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16

静心


又见年尾,圣诞及新年佳节带来了色彩斑斓的灯饰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是年尾,反思一年来的种种已成了习惯,这会儿只惦着一个字,‘静’。

这些年都在教画,除了两餐也为了打发时间。尘世依旧纷纷扰扰,心根本闲不下来。生活目标照旧是吃饱睡好,如今告诉旁人不用为三餐忙碌叫人半信半疑。特别是在这个外在不那么太平,内里以自己为中心的网络爆炸时代。

想想是时候该为自己做些什么了?更确切的说是接下来自己想做些什么?例如待在一个陌生处,闭起门来好好搞创作,或者尝试以往想做却没实现的事。如若想要更有成就,首要条件必须得甘于寂寞。只是谁又有能耐长时间隔离外来的干扰?

周遭的干扰未必是听觉和视觉,因为人们被影像或声响干扰是短暂的。反倒是间接被视听所影响的思绪左右了人心,进而影响判断力再做出错误的举措。所以当事者凡事必须先让重要事沉淀,平静下来后方可明志,以便处理好接下来的步骤。总之,这一切取决于自己的内心,他人完全左右不了这些事。

憧憬和欲望是造成内心鼓噪的始作俑者,只是几多人能够参透此事并立即纠正过来?能否豁然开朗除了靠外人的点醒,也需要自己努力的跟进。想自我启发也不是不可能,例如消耗精力、时间和猫猫狗狗戏耍的感想是抱怨浪费了无价的时间呢?还是感恩机缘?

以表象来说,烦原总是让人一再奢望着片刻宁静。倘若换个时间或地方会好一些吗?例如夜深人静更能让人面对自己,真诚坦白。有趣的是,一些白天听不到的声响到了夜里犹如接上了扩音器,原来静谧也是声音。话说回来,更深人静依旧迷人。

如果人的一生都在学习,过程除了聚精会神,更重要是用心聆听。急功近利和浮躁的反义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只可惜这些坏习惯怎么改也改不了,故难免会时时犯错。静静地、耐心等待叫着静候,它不同于被动,一旦时机成熟便可以主动出击把事情搞定。

如果能够把面对无法预测天气的心态来面对不习惯的事物,自己便不会因为心里偏差而左右了判断力。纳闷自己在岛国的搭乘公交等待一刻钟感到不悦,但到邻国新山耗费90分钟等待机件相对陈旧的巴士却还仍旧处之泰然,那不是心情作怪又是什么呢?

宁静固然淡然无味,闭门谢客或许会落得个寂寞难耐,却是成就设定目标必经之路。或许,从小在热闹的环境中成长,后来发现了平心静气的好处并一路在追寻,只是自己学习了许久却仍然达不到那种境界。

想宜动宜静还真不简单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流连难舍


离职

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放下早早便想卸下的职务。

离职,对于自己来说不算高兴也不怎么难过,但却非常肯定再也不会回到那里。只是人毕竟是感性动物,即便为了不高兴的事儿离开,却是难舍多愤慨少。

自己放下担子去当野鹤闲云的原因很多,例如工作超负荷或者每天得面对无聊荒诞的事物。亦或是日复一日的朝九晚五过于安逸,再三思量后终于决定“思迁”,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继续前进。

我依稀记得最后两天的上课情景:在指示和引导学生后,便和他们坐在一块,拼命的练习人物速写,直到最后一刻。这一天的结束也意会着那些天的挣扎将随之消失。

小白走失

相对的,在家里歇着和宠物生活简单许多。如今和外头的生物毫无瓜葛,就像反锁在家里的猫咪一样,喜欢任人搔痒便去找人不想被干扰便躲得远远地,与世无争。

或许家居太小,2头公猫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打开铁门那一刻。每每若有神助般的他俩总能感觉铁门何时开启,并争着猛抓铁门。或许听到钥匙互击的声响或者见到我身上和平时不一样的“盛装”。小白及七仔享受在外头走廊的逛荡,有时战战兢兢有时大拉拉地,这可以从他们的尾巴看出端倪。倒是自己时不时会跑到门外监督,深怕猫咪走远了忘了回家路,甚至是被人拐走。

