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12

年夜饭

2011年才刚离去,期待中的龙大哥转眼快到跟前。今晚是大年除夕,当然到淡滨泥的旧家团聚围火。本身对团圆饭没太期待,这可能和家人经常见面颇有关系?然每回到了这天,无论有多重要的事项,自己也还是准时回家报到。

也或许我和妻茹素近二十年,火锅里的红肉、海鲜都不能入腹,席间只享用炒米粉再捞取些许青菜豆腐。另一方面又怕占了家人的座位,故都跑到电视机前的茶几享用。偶有空坐位便趁机溜到炉边和在席者聊聊天,顺便捞起第二轮的青菜、蘑菇、豆腐解馋。吃团圆饭的目的是共享天伦,尤其父母还健在时更能体会。如今俩老已在天国,家人仍坚持围炉叙旧,为传统也为留念。

平时无论什么佳节,即便是多人期待的圣诞、新年,商场如常营业。唯独农历年除夕,多数商场、超市下午五时后修业,几间常光顾的连锁咖啡店亦拉下闸门不做生意,想喝杯热茶也难。

途中地铁车厢依旧拥挤,里头多是旅客或新移民,纷纷扰扰地都是外国话如菲律宾语、泰语、印尼话甚至京片子,让熟悉的车厢模糊了意识,仿佛异客身处他乡。此刻,要是有些家喻户晓的新年歌曲该有多好,大地回春也好恭喜恭喜也不错。

农历年的确叫我感慨万千,回首过往春节自己曾经缺席两回没在家中团圆,一次到北京搞机电,另一回在英国伯明翰留学。虽说在异地过年别有风味,但春节总会牵动情绪想念家人,确实能体会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含义。团圆最希望一人不缺,遗憾的是今年在山东烟台当厨师的弟弟没能回家团聚。弟弟去国已二十多年,几乎年年爽约团圆饭局。大伙儿正围炉时从大陆来电,家人都想和他谈话,好几次听筒那头的他似乎有几分酒醉,想挂电话又有些担心他。看来游子看似洒脱却不易当,大家无不希望他早日倦鸟归巢。。。。

席散回返住处,过两条街到四马路观音庙看信徒提大香祈福,再回家开灯会年。希望大家龙年快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