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年末三则










动物园

大学绘画课有一堂动物素描,必须带学生到动物园写生,为此我得一年去一回动物园,几年下来便将园里的格局如背书般记下来。

新加坡动物园位于实里达蓄水池树林中,像个倒立的半岛,也似个人头像。例如,位于颈部的入口处有鳄鱼、海獭,接着是马来貘、疣猪、矮种河马。威武的大白虎和粉红色的火烈鸟就是头像的嘴巴,长颈鹿在右耳而袋鼠于左耳,可以骑马车的地点就在头顶。

那天画完袋鼠后,无意间来到一静谧处,凉风习习,又没有动物的排泄味儿。坐在岸边呆望隔着池水的对岸良久,差点忘了还在上课。

后来想到之前告知学生园里的马和羊比较容易上手,于是便赶紧奔北来到‘头像的顶部’。确实,不少学生正在马圈及羊儿的范围作画。园里的动物四处游荡,也随处排泄,尿屎味充斥周遭。和学生靠在小型马的围栏边作速写,排泄物近在咫尺,浓郁的异味扑鼻而来,还真够呛。

由于养家猫,对于家中排泄砂桶发出的异味已习以为常,所以勉强还能忍受动物园的气味。于是半开玩笑地告诉正在努力的学生,佩服平时很在意异味的他们能为了画画而待上整个钟头,真是勇气可嘉。。。。

旧画作

南艺开放日,画廊办画展,听说展品中有自己的画作,便跑到画廊看看。

那一幅两米见方的作品创作于1998年,题名为完美的人(Perfect Man),图画的概念大意是提醒大伙儿在追逐名利的同时,莫忘个人的精神需求,更别忘了家人和朋友。

由于画幅尺寸太大,在来回搬动几次后决定捐给南艺,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在事隔多年后和画作重逢,心情五味杂陈,感觉熟悉却又陌生。

后来为了不想在搬动时损坏画作,便陆续的将近二十幅丙烯作品捐给南艺。有时会像思念亲人般的想念它们,若有人通知画廊展出自己的作品,都会趋往展厅到画作前‘打招呼’。

再次看着墙上亲手绘制的画作,尤其是只着短裤的自画像,心中不禁发出会心一笑。画中自己代替了小时候玩过的纸娃娃,原意是说人人都是赤裸裸来到世间,本来就一无所有。周遭的五件衣饰各代表5C,以诠释人们对物欲的期望。5C包括现金、信用卡、轿车、公寓以及俱乐部会员,都是那会儿许多人热衷追求的目标。旁侧的圣经、血压器、全家福是人们看得见却经常忽略的精神寄托。

最有趣的是画中的道具,尤其画中已无人使用的手机、电脑,甚至再也见不着的哔哔机。莞尔间只觉得时光荏苒,无限唏嘘。当然,画中如何平衡物欲和心灵的含义仍旧适用于当下的我们。只是如今5C恐怕再也不能满足某些人了。。。。

 

大扫除

年关将至,送旧迎新,春节确实让人心情愉悦。天天到邻里的年市感染气氛,亦看亦买红彤彤的春联挂饰。

过节有前奏和后续,不知道为何农历年之前得安排大扫除,甚少在阳历年为打扫灰尘而大费周章。我在意这样的传承,每每去旧迎新的当儿总想到当指挥官的母亲和做工头的父亲。因为耳濡目染,所以大扫除从小就像家常便饭。抹地抹窗,油漆粉刷,甚至是更换塑胶席子,目的不外是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以迎接新年。

说到大扫除的本事, P手脚的利落让我甘拜下风。可能是男女之别吧?P总能看到我没能发觉的灰尘,无形中这事儿偶尔也成为彼此的口角。渐渐地大多数的家务事便成了P的责任,自己只好找些无关紧要的事儿来干,当当候补。

如今年纪大些,生活节奏放慢,眼前的灰尘越渐明显,自然而然地家务事便又成了自己生活的一大部分。难怪P说我越来越像先父,整天和她抢事做,还好这回自己打扫的效率比以往好许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