那天夜里,因为忘了数“人头”而让小白在外头过了一夜。直到隔天早上,怎么叫也没反应,方才意识到可能昨夜把他留在门外了。恐慌!两人分两头,一个往上另一个往下,边找边喊。怎知搜遍了18层楼的所有走廊2遍却依旧徒劳。

后来听邻居们说猫儿不可能跑到楼下,还说好像曾在14楼见到猫咪。当即沉到低谷的心情便又立即弹起,这回真的在14楼某单位的花盆间找到小白,刚好就在自己家走廊头顶。

总结上几回找回猫咪的地方不外是上下一二楼,他们根本就跑不远。应该是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


跑步

常常听人家说keep it simple(保持简单)。的确,生活简单也算是种享受,但到底有几多人能够办到?大伙总以为必须拥有这些那些的?而自己就是太担心将来而忽略了当下,干嘛不学学宠物们只活现在的本能。

跑步运动有益身心且能消除压力,尤其随性穿上跑步鞋做运动更是一件乐事。这会儿因伤而停止了2个月后再复跑,只能用兴奋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挥汗,逆风,甚至感受心脏的脉动等的复习叫人心生愉悦,即便得忍受户外酷热的艳阳。


新山乐园

要不是天气的因素,岛国肯定成了更多人的天堂,大伙也绝对不会等到现在才有排外的抱怨。

岛国确实在生活水准上提升了不少,但全球性的物价高涨也使得一些人的生活素质变了样。于是,邻国新山便成了不少人向往的退休所在。除了能够离开岛国的紧张生活,到相对悠闲的邻国对岸过活,再加上坚挺的坡币,的确吸引了不少岛国人来回两岸过日子。

这会儿,自己想把邻国的那间屋子当画室搞创作,也存在节约的因素。然而,真正想呆在那儿的目的是因为自己刚好辞掉了全职工作,得空的时间多了。再加上老早答应P多回去陪伴她家人的承诺一直未能实现,这会儿还真的没有其它“借口”了。

近来几个星期,都在熟悉新山的公交,走走看看,并寻找购买日常用品以及粮食的地方。在大伙儿的印象中,在马国过活无车不行。尤其治安问题,更让习惯奉公守法的国人不敢恭维。当我告诉包括住在新山的亲友搭巴士四处乱窜时,大家都为我们的安危担心。至于自己,反而有如发现新大陆般享受着这件事,并雀跃着频频告诉 P仿佛到了“国外”旅行。


待在邻国的这些日子,感觉生活较之前淳朴多了。少了不环保的物质生活,感觉以往的空虚不见了,相信灵感会随之而来。想必自己离“自由自在”已不太远了,因为生活中的欲望已所剩无几。
















Sunday, October 30, 2016

再见异形


不觉又一年有余,表面上团队不愉快的事情已没那么频繁。但周遭却似乎弥漫着些许什么的?在行进时或在听取及讨论时,甚至在用餐的时候,都会面对阻力。反正在处理决定的前后,总会发生不对劲的事儿,没完没了。

异形依旧在旁侧活动,只是自己已不太在意它们的存在了。因为早在去年事发后不久便意识到始作俑者并不是它俩,真正的肇事者正在背后默默地操控着。那只是两只服侍主人的猴子,或许感恩“老大”多年来的照顾,也可能为了眼前的些许利益?竟然做出向其他团员发难的事儿。

那个超大的操控者要比原先的它俩大上好几倍,像条巨蟒般盘旋于自己的“地盘”。几十年来,已然一座石像,对付外来的”侵犯“。平时,想见到庞然巨物的真面目还真不容易,无论造型、姿势以及对待人们的态度和常人无异。想见到“怪物”并不是不可能,运气不佳或不小心干扰它的话,就是当事者的不幸。这应该是很多人尽量远离核心队伍的原因?因为除了深怕闯祸后所受到的无情攻击,事后还得担心更多折腾,例如让人难受的精神折磨。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我不只不觉得辛苦,也无需承受什么压力。只是不知为何那么多人都为我担心,交谈时总以为我压力太大,要我放轻松。或许是自己的外表和表情让人误解了,以为我一直在挣扎着作困兽斗。只是,性格上自己在意的是生活的过程,不是输赢。所以甚少与人在大庭广众争执,试问连准备应战的心态都没有,何来招架不住对方的攻击?

