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4, 2013

教画图

 
那天,同事来电邀约新学期教三节课,我欣然答应。那只是自己课程表的一小部分,只不过旁侧的P 在我和对方通话时,频频使眼色要我别接太多课。因为每每塞满时间表后总是答应她多两年便退休,何况我俩已没太多经济负担。只是在这么继续承诺下去,恐怕新学期仍旧有得忙,看来这回我又要食言了?P担心我体力不胜负荷,毕竟自己年纪已不小,是时候慢下来了。只是当工作成了兴趣,教画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即便超时上班也不知道累。

其实,能把工作当成兴趣是幸福的。至少每天上班毫无怨言,欢喜出门用心教课并期待顺利完成任务。反之,若做事不带心思,就是坐着等拿薪水,也未必快乐。这好比有人餐餐大鱼大肉也吃不下,年年出国旅游却成了苦差,这都是心态问题。 

小时候根本没想过当老师,即使在获得专业文凭后也从没想到自己会回母校教课?如今已当了二十年兼职老师,一点倦意也无。反倒觉得自己在引导学生时积攒了许多知识,包括人生经验,这是薪酬无法代替的。

P 说我教画教上瘾了,上完一整天课后依旧精力充沛。原因可能是视觉艺术是自己的强项,示范教课得心应手。又或许学生因自己的教导而获益,这些满足感渐渐地成了生活的动力。只是,偶尔在路上碰到学生唤我老师,虽感欣慰却也感担不起。

教课和画画不同,面对画室或平坦的画布有别于面向一整班等待互动的学生。上课时,得将自己的兴趣搁一边,有时还得按照上头指示给予学生特定的作业。接着是了解学生程度以及学习问题,再给予协助方能见效。上课时还会尽量拉近和学生的距离,甚至鼓励学生直接叫老师的名字亦是个方法。课堂上自己比学生还战战兢兢,这绝对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时常得问自己这天能教学生什么?有没有设法帮助(被动的)学生?

或许自己喜欢呆在人群中多过单独躲在画室里创作,才选择和学生混在一块。听听他们的喜怒哀乐,再对比年轻时的自己,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其实,昔时的自己何尝不像他们一样,年轻气盛心猿意马,好奇得像家猫一样。偶尔无心的闯祸让大人措手不及,父母不骂不行,骂了又怕伤了孩子的自尊心。年轻时总让人觉得上课不怎么专心,大人认为该做的事不做。其实,心不在焉表示还未准备好人生的这一段,不少人也有这种人生体验。反倒是现在的家长过度的要求只会弄巧反拙,搞得小孩子学习什么讨厌什么。

时光无情这学期快将结束,学生个个升级自己却年年留级,送走一批又迎一批。和学生的年龄差距越来越大,刚开始教课时如学生的兄长,近年又如父亲和孩子,难怪有学生取笑我并直接唤我Uncle。倘若再继续教多十来年,或许就成了他们的爷爷辈了。总结心得就只有一个,家长寻思要孩子来上课,孩子却想方设法如何迟到、早退甚至缺席。家长希望孩子学有所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孩子却不急不躁犹如事不关己。或许如今孩子们承受的压力比以往还大?也或许他们还未准备好?以往学生等着老师上课,如今却倒转过来。上课时老师专心他们一心两用,心不在焉一脸茫然地手不离(手)机。。。。

以前,总爱和同事谈论早点退休,找个节奏缓慢的国家过生活搞创作。如今反倒珍惜起眼前的一切,难舍眼前的教课活儿。或许将来生活还会有变数?或许时间比教育更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