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3, 2012

跑步和81酒店






跑步与81酒店

组屋旁侧有81酒店,每回跑步的起终点就在其门口,逆时钟绕车水马龙的邻里一圈后方才汗流浃背地再次经过酒店,从交通灯前越过马路回家。

跑步时间有时黄昏有时中午,更多在早晨,独自享受那半小时聚精会神踩踏陆地的乐趣。早上的廉价酒店门口寂静得很,偶有外国旅客提着大小行李进出,除此之外玻璃大门有如其他玻璃橱窗般反射着对街的景色以及消纵即失的机车。倒是夜里的酒店活动频频,住客从暖色调的空间进出较白天多了许多,有外来旅客也有不带行李的本地人。

旁人都将81酒店比喻为偷情或买春的所在,男生总爱拿来相互调侃,提醒彼此别被对方逮到在那儿流连。那天傍晚路过,见到一对男女步出酒店,男人已近花甲公务员装扮,女的二十出头浓妆艳抹香水味够呛。道别后一个向左转一个向右走,直觉告诉我那是主客买卖后的场景多过道别的情人。好奇心让我紧盯着他们,只见男人越过马路到隐蔽的组屋停车场取车后扬长而去,便胡乱勾画出接下来的镜头:男人回家洗澡、晚餐后和老伴各自坐在沙发的左右角,默默地看着电视荧光幕,边看电视边闲话家常,刚才酒店的一切好像没发生过。当然之前的女生回到工作场所,等待另一个顾客以增加这天的酬劳。

相对于跑步运动,总觉得酒店里发生的事比较吸引人,好奇进出酒店里那些人的故事。或许没做过感到神秘,而那神秘感肯定是个诱惑,等着信念不强者的网罩。每回的‘巧遇’,总在妻子P面前沾沾自喜地夸奖自己没干坏事,殊不知每个已婚者包括自己结婚时在宣誓官面前曾发誓不能逾越的事,包括出轨。

床事和跑步都是消耗体力的运动,不管年轻年长,表现好不好都靠腰背。前者完事后还得给钱对方当酬劳,外加酒店费用。告知P自己除了是个守财奴也害怕招惹麻烦,要她放心身边的人不可能有那种开销。倒是希望P接下来别太在意我对跑步运动的投入,因为在马路上消耗体力总比去研究床事顺手多了!P曾亲眼目睹我在跑步途中晕厥,故经常限制我做过量运动,好想告诉她死在路上总比暴毙在床上强点!不过这句话当然没告诉她。

热爱跑步是自小的嗜好,像人们从小就爱阅读一样。跑步给予我和自己独处的机会,轻松自在时能整理思绪,挑战自我时能更了解自身的体能和意志力。几年前再次为跑步运动着迷时,一天可以耗上两三小时来进行,日记本里一大半都是跑步心得以及一些纪录距离及速度的笔记。

那段日子都因父母相继离世,生活没了重心。除了身边的P,生活上已没什么重要的任务,还好每天没有不快乐的事儿,教画、跑步、游泳成了生活中较舒坦的过程,而P 就是自己途中的忠实同伴。有一回跑完步,和P站在酒店门口等待交通灯换绿,她告诉我既然对酒店的一切那么感兴趣,何不到酒店住看看,当着到国外旅行,说不定里头有更多惊喜?我当然没给予答案,因为自己好奇心特强,对于美女和艳照还没完全免疫,最好避开。

平时在学院里当兼职,不是课堂上的学生没吸引力,而是自己得和她们保持距离以免引来误会。倘若再加上旁人的落井下石,最终怎么撇也撇不清,尤其如今人们乱拍照放上网的行为极普遍。更何况和学生们的年龄差距二十岁,都能当人家爸爸了。当然,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这种限制甚至压抑感官体验的举措是矛盾的。审美观念是否得和年龄长像一样‘时过境迁’呢?或许自己在这个还没能分出主次的阶段难以让自己突破?或许当下的自己只适合教画画吧?

当然,我还会继续跑步,于途经的酒店停下来缓和心跳,偶尔和‘情人们’擦肩而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