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为什么跑五十公里?




我终于跑了生平的第一个50公里,从大士关卡到樟宜村--在岛国的地图上横向画了一条线。全程几乎是独自进行,还好最后五公里路由P陪我一块完成,让路程更有意义。和以往比较,虽不是最精彩的路线,却能在过程中看到小岛不同的景观,如偏僻的工业地带、幽静的旧火车轨道,中央集水区的茂密树林,千篇一律的组屋区以及东部的度假村。。。。
跑步,喜欢的人把他当生活的一部分,许多人在某个阶段会忘了人生目标的主次,或废寝忘食或忽视旁人,甚至 想辞掉原本工作,仿佛终身事业就是当个马拉松健将。我当然也体验过那个阶段,那会儿父母刚过世后有多余时间消耗,再次迷念长跑运动也让自己感觉年轻许多。那时候经常在体育场、大街上见到许多年龄相仿的同好,相信都有各自的原因而‘忽然’爱上这项运动。
再次迷恋跑步因为从小便有这个习惯,只是跑步的目的会随着年龄的变化增长而有异。年少时好胜想当个健将,再大些在意外表便跑步健身,人到中年却成了精神寄托。间中因为受伤、学业、工作甚至其它兴趣而暂时‘忘了’跑步,自己就是这样断断续续地和跑步结下不解之缘。
长途跑步是门学问,准备功夫要充足才不会在途中碰到麻烦,甚至使身体受伤。跑步无须与人比高低也不必逞强,一点一滴地锻炼自己的体能,累计经验。只是无论练习再好体力再佳,很多时候,意志力才是达到目标的关键。或许外人不明白为何耗费精力和时间,再加上跌伤或擦伤这些常事是种修炼,纳闷健儿们为何还继续做着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天生宽足的自己亦因为难以找到适合的鞋子而经常撞坏脚趾甲。这些年下来依然心甘情愿地接受‘惩罚’,‘享受’这种痛楚。
虽然听了一遍又一遍禁忌,自己有时还会犯错,例如开跑时没按耐兴奋跑得太快,导致接下来的路程撑得非常辛苦。又例如,那天没查清楚前方路段因修路必须得绕道,而这段有点距离的路程在身体疲累不堪时是百上加斤,最终更埋怨周遭给自己添麻烦的事物,包括施工中的设施及工人们。其实,路上的障碍本来就是路上的一小部分插曲,无论用什么方法解决也将成为运动完成后的花絮。
其他的挑战还包括天气,例如途中碰上乌云密布或毛毛细雨,脑海里正盘旋着是否放弃的决定。这种不定性也是跑步的乐趣,好比估错距离也是个常犯的错误,状态好时多跑几公里也无所谓。例如那天约好和P见面的时间已超过一小时,因为自己多跑了6公里路,还好有她耐心地在前方等待!
平时在做230公里长跑的过程中,因为得专注所以脑袋放空。思绪不定故不逞直线,进出脑海的多是生活上的小事,或因眼前事物所联想到的东西。如快到麦里芝蓄水池前会憧憬树林的一切,在绿丛中待太久又想着熟悉的街道,尤其在夜色将至的黄昏,远处的灯火通明是疲惫的自己最想要的慰籍。长跑也让我体验什么叫着‘尽力’,也就是体力耗尽的那种感觉,耳鸣、头沉、指尖麻痹,甚至视线受影响等等都曾体验过。当然,也有走走停停的时候,最理想的状态是四肢略微乏力,在这种情况下伸展完毕后,或躺或坐地专心面对眼前的景致是幸福的。
或许有看地图的习惯,所以也爱在不同的地方跑步,喜欢亲身体验地图和现场的差别。每一次的长跑路线就是一趟旅行,让自己置身于不同空间,有时热闹有时幽静,有时夜里有时白天。在横过岛国之前,也作了几次由上而下的直线路程,从比较荒凉的北部跑向南部近市区的岸边,平均约30公里。这些都是只有自己明白的心情日记,和万人空巷的马拉松大赛是不同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