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教画的放与收


上星期二到一所大学的视觉艺术与传媒学校报到,以为是洽谈欲教导的人体素描(后来发觉是基础绘画)课程。然事实却是自己准备不足地来到一个面试场合,与学校副主席等人面谈的三刻钟被问了许多问题。

这十多年来,应聘于不同学院当兼职从未有过面试这一环,那天的形势让我无所适从如坐针垫。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事后促使我做检讨,对自己的教学法做了反思。

一开始便对这份差事抱着很大的兴趣,首先是绘画课于我是一门驾轻就熟的科目,二来能在这所高等学府任职即便是兼职也算难得。另外是自己喜欢到不同环境学习观察,就像之前谈妥却还未进行的黄丝带改造计划的视觉艺术课程,上课地点就在东部的监狱里。

教学那么多年,多和西洋画有关, 系别有纯美术及设计,纯美术画种又可简单的分具象及抽象画。媒介有用铅笔或炭笔诠释的速写及素描,再来是以水彩、粉彩、丙稀、油画中的其中一种媒介来表达的创作。题材方面有专门注重人体、肖像、透视等较有特点的科目。在表达方面是以理性为主的分析式表达法或者感性为首的表现式手法等等,种类还蛮繁复的。

教学对象从初中二到大专再到成年学生不等,几乎每天都在为学生解决作品的技术问题,若碰到少见的难题,只要举一反三也还能将难题一一化解。反倒是学生们的心态及资质经常会影响课程进度及往后的教学大纲,具有一定的挑战性。设定的课程目标都尽量以学生的能力及理解程度来衡量,很难照搬某种特定的标准。最喜见同学们在技术及想法方面有所进步, 最怕以分数来决定学生能力的强弱, 就担心学生太在意得失而失去对视觉艺术的兴趣。


介绍我来应聘的大学副教授和我是在报章及网络上知道彼此在圈子的活动及取向,与我素未谋面彼此不认识。他们仨和我谈了许多教学方面的心得,当中他的上司也就是那位副主席问我最多问题,故聘用与否相信取决于他。面谈过程还算轻松,只是不怎么习惯一下子需要回答这么多问题,快结束前差点按耐不住心中的烦躁,还好将那会儿的处境当成面对个好学并心存许多疑问的学生一样来看待。或许人家想找个较感性的画家来带动及影响学生,而我所呈现的幻灯片却是一般学院的系统教导法,如以不同的元素、原则以及构图比例来处理实物。再加上我当时手上只有自己满意的绘画作品而没有太多人体素描习作,当场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

后来,回想整个过程并分析主客方面的要求及想法,觉得可将他们的立场和顾虑考虑在自己的教学大纲里;多些强调以感觉来处理作品,换句话说就是加重试验性习作的百分比。在分析中强调心中的情绪,于实践里加入抒发成分,在可预知中制造可能性,严格里有些许随意等等。其实,精彩的作品往往因为其画面的构图有偏差或对立或紊乱或扭曲而受人亲睐。感人的创作也因为其画面附诗意或诙谐或力量,甚至狂暴而叫人沉迷。当然,作品的完美画面或媒介的妥善应用也是感人的因素之一。


只不过纯熟的视觉技术及理念有异于感性的随意表现法,要两者兼备可说知易行难。甚少有同时应用这两种做法的画家。身为一个教育者,告知学生两种作风的矛盾以及两者也能兼具的可能性是必要的。

总知,希望接下来的教导方式能更理想,毕竟让学生在课堂上能同时掌握理性的基础技术及感性的表达方式是每个讲师存在的目的。

17/11/20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