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匆匆九月


九月匆匆到来又急忙着要转身走了,在每天重复的忙碌中等待惊喜,心情却如岛国没变化的温度般不上不下。赶着去工作已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没讨厌什么的,就如早上得花时间洗刷、做早操、接着享用早餐后方才踏出大门一样。

生活除了忙碌也日渐复杂,周遭所接触的人们已不是当初四大种族的结构了。逐年见到的‘外来人’愈来愈多,来源也越来越远。自己教过的学生中从起初来自邻国马来西亚,到中国、印度、印尼,接着是台湾和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越南、泰国甚至柬埔寨,再到苏联、韩国、甚至非洲都有。好多从小便在这儿受教育,有者更已成了公民或永久居民,学生中还有不少金头发的洋人,还好教课都说英语,故没什么问题。

时代的巨轮从来不会停下来等人,只是短时间内的巨变总让人有点难以承受,无故地心存唏嘘。再加上九月有先父及自己的生日,思念两老也在所难免。改变的何止这些,自己及友人头上多染了银丝,各种伤患也接踵而来,年龄大一些的亦当了祖父母。自己和学生的年龄差距也越拉越远,从最初差别十来岁到如今的三十几,混在一块的自己仿佛大孩子一个。

放眼周遭,大伙的消费习惯已被商贾掌控,卖什么都是成套出售,购买昂贵物品还得排队争位。友人热爱购物,从商场带回服装手提袋都摆在家中当战利品,买了未用又再买新的,纳闷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钱那么轻易被花光?也不知道怎样才算适量的减压消费?小贩中心多被食阁取代,都是连锁经营,食物如出一辙。由于都在冷气房里贩卖,故再也没能找到两块钱解决一餐的单位了。

还有电讯公司的配套,一两年约满后更新配套时能免费获取个不太贵的手机,拿回家替换还未损坏的那只,感觉一点都不环保。而说到环保又得提起酒席宴会,接连摆在桌上的食物分量能填饱两个肚子,吃不完浪费吃下去又辛苦自己。

一向喜欢简单的生活,除了工作剩下来的时间就留给自己及家人,为了缩短来回上班的时间,更搬家到靠近学校的市区内。新交的朋友不是邻居而是学校里的学生们以及几个同事,不过在课程结束后便甚少联络大伙了。几年下来感觉自己的思路越来越狭窄,还好如今一切的知识、新闻和讯息都能在电脑获取。只是报刊上尤其晚间的报章多报道些天灾人祸,偶而瞄见图文并茂的是各国的旧仇新恨。例如近来的中日争岛事件还未解决,欧美又惹出有辱回教的事故来,以至激怒了全世界的回教徒,还不知道他们要如何收拾这个问题;国内的高官因公徇私的桃色新闻也是这两天的焦点,不晓得这些事会否是自己所谓的惊喜?

当然,九月也有令人振奋的事儿,配合国庆庆典而张挂在组屋外的国旗以及一些摆设还没来得及拆卸,震耳欲聋的F1车赛便又急不及待地开跑起来。仿佛国庆烟花以及爱国歌曲还在头上,如今璀璨灯火又要再次点亮夜空。

当然,待阵阵震耳的呼啸声过后,九月也即将结束。九月三十日刚好是月圆时的中秋节,在品茶尝月饼间祝愿大伙儿愉悦团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