整段旅途让人辛苦的并不是事后有什么收获,又失去了什么?不明白的是一些人的想法,以及她们的处事态度。这或许和性别、家庭背景、成长环境有关。说来容易,这回正纳闷本来应该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竟然成了绊脚石。即便走一小段路依旧得跌跌撞撞,弄得遍体鳞伤。

也许,她担心其多年来的心血付诸东流?抑或是控制欲作祟。虽然面对她一段日子,经常见到其所作所为,还真叫人猜不透?说了不听,,听后不做,做了又不承认,再加上固执和反复无常,团员都觉得难以招架。

我本身将此事看成对自己的一项考验,耐心地持续“作战”。只是到了后期分身乏术有气无力,连有限的耐力也用尽了。经过几次的耍弄后,决定让她也体验一下尴尬的体验,反击!

我当然知道她已建成的稳固地基,想“修理”她一点都不容易。自己即没有坚定的态度又缺乏狠劲,最终便选择离开这是非之地。。。。

回想此事,踩进来的目的只是想帮忙她那么简单。何况年纪已不年轻,本该为自己选择轻松点的任务,让生活舒心些不好吗?当然,压根儿也没后悔当时的决定,更乐意把它当成人生体验。所谓经一事,长一智。

有谁不想拥有完美的结局,然而更多人的理想应该是拥护真理。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6

我的劳动,我的休闲


我的劳动,我的休闲

我的劳动,我的休闲,有时候来得快,但总是悠着进行。点和线逐渐聚成调子和肌理,并撮合了最终的造型。

我时刻考虑画面的平衡,何况描绘图面上的正负空间并不难;它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任何一种形状。它无法预测,但就是这种可索性可取。

我不记得画面从何处开始,但这已然不重要了。

My labor, my leisure

My labor and my leisure, sometime fast, most of the time slow. I started with lines and dots, tone and texture, ended up with shapes and forms.

I do mind the balance of space in the picture plane, depicting positive and negative space is not so tough; It can turn into anything, anytime. Many time least expected, yet, I like it all.

I do remember where I started from, but it isn’t important any more.

Sunday, August 28, 2016

好像又好像不是


似乎,过了一定年纪生活中的某些障碍会随着消失,以往被挡住的东西逐渐浮现眼前。这会儿对错或许已然不重要,但遗憾、后悔、委屈依旧会深藏内心。只是,多少人还会耗费之前那些精力和时间来“做对的事”呢?眼前见到的同事好像是灭了火的炉灶,有温度有烟雾,但(昔时)的气焰却已荡然无存。

这像极了一场拉据战,一个集合妥协与坚持的活动,想事事凭自己的意愿办事确实不易。或许可以预测,但却没人能知道后果即便如此,在某个程度上后果也只不过是个过程。有些事可以在过程中修饰、改进、变动、甚至删除,这么做有时管用有时却于事无补。因此,偶尔对于某些事不加理会反而有不错的效果,可见“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还蛮管用的。

不理会并不是什么都不管,而只是把本来就不该有的面具摘下,以便现出真面目。做事情也无需事事都按原则做到尽,悠着点、随性点,甚至散乱点也未尝不可。

随意是想做什么做什么,而不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尤其后者,虽不至于被逼迫却还是有点类似做了不想做的事,被动确实无奈。倘若能对生活看清楚点,该做什么做什么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大伙儿太在意做事后的成果 (利益)。反过来说,只要生活上能够多一点无所谓,并以享受过程为前提。没有输赢或别太在乎效率,那人生的意义或许能进入另一个层面?

