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8, 2015

依旧快乐的生活


2015 即将结束,周遭继续蓬勃发展,岛国人民依旧生活在‘快乐’中。好像没有舍不得时间离去的人们。

也是这一年,生活又起了变化,全职干活为了尝试多过讨生活。所以,之前的生活规律并没有什么不同。

生活上多了一些也失去不少,似乎和往年没差,却又叫人感觉无所适从的烦躁。该担心的和不该担心的事仍旧摆在眼前,时间不多心力交瘁让人做不了太多事。任务也分大小事,然而耗在无关紧要者居多,于是后悔、惋惜、抱歉成了常事。也或许,无名的压力叫人不得不放慢脚步,偶尔心情低落无心恋战。

年尾是小岛人民出国旅行的季节,是减压也好,增广见闻也罢。出外旅行的宗旨原本就是毫无目的的四处走走看看,怎么这时候却提不起劲来体会这份随意?口口声声的无耐是始作俑者,然而选择不出游也不一定有所失,毕竟短时间里能见到的东西也有限。关键在于心情的调整,无论日常生活碰到的难题缓急与否,再不放下可能会挨出病来。

决定在那天出门,可说战胜了自己举棋不定的坏习惯。于是带上简单的行李过关卡,暂弃城堡一般的熟悉,来接近久别的陌生。再看看当下的自己,处事不再我行我素毫无分寸,相反的更多时候是让人泄气的妥协。这种本能根本无需学习,好像时辰一到太阳东升一样,想改也改不来。

我们还是用了一些时间来适应不熟悉的地方,都是一些鸡毛蒜头的小事。还好那是个小山庄,周遭被一片原始森林包围,是都市人向往的大自然。首次到访的人们总是带着羡慕与憧憬的口吻赞叹眼前所见,只是接下来多没了下文。可能还在权衡利弊吧?

我当然也喜欢那里的湖光山色,建在高处的纯朴木屋,还有好像长了两撇褐色眉毛的狗狗。那里有的是陶瓷艺术家,楼上休息楼下干活。作坊有用电、煤气和木材烧陶的砖窑,烧出来的都是浑厚结实高矮不一的作品。其实这回到此的首要目是烧制陶瓷,不过却好像成了和久违老友相聚的约会,聊天聊到睡眠时间少了也无所谓。

接着我们搭友人的车到了马来半岛的西岸,和原先打算立即回家的计划有异。沿途说说笑笑地逐渐熟络起来,就像看惯了外头绵延不断的蓝天绿地。一大片一大片的棕榈园及橡胶园像瞬间打了招呼便立即离去的人们,不谈话的时候我都会默默地望着这些青葱翠绿。一路上速度和声响似乎成了反比,汽车快速移动的当儿,窗口有如不开声量的荧幕,从旁边飞逝而过。或许,这是置身长途车的索然感觉,难怪大伙都尽量彼此攀谈,并刻意大声发笑以提高车厢氛围的士气。

旅行的美好体验不一定按人数来决定。倘若2个人在旅途中必须讲‘一半’的话,那么多点人的好处就是可以少讲许多。如此不善言谈或不想多讲话的人应该求之不得,难怪团体旅游依旧是个大市场。

旅行应该是偏向安静的那一面,至少自己是这么认为。从学院热闹的学期解脱之后,接着的假期应该是静下心来思考的时候,而独自或少些人出游或许更能自我反省或乘机减压。

这些年来生活都是在忙碌的学期和休闲的假期中度过,接下来的几年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并希望周而复始的当儿期待烟花一样的惊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