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14

圣诞快乐不?


圣诞节的回忆,即便不是最美好也是长知识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身为非教徒,圣诞节本来与自己不相干。但自小受岛国多元文化的耳濡目染,无论是传扬或商业性质,渐渐地圣诞佳节也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商场播放的应节歌曲、联欢会上互送充满期待的礼物、漫步灯火璀璨的乌节路、北国初会如梦似幻的白雪、以及在温暖的炊烟木屋享用温馨的晚餐,这种种圣诞节回忆我都喜欢。而尾随圣诞的阳历新年也一样叫快乐这两个字伴随,见人自然脱口而出,宛若电脑编好的预祝词总是让人愉悦。
可是今年,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这两年的圣诞节都过得不一样,快乐不起来。当然也没在意接下来的新年钟响、烟花和许愿祈福。如果可以我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出现;待在殡仪馆和P一家人为妻舅守丧,念经折金银纸度过圣诞节。无独有偶的是去年的同个时间,也就是365天前妻舅也是在医院里度过,并被医生诊断罹患第四期癌症。听说妻舅及舅妈俩当即抱头痛哭,家人的心情也随即陷入谷底。
于是,大伙忙上忙下并鼓励妻舅勇敢面对癌症尽力抵抗。这段时间,众人心情都随着他病情的恶化、暂缓、好转而起伏不定。只可惜妻舅根本不是病魔的对手,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一年后的这天撒手人寰,生命终究划下句号。
让人吊丧的灵堂就在新山的中华义山,地处新山市区高点的义山百年前已被开发,相信曾见证这里的变迁。山对面是妻舅搞工程却收不到钱的硕大商场,算是个让他遗憾的地方,听说这件事对他打击不小?商场旁侧是个参杂破旧排屋和甘榜木屋的小山坡,再远些错落着高耸崭新的办公楼及大酒店。
每回来新山探亲总会路过眼前这条大路,灵堂和火化场就在左边,山后还有安葬包括新山开埠者的墓地。因为建于高处,平时路过都不容易看到,何况若没事又有谁会上来?
本以为马国人多住有地房产,丧事肯定在自家院子办,怎知不少人还是选择了殡仪馆。义山的殡仪馆有10个单位,从南到北一字排开,虽分大、中、小,却处在同个屋檐下。放置探丧者桌椅的空间并没隔开,大家也互不干扰,或轻声交谈或静静地处理自己的事。眼前为往生者所设的灵堂也五花八门各不相同,如冷色调的基督徒灵堂,佛教或道教的灵堂则是呈暖色调的黄橙,这一切让人一目了然不怕走错地方。说实在的,不认识其他单位的人,所以彼此之间几乎没交流。但照片和两盏白灯能大略透露往生者的年龄,如左边过世的是个94岁的老太太,右边角落倒数第二个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因为没挂白灯等等。殡仪馆所有单位几乎被填满,出殡后空着的空间也很快被填上。
白天因为上班所以来吊丧的人数不多,人潮都在夜里陆续下班后涌来。各家的守灵人和吊丧者默默地在为往生者忙碌着,氛围肃穆也带点伤感。和尚引导家属诵经,确保顺利地送故人到另一个世界。不同于岛国组屋楼下停丧的那种孤单,这类丧家挨着彼此的场面反倒没让人感到那么凄凉,几乎没听到人们伤心欲绝大声哭喊的场面。除了钉棺时看妻舅最后一面让家人掉泪外,P及她家人在这些天都过得还算平静。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这种外来因素左右人们的效应,至少那几天的体会是如此。就像平安夜回家休息时,凌晨人们燃放炮竹以表白对圣诞节的期待。虽然那会儿自己怎么也提不起劲,但仍可以体会他人期待美好明天的心愿。。。。。
这确实是个难忘的圣诞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