却是被动的。父母亲经媒妁之言的结合多没能选择对方,两老还是厮守到终。相同地,身为儿女的我们也无从选择父母,不也尽责地反哺双亲直至终老。那会儿人们没念很多书,经济也不富裕,却未造成太多社会问题,有所选择真的更好吗?

小时候跟随兄长读同一间学校,选修英语或华语源流阿嫲决定,由不得我!从小母亲要我和弟弟一起剃光头,直至初中自己在乎外表方才抗命蓄留长发。身上穿的平时吃的,都是母亲用心的张罗,我们就这样无忧地被塑造成长。该上学时上学,肚子饿了回家吃饭,我几乎每天都到草场报道,和同伴赤足踢球、跑动,口渴便在水龙头下猛灌自来水,只因口袋空空,这样的生活延续到就读的中学。

中学时人家说工科实用就报读金工班,毕业后朋友介绍当冷气技工,便自然地到工艺学院报读冷气课程。服完兵役后,便在机场的维修部门修理冷气,一晃就是十年。这一切,不是没有其它选择,而是糊里糊涂地甚少考虑另一个机会。要不是工余到美专学习并改行当画家,可能至今还在机场干活。不过回想起来,即使如今还呆在机场也无所谓,不就是生活嘛!

二十二年前我被动地买了第一间组屋,因为兄姐都不与父亲联名购屋。就这样我比许多同伴还更早拥有房屋,如今屋价已翻了三番,当时的毫无头绪至少让我少了买屋的烦恼。后来和妻子注册结婚没敬茶没摆喜酒没拍婚纱照,就这样一转眼我们也共处了二十一载。


这不像迟钝,也谈不上逆来顺受,只是伸缩性强一点罢了!不是随便,而是小时候的环境所塑造出来的性格; 家庭成员多,能等到机会已满足,更甭说选择了!

这十多年来都在打兼职工,无论哪所学院邀约教课,只要不在睡觉时间我都会欣然接受,从不选择时间。明明说兼职,工作时间却要比全职教员多,学校宛如自己家天天报到。常常会自嘲自己缺钱用或像个工作狂,然真正原因是喜欢接触人并希望将所知与人分享,根本没在意薪金。

或许我喜欢简单的生活,选择越少越好,没汽车没公寓故不必烦贷款问题,旅行总在最后一分钟买票,到不了吉隆坡便去马六甲。相信少选择便少比较,没比较便没遗憾,因为遗憾会带来烦恼。

欲保留眼前的一却,就要珍惜当下,要知道选择到异地一周,就表示失去在家里的那一周。如今,唯一挑剔的地方就在吃那一方面,我不食荤,少盐、少糖、少油是另一要求。除此之外,吃什么都行,一切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