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表象


友人问我为何近来绘画作品都是黑乎乎的,说其他朋友们关心画风骤变的原因。即便没说出口,听也知道对方将先前的不愉快经历连贯起来;似乎因为工作没了影响心情,进而左右了作画风格。

错愕!但只得往好里想,毕竟人家的问候出于关心。接着彼此碍于原先的话题有点尴尬便不再提及,于是接下来的谈话便剩下无关紧要的客套话。认识友人20几年,交情虽不是泛泛却又不能算深交。由于在学校兼职了近20年,像这样的朋友不下10来个。偶遇寒暄算平常事,有闲时还会相约吃茶、聊天。

可能近年来自己甚少发表绘画作品,于是留给人的印象依旧停留在以往的“状态”。除了聊日常生活,经常听到为三餐忙碌导致思考和创作的时间少了,或者居室太小没空间搞大作品,又或者某人到某画廊搞展览卖得不错等等。纳闷自己甚少谈及画友们的作品及创作理念。

这些年多忙于教课,处理琐碎事多过搞创作,实际花时间在艺术上的追求少之又少。一再间断的自我学习、自我发现造就一个力不从心我。搞得画什么都不能持久,或不停添加或一再更换,形象总定不下来。倘若用镜子反照不专心的自己,那肯定是个不合格的“坏学生”。本以为兼职教画能牧养自己的艺术,如今回头看看却不然。

就这样,多时都在帮人家“画画”,没能坚持创作导致昔时的热诚冷却并迷失了曾经的方向每每见到同好愉悦的创作分享作品,自己便想跃跃欲试再一次的重燃希望。只可惜要做的事比时间多,往往被搞得顾此失彼,甚至心力交瘁。最后,在取舍间选择了即实际又熟悉教课,并自我安慰等忙碌的学期过后才尽量衔接再在间断的思绪

一直以来自己呈现的作品多为写实的人物画,比较直接易懂。技巧及概念并重是一贯的追求,有一阵子因为材质的应用成了人们辨识自己的方法,甚感安慰。于是便用心地发展自己的艺术理念,并大量创作也尝试当全职画家。只是,“喜新厌旧”的性格不想一再重复相同的主题,例如纠结于一个概念应该创作一系列的画作或只允许单一作品。又有时候,想同时探讨宽度和追求深度的结果使得进度慢了下来,造成“眼高手低”赶不上进度。

近年,想摆脱之前的具像画法,直接借助基本的绘画元素诠释对当下的感受。另一方面,也决定摈弃探讨特定课题的途径,让媒介在画面上自然形成。因此,作品的创绘画理念和以往的相互比较简直是南辕北辙衔接不上。就因为这种种反差造成人们的疑惑,难以接受画风的改变。所以,即便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却仍然需要多做作品才能确定方向。
总之,正因为自己不想受当代的“速食文化”所影响,才会改变画风。深究隐藏于作品里的精神理念,并尽量舍弃只为表象的处理方法。只是,这样的非具象诠释法不容易让人读懂,造成如友人知其然的关心一样。把沉默当成丧气,将离职看成挫折,只能说是个误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