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2, 2015

美美

可爱的美美终于走了。只见她一动不动地趴在客厅中央的垫子上,宝宝淡淡地说:“美美去找黑黑了。”于是,宝宝帮她清洗身体,好好地把她送走。
这段日子因为美美的病情每况愈下,心里一直都不好受,自去年年中以来还没出过远门。我们仿佛又回到家有病患,每天回家时忐忑不安,直到打开门后见到安好的她方才放下心头大石。滞留的病重者在时好时坏间徘徊,身边的人担心的是更糟糕的情况何时发生?为此心情特别沉重。
 该来的终究要来。从不愿面对现实到事发后的措手不及,再一次面对生命周期的复习确实让人难过。对无力挽回的事故,在尘埃落定后持续抱著愧疚的心。一再反复检讨之前有没有把该做的事做好,是否不该太忙碌?然而,过了段日子当一切恢复平静,把往事淡忘后自己又会再次犯上同样的错误,又开始瞎忙。 
美美是我们饲养的第一只家猫。看着她从弱小的猫咪,到如今快16岁的猫Auntie,顿觉时光的无情。一切关于猫咪的事都是从她开始,美美是我们的良伴也是我们的导师。十多年来天天有她同行,关系比家人还亲。偶尔会戏称美美像极我们漂亮的女儿,要吃要睡多按她的方式进行。
记得千禧年(2000)期间,宝宝说她要养猫。于是在爱埃美丽山校园当保安的马来同事便二话不说,送了美美给我们。那会儿美美才不到6个月,听说是在如切找的流浪猫,样子孱弱细小。属混种波斯猫的她虽然不是广告上见到的纯种猫咪,但怎么看也不像是路边捡的。反倒有点像个千金小姐,体毛的柔软细致没有其他猫可以相比。只是猫咪的敏捷身手是不分男女的,美美和我们玩耍的狠劲一点都不矜持,有时又活泼地像个无须电池的玩具。我必须承认,那会儿我们犹如喜获鳞儿般到处买东西给美美玩。尤其她叼着玩具狗的模样十分逗趣,那个怪模样如今依旧清晰。美美也有贪吃的嗜好,除了日常食物如鸡蛋,淹肉,面包,爱吃的东西甚至还包括榴槤   
由于第一次养猫,担心猫咪繁殖开来养不了,所以很快便决定给美美做了结扎手术。1年后,又担心她寂寞又领养了公猫黑黑,接着再陆续没完没了地带回家许多猫咪。他们都是被弃养的猫咪,和美美相处还算融洽,反正同在屋檐下的都算是家里的一分子。也不知道是因为先入为主,亦或是本身就是个‘美女’,美美始终是我们的最爱。
美美特别喜欢躺在地上撒娇;见到我时会忽然‘瘫痪’在地上,目的是要我帮她在颈项下方瘙痒,即便一两下也无所谓。如今,再也没能做这件事了,因为其他猫咪都不会用这一招。这事又让我想起黑黑,不能再次听到他随我唱歌的情景简直叫人沮丧。
5年前,就是在黑黑去世后的隔年,美美也患上同一种病!那会儿,才9岁的美美突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像减肥似的瘦了一圈,本来软绵绵的身躯还不足四公斤。担心美美是不是要去见雄猫黑黑了?毕竟当时我们还未忘记猝逝的公猫黑黑,伤痕仍在,胡思乱想在所难免。
去兽医院带她时还在发抖,那是美美第一次在陌生处过夜。以为看了医生便没事,怎知两个礼拜后病情再次恶化,之前的征兆又再次出现。还好宝宝在网上找到秘方--芦荟汁(Aloe Vera Juice)。于是在早晚给予少许液体后,美美的病情奇迹般地好转。这些年来,美美的小生命就是靠“神奇水”维持着,这个发现还真让人津津乐道。
对一只老年猫来说,美美的毛发能恢复昔日的柔软油亮,简直是件叫人兴奋不已的事。还以为美美能够长命活到25 ,为何如今说倒下便倒下呢?这一回连神奇的芦荟汁也失去法力,救不了她。
和以往一样,我们将有一段日子处于“否认阶段”,偶尔在客厅、房间,甚至门外的地上见到美美的身影,听到她温柔的回应声。 

77日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