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2014的回顾


2014快走完,除了坠机新闻,脸书依旧充斥着反对执政者的声音。鼠患问题、外来人才问题、无良商家问题、生活费问题,就连富婆被骗的问题也是当家的责任?不管抱怨者是句句实言或者言过其实,相信导火线是彼此巨大差距的薪金所致。
以上问题有些自己谈不好,有些不想谈。去年没谈计划,如今何来实现愿望?或许,可以将如下的印象当回顾:
1.2013年尾,家里发生了两件让人极度悲伤的事。一个成员离世,另一个患病不久于世。无论那是不是磨练?大家依旧得过好生活。新年是躲不的,却可以淡化带喜气的红色。
2.教画仍是生活主轴,创作欲望似乎尘封。太多兴趣不是好事,暂时搁置成了借口。看着人家一步一脚印,尽量将自己的原地踏步说成乐在其中。
3.笔耕目的亦是为了思考,是近年养成的嗜好。年头写了几篇雕塑文章,最喜欢岛国的3代狮子。除了四处寻找鱼尾狮资料,还跑到西部的军营里看久违的独立桥石狮子。
4.到理工学院教课,目的是想利用那段回家的距离练跑。回家的路至少有6条,一面跑步一面欣赏景致成了跑步特色。有熟悉的旧火车跑道,也有新发现且可能不会重返的地方。
5.20年的兼职教学依然是件战战兢兢的事,只因误人子弟让人晚上睡不着。
6.家里有4只可爱的猫咪,年龄最大的母猫美美已经14岁。为了他们已经好长一段日子没远行了。六月到西马山城昔加末走走,故地熟悉又陌生,绵延的回忆犹如无尽头的火车轨道。
7.可能做太多运动,或许不够休息,还是没吃饱,我又再次昏厥。幸好这回P也在身边,苏醒后便牵着我回家。事后到诊所就医,测量身高时发现自己长高了3公分。惊讶!
8.我和P最常跑的路线是新加坡河,一路从皇家山奔往滨海湾。有时在路人和灯火一样多的夜里,有时在旭日初升路人稀疏的早晨。一路上的从前、现在和未来点缀着堤岸以及河水。
9.到马国探亲,过了新柔长堤,眼前便是又倾斜又曲折的碍眼‘山路’桥上只有车道没设行人走道。然而行人依然一意孤行,不顾自身安危地和车辆争车道。那晚往南回家,也跟着人们步行越过长堤,也兴奋也忐忑。
10.运动疲累有人厌恶有人成瘾,长途跑步似乎成了自己最情愿做的事。续去年,再次挤在马拉松人潮中,然而还是跑不出自己的要求。明年再来吧!
11.在咖啡店喝奶茶的时间都和P一块。重点不在芳香的奶茶或酥脆的面包,而是和她一块沉浸在共处的氛围。
12.2014年的最后一个小时写好这篇文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