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8, 2013

生命中的复习

 
才两天,所碰到的事儿却让自己回忆不绝思绪不断。首先是圣诞节黄昏和P跑步,却忽然联想到2006年的同一天,也是和她一块慢跑时在交通灯前昏厥的往事。这会儿似乎感到昔时昏倒前的头沉感觉,不知是否心理作祟?我转头告知P 七年前的事故,却对刚刚心理的挣扎只字未提。还好后来顺利做完运动,直到回家后身体无恙才知道是心理作用。

第二天醒来,对岸亲戚那里传来妻舅患病的消息,看医生经诊断的结果是他患了大肠癌。当事者得知结果后晴天霹雳在所难免,身边人也不免哭成一团。癌症,即使在当今科技发达的年代,人人还是谈癌色变,视之为上苍宣判的死刑。

我是个癌症幸存者,那已是20年前的事了。虽说自己的病况只属第二期,且身体其他地方并未被感染,然过程却是个正常人绝对不想面对的梦魇。从那时候起,生命变得简单许多,毕竟不是很多人在年轻时有机会体验生老病死中的‘病’这个人生阶段。过程中的生理起伏,心理的忐忑不安,只有过来者方能体会。

妻子一家人得知妻舅的病情后,大伙儿赶紧聚在一块表示关心商量对策,有人跟上跟下,有的问长问短。当然我和P也立即赶往医院,希望能够帮着加油。说实话自己并不喜欢到医院去,除了刺鼻的药水味以及悲伤多细菌多所形成的负能量,最主要的是昔时因为自己和母亲经常去医院去到怕了。

妻舅除了暴瘦,其他一切行动还属正常。当然,身边人总会有许多提议,包括许许多多能治好绝症的秘方。众人中只有我是过来人,P希望我可以分享经验。我无异议。

回想当年未患病时,除了牛肉什么肉食都能送入肚中,那是从小养成的饮食习惯。或许可以说30年被动的饮食习惯使身体积累了无数毒素,那么大病过后这20年该是自行决定要有什么样的身体。诚然,兄弟姐妹都和我过着同样的生活吃同样的家常菜,却怎知年纪轻轻的自己会那么脆弱?

或许自己像个清道夫,几乎每餐都将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病后改吃粗粮,并拒绝餐桌上的任何食物。亦或者是自己在生活及工作上承受压力所累积的毒素。我必须承认自己并不是个‘勇敢的战士’,只是有勇无谋糊里糊涂地混过难关。反倒是战战兢兢地陪我度过这三年的P,要不是她的坚强与我共同渡过,恐怕生活将更难熬。

当时我和P决定不惊动任何人,只是告诉家人出国度假,待开完刀回家后方才说出真相。要是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不通知他人,至少不会让家人担心。后来,我们还是决定不回医院继续西医疗法。再后来,又因为中医针灸始终无法让病情好转,只得回头找了另一个资深医生切除碍眼的肿瘤。接着便是电疗以及定时做复诊和照X光,一直到10年后癌科医生给了我一纸完全康复的证明书为止。

相信饮食习惯是让自己病愈的一个关键。尤其在切除肿瘤后的几年里,我们除了茹素,也从不在烹调的食物中添加盐、油和糖。旁人见到我们用餐时觉得辛苦都说难以下咽,从此都没和家人同吃一锅菜。虽然如今偶尔会享用口味重的食物,但饮食习惯仍然偏向平淡无味。

攸关性命的坏消息肯定让人难受,当晚躺在床上想像获知噩耗后那一夜是怎么过的?如今妻舅和在医院陪他过夜的舅妈是如何熬过这一晚呢?隔天在医院里,我俩仿佛又像个顾问般,再次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和想法。虽说最后决定还是在妻舅,但总希望自己的经验能在这节骨眼里发挥些许作用,帮他度过难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