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7, 2013

教画和跑步的关系

 我喜欢教画,也喜欢跑步,它们都是我乐意且经常做的事。教画是工作,跑步是嗜好,两件事本来就没什么关系,放在自己身上这两件事便扯上了。或下课后去跑步,或跑步清洗后上课去。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因为工作能挣钱,教画便成了正事跑步却不然。教画者须时常进修更新知识,周遭的同事闲暇时亦努力地作画。很多时候会质疑自己,为何跑步的比重总是多过正事,闲暇时最喜欢翻地图找路线仿佛备考的作业,和人谈起跑步必定口沫横飞。如此本末倒置,和迷上网上游戏而荒废学业的学生一样,把宝贵的时间耗在“不正经”的事情。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心里总会为耽误画画而感到不安,不知道这是不是叫着压力?

不是不喜欢绘画创作,只是每天课堂上重复着示范讲解,回家后力不从心,那儿还有精力进行形式相近的事儿。所以,抵家后什么也不想,叫脑袋放空,接着念头一转便穿上跑步鞋往路上绕圈圈。这不是件容易解释的事,但确实身心越疲惫越想运动,而跑步既不用相约又不必付场地钱。。。。。

庆幸自己选择了画画,这些年来的生活费都靠它。在母校教画经年,已成了名副其实的老师,虽兼职却几乎每天得到学校报到。很多时候呆在教室的时间多过自家的客厅,脑里的画室味道比家里的厨香还写实,学校俨然成了第二个家。后来干脆搬到就近学校的市区,往来学校无需搭车更方便了。

除了省却麻烦,搬到市区的原因也是为了能经常在新加坡河畔跑步。昔时,途经坡底的河畔,羡慕走道上作运动的人们,如今自己也成了岛国热门风景线的一分子。

跑步和画画最让人享受的是过程,了解自己高于战胜别人,收获是健康而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两者都是从小养成的习惯,郁闷或欢喜时去跑步,心情平静时最好搞创作。有时跑步比画画好玩,有时创作会让人忘我。每回跑步后的大汗淋漓或耗时的作品完成后,都有一种无比的快感。

近来发现用在运动的时间又多了起来,友人问我是否迷恋上跑步了?自己不是刚刚喜欢上跑步运动,肯定不是三分钟热度。只是周遭的友人多不搞艺术,所以和大多数人甚少谈起视觉艺术,反倒踢球或跑步刚好是大伙儿小时候最喜欢的嗜好,于是谈球说跑步在所难免。无论如何,自己每天画画偶尔会感到麻木,而消耗体力的跑步不是每天能进行,因此和它的约定总是让人期待。

我错过了跑马拉松的最佳年龄,自己的运动细胞又不是很发达,了解要在三小时内跑完四十二公里必须得让自己年轻二十岁才有可能。但仍然像虔诚的教徒般坚持每周的运动量,毕竟那是种享受而不是公事,虽然有时会筋疲力尽。近来跑步的方式和以往有异,一方面除了保持一定时速,另一方面往岛国不常去的地方探索。跑步的路线尽量不重复,狮城各个角落如西北部较荒凉的郊区,繁忙的市中心,以及故居和昔时的工作场所等让我怀念的地方,过程有趣也温馨。

其实,只要跑步速度适中,多数人能在过程中作思考,或整理思绪。想象能否将沿途所见化作艺术,或回家后可以画几幅素写。又例如想想自己当老师的意义?老师又能帮到学生什么?自己的观点是否够宏观,或者狭义甚至偏激?如何解决问题?近来有无心得或收获?发觉自己不足时如何继续学习?反思学生的反馈?

跑步和教画已成了生活方式,相信用心便能成事,且需要时间及精力经营。我当然也喜欢音乐和热爱旅行,但毕竟时间有限,写歌和环游世界还得等一等。总之,能着迷的东西应该能够带来快乐和幸福,接着尽力去做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