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15

山上发生的事

JJ的出现确实让人吓了一跳,更何况那又是个大白天。若将见到他的事告诉人也未必有人信,不是自己在说疯话便是在做梦?想见到JJ似乎得穿紧身衣,如此便可见到超越视觉范围的事物,反之便见不着什么特别的事物了。
为了不吓坏他人,和JJ交流时得假装轻松自在,至少不能表现出过分专注的表情。一方面是担心JJ的出现让人发现,另一方面也碍于面子问题,怕人误会自己是个自言自语的疯子。
这几天,下午四点过后新山市区总得来个倾盆大雨。这样的安排有如设好的定时器,发作的时间奇准无比。
JJ已经躺在那儿一天一夜,大家看他时还得俯视,犹如JJ先前在病危时众人到医院探望他的后续。大伙儿只能从一个小窗口探视,对着画上浓妆的JJ喃喃自语。有者脸部表情肃穆认真,对着洞口张望了好长一段时间。过后尽是发红的眼眶,向前安慰时还能听到他们沙哑的喉音。很肯定大家都在尽量压抑几近崩溃的情绪,于是原本心情平静的自己也间接地给周遭的氛围感染。
JJ的样子和没生病前一模一样,甚至还年轻许多。走起路来脚不着地一点都没使劲,倏地便出现眼前。虽然闭着眼睛,但似乎知道周遭发生的任何事,可能不想让人害怕担心,总是静静地待在一旁微笑。偶尔JJ会说说他新交的友人,就是眼前这一排和他一块到了另一世界的朋友。
仪式似乎得一再重复,大伙儿带着疲惫的身心矛盾地等待JJ的被焚化这个最后阶段。这确实是个无奈的等待,因为过后大伙儿便再也见不到这个叫着JJ的实体了。
办后事的地方就在靠近新马关卡的一个小丘上,每回越过长堤探亲时都会乘车路过。仰望这处办白事的地方,总是尽量避免联想或谈论这些禁忌。从没想过会上来,所以这是第一遭来到这个让人诸多避忌的所在。
安置JJ的地方居高临下可说得天独厚,要不是祖辈早点发现并开发这个山头,主宰国家大权的异族同胞哪会那么容易放过这个地方?约足球场大小的办丧处有大小不一的10个单位,一字排开来建在山头上,加上围绕四周的长眠处,这里便是新山4大义山之一。
山上有条带黄斑的白色公狗,一天可以来回寻视几回,像在义山向人征收保养费的‘山寨主’。有时对着面包狼吞虎咽,有时不费一会功夫地咽下好几丸鱼圆。JJ生前对猫狗等宠物没好感,狗狗似乎能够察觉,所以见到不怎么友善的JJ,会绕道而行尽量避开。
眼前应该有78户人们在办事,从宽敞的有盖走廊路过,色彩缤纷的幡旗布置有黄、橙和浅蓝色,各种宗教都有属于各自的色彩。这里的中华公会根据单位大小收费的做法能减轻无数人的负担,且还容许一般华人所信仰的宗教包括基督徒在这里办这桩庄严的事。一般上,主角多为高龄男女,像JJ 这款刚刚过了50岁的人应该不多见吧?不算夭折又不能说是寿终正寝?正在为这事纳闷的当儿右侧又来了个20来岁的女孩,见到尺余的大头照和她那些哭红着脸的年轻同伴,确实让人感到人生无常,无不为她的早逝感到惋惜。
当然,愁容满面的家人都在每个单位出现,遇到这种事谁会快乐起来呢?
不知为何JJ每回都会带着烧焦味出现,但他丝毫未能体察。原本以为JJ 没了味觉,后来才晓得他已经不能体验五蕴。接着他再解释过了关的人感官消失后也还是比常人敏感,且还能来去自如,就是不能离开有盖走道一步。
JJ提醒小心拐弯处,深怕鲁莽的脚车骑士会撞伤人。只是没见得着脚车骑士, 眼前却出现了硕大的狗狗,挡住后方带它散步的外籍女佣,也挡住她们后面的背景。她们应该是从没交通灯的大马路路口走过来的,在士气低落的家属眼前晃过,便又延着原来的路消失在商场后方的甘榜屋之间的缝隙。
其实,家人都说和JJ也有过接触的体验。有的是

嗅到味儿,或听到声响,或隐约的触觉,就是没有人说见过他。大伙儿若有其事地确定这种种‘雷同’应该不是做梦,而是他真的回来了。只是,为何都是女生有感觉,多数男生没有这款特殊体验?总以为这些事是因为胡思乱想所造成,如今这种遭遇竟然落到自己身上?
或许大伙儿担心可怜的JJ得一人上路,想尽方法要帮忙他一路好走。其实,形单影孤不一定不快乐,心里满足与否只有当事者知道。

而这一点JJ可以证明,他还说如今终于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