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6, 2012

绕岛一周


我想跑步,想绕岛一周这个计划已经在脑海里萦绕了许久。当然不是强制性的每天连续跑一段路,更不是非在一天内完成的壮举。这种事或许在二、三十年前年轻时进行还说得过去。跑步的意愿已经不是考验自己的速度、体力和耐力了,如今它只是个定时的保健活动。至于绕狮城一圈的想法是希望以双脚到处走走,尤其岛国没有去过的或匆匆走过的地方。

这些时间都在看新加坡地图,或看电脑或翻查地图画册,从路线地图到卫星视像地图甚至地形图。几乎耗尽所有闲暇时间于电脑屏幕上,意犹未尽地想象自己途经的河流湖泊、树林荒郊,仿佛自己已经达成了绕岛心愿。

我本来就不擅长做计划,但明白这次因为有P 的参与,所以自己不能够太随意。于是,我开始一面找资料一面翻地图,如哪里有水供?何处比较危险必须当心,我都考虑再三。好羡慕P 能在‘未知’中做跑步运动,平时我喜欢刻意做些不熟悉的事来排遣平淡的生活。这会儿为了计划以及让P适应一切,我必须看清楚路线,一点都马虎不得,并安排每段路程十公里左右,以方便 腿力与耐力有待加强的P

那一天黄昏下班后,我和P从南洋理工大学开跑,兴奋着进行我们的第一段路程。从南大校园到惹兰巴哈以及墓地一带的一切还蛮顺畅。只是过了洋人坟场后,眼前笔直宽敞的林厝港路因为没有铺设行人走道而显得深具挑战性;面对车流努力前进时,偶尔让掠过的大罗里搞得险象环生。于是处事警惕的P 也开始紧张起来,要我当心并叫我别在路上和机车抢路。两人便跑跑停停,就为了躲开来势汹汹的机车。感觉司机都十分匆忙,车辆都是呼啸而过,和懒洋洋的周遭都搭不上。

这是第一次被逼在路肩上跑步,而要在凹凸不平的草地上跑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P的左脚踝就在途中不胜负荷痛了起来。其实,她在未受伤前便告诉我这段路根本不适合行人走动。而我就只会担心计划被搁浅,深怕刚开始的计划会否泡汤?于是频频告知她就快到了,并要她慢下来走路也行。我终于在抵达梁宙路后喊停,一方面是因为P的脚伤,另一方面是估错了前方剩下的距离。我俩只好带着满身汗水上了巴士,在回到起跑点之前心里还在盘算着如何继续下一段路?

是晚,回家用电脑得知我们跑了九公里,前方其实还剩下不到三公里路。不过回头想想,庆幸之前作了正确的决定,因为如果让P的脚伤造成永久伤害就不好了。而路却是不可能会立即消逝无踪,日后还能故地重游。
 
真希望接下来的道路状况会和善一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