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一定会回来


练长跑已好长一段日子,我却没打算参加今年的马拉松赛。后来因为打算在50岁的这年跑50公里,于是P便帮我报了名。因为赛会当天沿途无汽车无阻碍,又有饮水站,只需在之前或过后再跑多8 公里便完事了。

后来我还是独自地跑完50公里,P在最后5公里处支援,并和我一块完成任务。至于马拉松,心想既然花了笔钱报名,不去心里有点不甘心,所以便第三次出现在马拉松赛的起跑线上,和上一回参与的时间差了11年。

枪声在摩肩接踵的人群旁响起,周遭蠢蠢欲动蓄势待发的大伙儿如打开水闸的水流般涌出,往42公里处的终点 前进。这和平时单独练跑时完全相反,不过我也不排斥像竞技场般的环境,也不在意超越我或被我越过的人,心里只想着保持自己设定的时速。

一路上尤其是起跑后的2公里,我都按计划压抑兴奋放慢速度,过后才调整平时练习的速度。原因是上一回自己因为前半段跑得太快而在后半段吃尽苦头,甚至在剩下来的四分一路段几乎‘瘫痪’,接着当然只好边跑边走地完成赛事。赛后确实非常失望,毕竟自己已默默练习了两年,却在‘临门一脚’时失手,比预定时间差了半小时那么多。

后来,我依旧努力朝目标前进,练习仍然占据生活的一大部分。再后来,却因为晕倒而改做其他运动,并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养伤。我必须承认自己的运动细胞并不发达,只是小时候不花费的消遣除了踢球就是跑步,再加上多一点耐力和恒心,于是便爱上天天跑步的活动了。

要不是这一年来为了在岛国寻幽探秘而练起长跑,那天清晨我压根儿也不会参与人潮拥挤的比赛。满以为练习了半年有余,想达成心仪的目标应该不难,却怎么也想不到临时改变策略而再次打乱全盘计划。

在一般情况下,自己通常要过了9公里才开始补充水分,过了21公里饮用能量饮料或称 ‘甜水’,至于能量棒自己却从来没有食用的习惯。可惜,那天在不到5公里之前便已把原先对自己的承诺给忘却了,开始饮用大会供给的能量水。不久后,身体因吸收糖分并作出反应而开始依赖糖分,在刚越过四分一路程时体能如过山车般时好时坏,还未跑完一半的路段便感到从来没有过的饥饿,看来远在23公里处发放的能量棒才能搭救如今的自己。。。

纳闷平时不怎么爱喝甜水的自己怎会做出如此决定,最后害自己吃了不少苦头。是否因为操之过急而乱了阵脚?自己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尴尬’体验,以往体能下降的征兆只是乏力,或手指尖麻痹,或眼睛疲乏,或头沉,或耳鸣。但这会儿体能时而好坏的感觉一点都不熟悉,就连平时要在运动3小时后才出现的腰酸也太早地提前出现。其实,我只是感觉腰间有轻微的不适,自己却紧张的不停在患处抹擦油腻腻的风油。这也是一件自己平时不常做的事,我发誓从出世到现在被长辈涂抹的风油都没有这天多。

除了调慢速度是个正确策略,一路上的过度反应让自己在事情还未发生前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这或许和上一回因为腰部剧痛以至不能以少于4小时完成赛事,更糟糕的是善忘的自己又忘P放在我口袋里的风油,还真够窝囊的。

无论专业或业余跑步者,马拉松最考意志力的阶段就在30公里后。即便前半段路程已搞砸计划坏了整体成绩,自己还是得硬着头皮撑到最后。当然,长跑中发挥意志力并不完全是件好事,尤其是年长的参与者,因为硬撑而发生心脏不胜负荷的事时有所闻。自己又有晕过的记录而时时被P提醒,因此最后这段路我还得决定是否冒险加速。当然,发挥意志力与否不一定要死命跑,坚持前进已很了不起了。除了身体的疲惫不堪,脚趾的水泡也让自己在疲累之前感到不适,只是目标转移使它变得不重要罢了。

最终自己还是以步行来完成一部分路段,这当然不是计划的一部分。我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愿,快步走是让自己感觉秒针不会跑得太快的方法。偶尔在标示前方有饮水处的告示前加快步伐,或直奔远在百米外的里程板都是强制自己多跑一段路的策略,就希望多争取些时间。当然,当疲累盖过士气时,饮水站便成了歇息喘气的借口。

这段路上心里一直在做检讨,一点也不在乎多少人或什么人越过自己,并接受自己已不能在少于4小时的时间抵达终点。脑海徘徊的是明年要如何训练,并在尽量不伤身体的范围里跑出更好的成绩。

我明年一定会回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