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难为?




同事母亲突然离世,才刚从家中与安然无恙的老人家道别,怎知到了学校后又得折返。同事接到噩耗后心情想必极度难受,不知他在回家途上脑海里想着什么?我没有祷告什么的,并不只是我没有宗教信仰,主要是自己亦有过类似体验;长期遭病魔折腾的长者的离去,让家人更加悲伤或是松了口气?之前那种看着病人被动地经历痛苦的每一天,却又不能明确地叫他早点放开的矛盾心理是旁人难以理解的。

当年母亲也在二月与世长辞,感叹时光匆匆如今一晃已十年。回想伴她相处的那几年,病魔接连侵蚀着她原本壮硕的身体,故常会抱怨生不如死。从糖尿病造成无数次的伤口糜烂、到跌倒酿成不良于行,再到终日浑浑沌沌的失忆症、越年长看医生的次数越频密,出门不是到诊所便是往医院。

在病魔经年折腾的后期,病情每况愈下,几次中风后除了脸部扭曲走样,饮食还得靠吸管从鼻孔导如胃里边。过世后面容立即恢复以往的慈祥并略带微笑,大家都说她真的解脱了,只是我们将永远失去敬爱的妈妈。

近来,人过中年发觉身体已没以往健康,尤其臂膀手腕所患的关节疼痛,定时的复健再加上营养调理也没见效,简直叫人心烦。尤其痛楚到了极点,还真想模仿武侠片里的‘壮士断臂’来解决问题。我当然不能那么做,毕竟画家总不能没了双手吧?这种磨难虽不能与病者无限期所受的辛苦同日而语,却有着那种身心局部感觉痛苦却又无法弃之的矛盾。

说到这等难为事,让我想到T为人父母的体验。事关她那对经已成年的儿女,大儿子因为沉迷电玩导致荒废学业,再次留级后只好离开理工学院,接着女儿在同所学院修读了整整一年的课程后,方才告知母亲此项非心仪课程而毅然退学,搞得T不知所措,还偷偷地哭了几回,最后只当孩子不懂事认命好了。如今T仍然提供学费让女儿到私校就读大专和大学文凭,而服完兵役的儿子不但不找工作,还跑到艺术学院上设计科,继续耗费父母的积蓄。这可真难为T
夫妇俩,他们可能得为了孩子不停工作到老年。所谓孩子如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即便孩子的消费是自己的两三倍也心甘情愿。回想当年父母亦从不嫌弃年少无知、经常犯错的我们,只是昔时环境比较差,故父母表达爱的方式除了物质,并没少了什么。。。。

再说说老人病逝的后续,即便我在服侍病重的父母曾经抱怨,在他们过世时自己如释重负并庆幸他们能够解脱,但最终却在火化厂前沮丧地感到自己的无能,因为唤我们为骨肉的那一方将被焚化成灰烬。过后的一段日子偶尔会恍恍惚惚;匆匆赶回家后才发觉人已不在了;或到了商店摸着已用不着的用品药物。有点像失业的感觉,非常难受,因为再也找不到当儿子的这份任务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