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15

‘消声灭迹’


大选成绩揭晓,尘埃落定后依旧能听见不满者的心声及抱怨。空气中残留些许不同阵营的 ‘弹药’味,就不知执政者有否留意,会不会及时做出皆大欢喜的安排?
大伙儿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和平稳定、繁荣昌盛,至少那百分之七十的支持者是这么认为。
或许自己住在市区,几乎每个月的公假再加上各大机构承办的庆典和活动,让人觉得岛国生活越来越精彩。例如以往近乎无人问津的大型跑步运动,每年都不超过5个。如今几乎是每个周末都有人在办跑步盛会,一天由2个不同单位同时主办活动的情况也时常发生。
当然,不喜欢做跑步运动的人们可以参与其他欢庆节目或活动。 所以,即便岛国不是最佳的不夜城,却也被公认为外来专业人士最喜爱驻扎的国家之一。单单在这个月,住家夜里的窗口频频出现七彩缤纷的烟花,有时屋前有时屋后。九月滨海湾上空绽放的烟花肯定是F1赛车的闭幕仪式,其余几次却不知道烟花因什么节目而绽放?或许来自小印度那头是印籍同胞的庆典仪式?来自皇家山后的那些光芒可能是圣陶沙岛上的欢庆节目?烟花短暂的红黄蓝绿不一会儿便消失于黑幕中,一阵接一阵,每回都伴随着微弱的爆发声。心情还是兴奋的。
随着国会大厦前情绪沸腾的国庆、芽龙士乃温馨的哈芝节以及牛车水灯火亮丽的中秋节。接下来便是小印度色彩艳丽的屠妖节以及年尾学校假期时段的马拉松赛事、圣诞节、元旦以及新一年的另一页。
于是,本来想在积攒养老费用后,再到邻国退休的想法开始有了改变。几年前在新山购买的屋子这会儿成了度假屋,一个月才去一两回,早前想在那儿终老的计划只好搁着。
想必是岛国执政者规划周全,替国民设想得太‘完美’ 。然而,让大伙儿办事方便却也让一些人感觉偏向机械化,不受某些人欢迎。和邻国比较起来,无论在规划或成效岛国确实相较邻居们有如2个世界。而对岸除了土地多,屋子大,汽车便宜之外,似乎没有太让人期待的事物了。大伙儿也可能担心陌生地难以适应,即便跟前如盒子般的组屋对比异地的大屋子是相形见拙,人们还是宁可待在熟悉的‘狗窝’。
抱怨归抱怨,多数国人却依旧天天过着‘美好’的日子。在衣食住行无碍的日常生活里期盼能拥有事业、家庭、车汽、甚至大房子。有些人能达成心愿,有些仍继续努力着,剩下的可能已放弃希望了。难怪聚合街头巷尾的人们对执政者意见多多,轻则说说闲话重则成天埋怨。
生活难过年年过,纳闷怎么高消费的活动项目依旧叫许多人趋之若鹜。抢购I Phone 6的人提早2、3天排队 F1赛场年年人头攒动,反正看车賽或看热闹都是件惬意事。
每年的这刻,原本赛场方圆2公里的地方都能听见响彻云宵的引擎声,并闻到轮胎磨擦赛道的烧焦味。尤其记得2008年首次开跑的情况,连在家里画画也能听到身后的赛车声,下楼往武吉士一带走走总有烧焦味伴随。我敢确定无论你爱不爱看车赛,賽场四周的雷鸣噪音及焦味让许多国人有了新体验。
只是这会儿,更确切的讲应该是近两年来,再也不能在家里听见昔时的车声了。F1盛事期间,市区里的‘鸦雀无声’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那种让人振奋的热闹场面已不复存在了?想听赛车声就得刻意跑到赛场旁,感觉有点像挨着墙面听人讲话一样。
或许当局担心引擎的噪音和难闻的焦味叫人难受,所以指示主办者做改进工作,就为了尽量不要影响国人作息。只不过,倘若噪音和味道是欢庆的一部分,那么把这个重要部分删掉是不是纠枉过正了?
或许,有些人无所谓家长似政府,但肯定反对的声音也不会太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