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5, 2015

不一般的旅途

黄昏来得突然,暮色如常昏沉却没阴郁沉闷的感觉。万物的轮廓因为多了一圈光晕而额外清晰,分明就是一副描绘都市的剪纸。周遭带清爽的干燥空气根本不可能在岛国出现,这款气候只有置身国外才能体验。
原本便对手机上的异国地图装置不太熟悉,所以摸索于建筑间的巷弄只能凭印象,记得街名或高楼的名称却不知道往哪里找。开始注意周遭犹如心跳声的窃窃私语,含含糊糊地不晓得在说些什么?也有静若寒蝉的孤影,几乎都是相识的同事以及家人,都是这段旅途的同伴。
身边的同事MM如胶似地粘贴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让人听不进去的事儿。忘了亲爱的KK为何没来,似乎有重要事务缠身来不了,只记得送别时匆匆忙忙地头也不回。忘了多久没这样一个人数点时间,度日如年的确难以忍受却又无可奈何。其实,孤单体验并没什么,倒是相熟的人或事或物突然消失的那种空虚才叫人难以适应。
照理说,在过了2007年辞掉全职工作后便和KK朝夕相对,而分离两地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会发生,纳闷这遭摆在眼前只在梦中才出现的状况怎会成真了呢?
于是,打电话回家成了首要任务。也不知道在出门前后打了几回?却总是打不通或者对方没接电话。当然,每一回的失望都让人心急如焚,并愈加急着再做尝试。也不知道同样的动作重复了多少次,只是越打心情越烦躁,而旁人却只能爱莫能助地站在一旁干着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竟然‘奇迹’般地接通了。“哈喽!” KK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像过了一个世纪后奇迹般地再次发出让人百般期待的声响。报告各自的现状和‘独特’体会后,也顺便说说两地所发生的事。已经很久没做这种事了,还真一时适应不来。
当然,心头石也当即卸了下来,并把之前所受的折腾忘得一干二净。可能是兴奋过头,亦或是倾听熟络声音比谈话的内容更加重要?故到底是段怎么样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
听筒另一头的笑声依旧爽朗,KK的沉稳声线让人感觉就在身边。然而事情毕竟还未完结,因为KK始终离得那么远。接下来几天只感觉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连线时似乎都在重复着第一天电话接通后的相同程序;拿起听筒按键后等待熟悉的声音、问安寒暄、讲些无关痛痒的事儿再互道珍重后满意地挂线。并期待下一回的通电,一点不厌烦的口吻也没。
但万万想不到是什么原因思绪突然给截断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才发现这是个梦。心里不情愿故事没能持续,并殷切地希望有个不错的完结篇。
无论怎么尝试再次入眠却终究无法得逞,恨不得速速回到原来的空间。躺着斜眼凝视正在酣睡的KK,还真没想到那么快便得结束旅程待在舒适温暖的家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