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过年谈红色

不管你喜不喜欢,色轮上的红色肯定最能代表华人。尤其农历新年期间,朱赤腥绯(vermilion, red, scarlet, crimson)的布置装饰充斥家里屋外,心情积极人都变的主动起来,大家也友善了许多。
在五正色青白赤黑黄里边,青加黄为绿,属青,无论怎样调都在青黄之间;赤加黄为橙,属黄,无论怎样调都在黄赤之间,视个人喜好地调配冷或暖色。至于赤加青,调混出来呈绛(deep red)或褐(brown)色两种,都是比较温和之色
人生在世百百款,有人避年有人抗拒红色一点都不奇怪。自己曾经有过嫌弃红通通的年少时期,觉得穿戴红色衣物特别突兀。那会儿只觉得外面的世界正当精彩,新的总比久的悦目,能使自己更加洒脱。于是,在多数人家门外挂上猩红(scarlet)春联的时候,自己却和同好一块背着包包到邻国的树林远足。那天刚好是大年初一,摸不着头脑的父母在阻止不了后只好叮嘱路上小心。矛盾的是在荒野茂林里行进时,贪玩的队友还是按捺不住佳节的喜悦燃放身着殷红(blackish red)衣的细小炮竹, 让本该静谧的树林多了几响爆破以及不大友善的呛鼻烟雾。。。。
再后来就读艺术学院,学习彩墨丹青(red & green ), 却叛逆地选择绿红之外的对比色黄和紫,或蓝和橙。甚至在新年也一身墨黑出门拜年,一点避忌也没有。大多数中国汉族喜爱的颜色是红色,最能代表中国的颜色非红色莫属,但拒绝这款色彩也大有人在。毕竟在五星红旗前,中华民国所使用的是五色旗--青白赤黑黄,因此说选择鲜明的红色带有政治因素也不足为奇。
不喜欢红色的人觉得它不比紫色柔和,不比橙色友善,不比棕色沉稳。「恶紫之夺朱也」在文化意识里,说明紫色比红色友善多了。 自己并不排斥红彤彤的过年氛围,尤其怀念那会儿在中国首都北京的春节,虽然天气冷冷讲话呼吸哈白气,但四周‘白里透红’的场景不可能在四季常夏的岛国出现。金黄瓦朱红墙的紫禁城是个经典,百货商场外高挂的胭脂红(carmine)大灯笼,以及庙会里争艳夺目的各色调赤红,这些都成了我永生难忘的记忆。
或许这是个人生规律,小时候或被年长者控制,或还未学会独立思考,许多事物只能接受。过了叛逆时期,人便会有所选择,开始不喜欢过农历年,拒绝穿戴一切接近红色的衣物等。再大一些,又会回过头来拥抱之前嫌弃的事物。
今年,因为家里发生了不幸的事,想聚在一块吃年夜饭却没什么心情。所以自己便打算只给压岁钱不裹红包,家里的装饰物也尽可能偏向紫、棕混合的栗色(chestnut)或是带黑的殷红(blackish red)色。墙上挂的可能需要较浅的调子如粉色的桃红(pink)或带黄的杏红(yellowish pink)。总知,希望大伙儿明年的这个时候能恢复以往的红光满面继续生活。
写着写着,外头突然响起鞭炮声,窗外暖色调的火树银花不停地往上喷射。直到弹药燃尽,小孩才带着满足感回到屋里,满脸通红地和刚才拿压岁钱的时候一样快乐。

 3001201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