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妆艺游行......


妆艺游行

Read somewhere that Chingay celebration has its origin in Penang, an island along the Western Coast of Peninsular Malaysia; it is an event to show-case another one of Malaysia’s many cultures and festivals…

On the eve of Christmas, year 2002, I happened to be in Penang and witnessed the Chingay procession made its way through busy street….

2002年的圣诞节除夕, 我碰巧来到槟榔屿。街角卖水果摊贩告知晚上有热闹看,晚饭后我便买了水煮花生,跟着大街两旁的群众一起凑热闹等待游行队伍。

隐隐约约的声响随着夜幕低垂而欢腾起来, 不一会便见到耍大旗者在眼前努力着. 大汉们使出浑身解数,耍起近三十米长书着国泰民安等的旗杆展示在大伙面前。由于无障碍围堵,故观众与表演者几乎是站在一块。我仿佛听到表演者的呼吸声还有他们挥洒的汗水,加上掺杂在旧街坑坑洼洼及排水道污水的难闻气味,让我手里及口中的花生香味相对失色。表演队伍还有杂耍,舞龙舞狮, 民族舞蹈甚至还有骑着三轮车穿戴华丽制服的团体,他们有次序地来到观众面前表演. 响彻云霄的锣鼓声此起彼落,观众也配合着屏息观赏眼前的一切。参与队伍的服饰,道具,设备及人力花车让人觉得落后,加上昏暗的街灯,当然不能与资源充足的妆艺大游行同日而语。


现场没有火树银花没有来自国外的参与者,连月亮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然而在场的观众包括我都是全神贯注甚至一连追了几条街的支持着表演者,相信这应该是我见识过最原始最真诚的游行。在这里我见到道地的全民普天同庆,她无需耗费巨资,只要各族同胞的全情投入,便能把热闹的气氛搞起来。。。


三年后的同一天,我携妻重游故地欲找回当年的体验,但庆典已没有游行这项节目了。。。。。








随意

Let spontaneity be my guide; I decided to set off on an unplanned adventure to West Malaysia simply that I wanted to go on a elating journey……

On bus and a route, carefully budgeted each day, I put myself into known and unknown territory and find myself enjoying the adventure of discovery in Muar, Tangkat, Segamat, Gemas, Batu Enam, Buloh Kasap, Kuala Lumpur, Seremban and Malacca….....

那天我想远行,于是便买了往麻坡的车票独自出发,有目的的开始了毫无目的及目标的旅程。我脑子想着悠闲,随性,体验,无时限,不完美并避免有计划,有效率,不耐烦及诅咒等现象的出现。但上车不久便开始看着手表,因为已习惯观察车程的时限甚至途中车长停车休息的时间及地点也了如指掌。于是便将手表藏起,望着窗外一闪即逝的景观。


抵达麻坡后,我没急着找酒店,而是在街上溜达后才甘愿租房子住。我从麻坡桥往马六甲海峡方向沿河边走,四处尽是马来人,三三两两也有一家大小。夜市摆摊的还多过顾客,海峡水平线上的日落被云朵遮掩,天色渐沉时回教堂便开始传送可兰经。。。隔天起早,就因为房间底下的劳作声,于是便摸黑到麻坡桥上等待日出。早点多为速食,失望着草草地用完早餐,并开始翻看地图寻找另一目的地。原想便捷点舍小镇到大都市去,最后终于在地图中选择毫不起眼的东甲。东甲有的是布匹店,店家走道上悬挂着许多色彩斑斓的花布,由于吊得低走过的行人有如被无数的毛巾擦过脸一样,冰凉得很。我只在那儿呆了一小时,在拐弯的小巷中遇见两个流氓,还好装傻避过危机。


在往昔加末途中见到久违的金山,山顶罩着一团雾叫人遐思。个把钟头后巴士驶入已面目全非的巴士站,毕竟已十多年没来,当局的用心整顿让我找不到昔日的熟悉。吃了顿丰富的午餐后便直奔火车站,车站内一切如昔了却我寻觅回忆的些许慰藉。在烈日下不过半天的时间,我已经汗流浃背,干透后汗水复又畅流着。峇督安南及巫罗加什应该是我不会重游的地方。在巫罗加什一个没有亭子的车站等巴士,树荫底下的沥青路上撒满干果爆破的籽及包裹它们的核,车辆都在它们上面碾过。巴士匍匐着只应前方修路,司机小心是天经地义的。


熟悉的金马士火车站是西马火车路线最重要的枢纽,它是唯一衔接南北路线与东海岸的驿站。我突然想搭乘火车便决定付双倍价钱买票到芙蓉,怎知火车却迟到两个钟头。本来兴奋的心情都被漫长的等待给浇熄了,耐心的员工对着失望的搭客不知重复了多少回火车平时有多准时的解释。临近芙蓉车站时我决定补票到吉隆坡,将票据连同五元马币交给服务员。晚上近十点抵达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在茨厂街摊贩陆续打烊时就近找了住宿。房间有三张床多得可容纳五,六个人,在房里致电回家及果腹后倒头入睡。早上穿梭在不熟悉的弄巷当晨运,进入酒店餐厅欲尝试吃霸王餐却临阵退缩。


后来我还是去了芙蓉镇,在镇上走了一大圈并沿途吃了个素包子,耗了两个钟头后便南下马六甲。三天下来少说也走了三,四十公里,以至下肢各处关节已疼痛不堪。不知是否由于疲累而在转角处差点被车撞,马来女司机瞪大着双眼,看来是受惊多过气愤?是晚在古城湿热的房里心神恍惚,连塑料袋的窸窣声也让我发毛。虽说有大街照射进来的灯光及咆哮而过的机车声,我还是疑神疑鬼,耗了一会功夫方才睡着。。。

清晨,在静谧的古城街道散步,除了7-Eleven一夜没睡其他人还未开始活动。我还是独自步行了五个钟头,寄了张明信片后搭乘下午一点的巴士回狮城以结束行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