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4, 2013

绕岛十二段—安静的校园


绕岛终于来到最后一站,虽说每回总会刻意让身体休息几天,却往往在体力未复原前又得出发。感觉P已长期疲惫却依旧兴致勃勃,自己便没有理由半途而废了。绕岛半圈后已开始盘算怎么尽快完成目标,却碍于年尾雨季气候以及身体偶尔的不适而力不从心。

2012年即将结束前几天,P不知从哪儿感染了病菌犯了轻微感冒,所以一直不敢进行绕岛活动。但她却是比我还要急于完成任务,且坚持要在新年前完成‘任务’。或许她想尽快结束这件累人的事?又或许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确实,每个路段加上来回车程、休息时间都得花上四、五个钟头。而且跑步过后的一两天,身体的疲累简直让人无法专注办事。

P 提议年除夕的前一天出发,不管什么时间就算步行也要完成最后这一段。是日我们依旧没能早起,睡醒了又担心午后天气会否如常下起雨来,故决定在用过轻便的早餐后搭车到起跑点准备就绪。阴郁的天际确实没和我们作对,相反地忽然放晴的天气热得让我们难以招架。

我开始后悔是否来错时间,离正午还不到三刻前出发,在烈日当空下跑上十六公里路是不是件傻事?对于我来说,大士(Tuas)就像个人口稀疏的边城,尤其这天刚好又是个周末。除了关卡旁的莱佛士滨海俱乐部(Raffles Marina)能抵达的海边,其他地段都被如火如荼的地铁工地给阻挡了,我们只好拐入横竖有序的工业区往东向前进。

左弯右拐后又来到上一回通往惹兰阿末依布拉欣(Jalan Ahmad Ibrahim)的出口处,这回我们朝右往市区方向跑。惹兰阿末依布拉欣和亚逸拉惹快速公路(AYE)平行,一直到裕廊湖便和快速公路融在一块。一路上,四周只有飞快的机车却毫无人迹,在衔接泛岛快速公路(PIE)的交通圈上没有供行人使用的红绿灯及走道。还好之前乘车经过时隐约见到路对面的行人走道,于是犯法违规也得跑过路对面再继续前路。。。。

一直来到賁耐路(Benoi Road)脚步便不知觉地轻盈许多,或许路边无数着制服的外籍劳工改变了原先让人沉闷的氛围,心情也就好转起来?路上有个特长的巴士站,亭里有十二个典型的橙色椅子,比平时见到的多了三倍。应该是为附近船厂或工厂员工而设的吧?不知和近在咫尺的裕群地铁站是否有关?裕群站是东西地铁线的西向终点,眼前横向的地铁车轨就在国际路(International Road)的上方。地铁站不远处被切断的高架车轨显得突兀,‘尴尬’的缺口是为了将来往西延伸到大士的工程。最终西向的终端站就在之前起跑点旁的工地,也就是说2016年地铁列车能直达大士关卡,让来往西马的人们多了个选择。

从国际路左转建德路,再进入裕廊路上段一路挨着地铁路线前进,除了头上越积越厚的乌云路上并没什么惊喜。接着真的下起小雨,还好头顶宽大的地铁轨道当即成了避雨的罩棚,一路上亦晴亦雨地来到裕廊西93巷。巷口屹立着原装的南大牌坊,这里便是昔时南洋大学的入口,也算是个旅游景点。自己对于南大及牌坊只有零星记忆,只因中四还未毕业大学便关闭了。

从牌坊处得路过前方热闹的组屋区方能来到南洋理工大学的路口,当然组屋区也是这天见到最多人的地方。我们从先锋路(Pioneer Road)路口进入南大校舍,此刻阳光炙热如火,陆地上都快烤出烟来了。由于其他绕岛路段多和夜里打交道,故对于得在烈日当空下完成最后这段路还真有点意外。





我们并没立即奔向终点站,而是在校园外围绕一圈来结束绕岛一周。适逢假期,校园周遭寂静无哗满地落叶,沿途的华裔馆、创新中心、国立教育学院甚至师生宿舍正孤寂地等待回来上课的学子。约半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终点--艺术与设计传媒学校(ADM),结束了这趟考验耐心多过体力的活动。这天是欢喜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