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8, 2013

过日子



日升日落,时光奔逝,再怎么有能力的人也抓不住光阴。看来大伙只能幻想自己处于银幕里的静止镜头,想在有生之年有作为的人可能得祈求身体健康活久久方能完成心愿。

每回过了农历年便自然而然想到清明,这会儿踏青的日子一晃而过,迎面而来的就是端午节。这是我另一个计算日子的方法,难怪P总在过了某个节日后频频问我接下来会是什么大日子,还要等多久?过节贵在过程,在筹备的当儿期盼节日快点到来。当节日倏地溜走后便又得回到忙碌的工作中,闲暇时再计算节日间隔的日子。

在意传统的传承源于长辈的影响,看着他们年复一年为节日张罗,老弱后又不厌其烦地督促我们继续着任务。每逢佳节倍思亲,每每大日子未到便开始回想往昔思念故人,只是有些事项如点香烧冥纸已不在清单里。其实,觉得惭愧却也无奈的是许多更重要的习俗因忙碌而被简化掉。

自觉惭愧只因小时候特别喜欢节日,有东西吃有礼物拿又可以看热闹,当然乐在其中。只是这些信念在长大后不知觉地消失无踪,自己宛若被移植的小树,忘了塑造自己的土壤。直到心猿意马焦躁不安渐渐远离,以为步入无欲的年龄,却发觉大喜大悲依旧隐蔽心中。原来不舍就是欲望,流连使俗人离不开枷锁,忙活成了满足感,野鹤闲云那款生活不是现阶段的自己可以体会的。

这会儿连续工作10天,除了重复的教课和脑力震荡的评鉴,还得留意和同事联办的画展。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奔波,待太阳西下后方才抵家,留在家中的时间就剩下入寝和早餐时间。难怪家猫们近来特别爱找我们,只因和它们戏耍的时间少了,还真有点过意不去。还好自己有跑步的习惯,即能排遣生活也能帮助整理思绪。反正自己做事毫无章法,待人处事习惯迎合对方,跑步便成了唯一悦己的活动。

悦己是猫儿的本事,只要锁定目标便毫不理会他人的看法。每天重复着看似同样的事儿,却从来没有不用心面对的时候。家猫一次只做一件事的全情投入反映在其矫健的体态,每回一个念头使其看起来悠闲,甚至可爱。倘若家猫能认识色彩,肯定比我看到的色相和明度还要多许多。由于没有琐碎事,好奇的猫咪总是处于就绪状态,能随时行动。好奇它们可有信仰甚至理想?然只要细心观察,不难发现除了伏击猎物,它们所歇息,觅食,甚至的匿藏的所在经常更换。这种本能如果不是经过深思熟虑,那么就只能说是基因里的敏感性。

和猫咪不同的自己做事粗心大意没什么想法,只能欣赏身旁视艺术为生命的友人。他们不为五斗米折腰,像满腹抱负的战士为理想打拼。反观自己的生活理念,在意生活多过理想,尤其担心影响身边的人。所以,无论最后成功与否,对于耗时耗力奋不顾身的友人,自己既羡慕也敬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