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8, 2017

我是,也不是


我正在做一些自己无法控制,或不太能的作品。

这样做可以让自己在创作时进入忘我的境界,使作品单纯得没有对错、好坏,甚至连有没有用都扯不上关系。

刚开始,白亮的背景主宰画面,乌黑的空间只是些微不足道的画迹。白纸张黑线条成了无意识的涂鸦,任其摆布的不是没完没了的效果而是自己最直接的心情。

一再的倒转画作,并不是为了视觉上的最佳,而是创作时手势的顺畅。画迹的逐渐累积让黑白相间的构图有了微妙的改变,会出现的出现,该消失的消失。过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构图中正负面的变异。这会认人不自觉地尝试驾驭画作,为了避开这种自然反应,转移视线是其中一个方法。

倒退把视线往后移,图面上会神奇地出现小动物、荒野高楼、人物肖像等等形象。有完整也有局部的,它们的出现只是凑巧,我既不厌恶也没高兴。这好比老庄说的应乎天理,会出现的必定出现,不会出现的如何盼望也无用。

无数次,一不留神便会寻思画面的完整及合理性,原来觊觎“完美”的自己还没有离开太远。多亏了不断增添的画迹,它会毫不犹豫地将之前的一切改变,或掩盖或混淆,浮现另一道从没见过的景象。如此一道道一层层的涂鸦,成形后消失复又成形,直到满意了便停手。

创作时的感受和思绪是整个过程的首要目的,无论心里想的是鲲鹏的大志或小鸟的休闲。至于我和作品要说些什么?怎么说?似乎没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