杂乱无章的反义词是井井有条,有者面对脏乱不整齐的环境能够轻松自在,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杂乱无章的周糟固然碍眼,但对于一些人却起着自我治疗的作用。反之,井井有条的环境可能让他人无所适从,面对时倍感压力。

无论在创作中或日常生活里,大多数人时而被动时而主动,再强的人总会被牵制着。有能耐掌握所有事物固然好却也十分累人,偶尔松手反而懈意从容,亦可能有意外的收获。

当今社会流行的是什么?小至个人大至国家甚至区域的成败,靠的就是是效率。有人能身兼数职有人却只能一件事一件事做,做得了说轻松做不成会崩溃,因此时时互相照顾相互支持是个不错的主意。人们没叫你做或不让你做未必是坏事,反之鼓励或怂恿你做的也不见得对你有好处。

经过一些事后,把世俗的眼光淡化,处理事情起来还真不一样。事情有分大小黑白,过程中得顾及前后左右,办起事来方才能够分粗细轻重来处理。点数和线条多了当会聚合成为形体,再加上明暗及材质,最终要办的事必定能更加立体。

有时侯,空间的处理也马虎不得,不小心的阴阳倒转会有反效果,成了扰乱视觉的幻觉(ILLUSION)。因此,不时得想出许多替补方法,从特定的一个点开始,例如自己不是左撇子,所以由左下角向上或往右边方向进行,直到大功告成。

偶尔造型的大小也会约束事情的发展,但也有反过来起了帮助的作用。这一切只要多做,便可以更清楚它们的差别了。

总之,跟着自己的意愿行事叫随意,按照他人的意愿称为逼迫。不强迫自己才叫着顺其自然,如此也不会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Friday, July 29, 2016

两座山


如果说高山是阻力,通常一般人只能见到眼前的那座山,甚少人会反过来面对自己这一座。

外在的山,不管是绿水青山还是金山银山都可以挖掘甚至铲平。但是要清理堵在心头那座虚设的山头,确实没那么容易。

面对山岳,人们可以选择绕行走远路,亦或者硬撑攀越过去,甚至效仿‘愚公移山’慢慢将障碍物铲除。世界上能有几多人拥有愚公的精神,相信也没几个人愿意绕个大圈子 ,尤其是把时间当金钱的现代人。看来,努力翻过去的事比较有可能,只不过途中是痛苦是享受得视个人的能力。

昔时远足登山,途中总会出现预想不到的状况,过程里的酸甜苦辣只有当局者明白。小心山路崎岖是平常事,难以想象的山洪暴发或大火烧山或山体滑坡或山崩地裂应该不会发生,所以压根儿没担心过。于是,沿途是一面前进一面的谈笑风生,引亢高歌。在寂静的树林中夹杂着汗水和欢笑声,累了歇息能量恢复后再继续。

绵延千里的青葱翠绿,也险峻也幽静的山谷,有时清澈有时湍急的水流。途中的景色还真能抵消汗流浃背,筋疲力尽的身体。无论远望,或是身在山中,山里的精彩,途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难忘的记忆。

昔时,登山的目标即直接又简单,也不管攀爬的山头有什么来头叫什么名? 。就甭说山的性别是男是女了?从来没有在面对山峦时却步,多数时候都在铆足全力向上爬,就为了站在高处登高远望。心里明白跋山涉水是种实践,凭借幻想是不可能做到的。于是,完成壮举后的感觉总是件让人欣慰又兴奋的事。

或许以往见山是山,如今年纪长了便把事情想多了,成了见山不是山。将事物‘复杂化’竟成了阻力,直线变得曲折,终点逐渐遥远 。以往碰到阻力仍旧能继续翻山越岭,跋山涉的赶路,很少有抱怨或迟疑,如今却怎么形成如此这般尴尬的状态。

也或许,呆在大染缸的漫长过程中被山中的云雾给蒙蔽,以至模糊了视线,就甭说遥望前方了。昔时从没有过的胆怯和惧怕如今偶尔会闪过脑际,上山又怎样不上山又怎样?仿佛提醒自己要保持‘平常心’。以往一般的计划如今似乎更难达成,果真要谈欲望那就更奢侈了。

其实,当下的趋势并不是如何迅速地翻过一座山,而是怎样耐心地与山同行。那么,至少从山上滑落下来的机率没那么高,和同伙一块儿抵达目的地的胜算会大上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